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十九章 孽徒不坑我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沈修慧有点着急的看着长生尊者。

     从她的心中而言,她可不希望,双方用听涛剑阁的先天悟道树,来作为双方打赌的对象。

     “尊者,何必和年轻人一般见识?更何况这先天悟道树实在是太过珍贵,不适合让人尝试浪费啊!”

     沈修慧话语中的年轻人,自然是指的沈墨。

     沈墨此时对长生尊者,充满了怨念,我已经将徒儿都准备好了,你怎么就对他下不了手呢?

     你威胁两句,甚至打上一下,哥们的修为,不就扶摇直上了吗?

     “阁主,沈墨师尊能够凝结一元重水。”还没有等沈墨说话,站在沈墨身边的石青鱼,终于将她憋在心中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本来还要朝着长生尊者解释的沈修慧,顿时愣了一下。

     她这个时候,才感到石青鱼拜眼前这个年轻人为师,并不是一件鲁莽的事情。

     一元重水!

     这个年轻人竟然能够凝结一元重水,这……这实在是让她惊喜不已。

     毕竟在他们听涛剑阁查到的典籍中,一元重水能够衍生万物,乃是对先天悟道树最好的救命之物。

     “你说的是真的?”沈修慧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急迫的朝着石青鱼问道。

     “是,我亲眼所见。”石青鱼郑重的点头。

     谢妃瑶邹了一下眉头,仙子皱眉的神情,给人一种异样的美丽。

     而那站在长生尊者身后的年轻人,在看到谢妃瑶皱眉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着急。

     他刚刚准备开口,就听长生尊者淡淡的道:“一元重水是很不错,但是救不了被雷劈的先天悟道树。”

     说到这里,长生尊者满是自得的道:“天雷之中,本就隐含着巨大的毁灭和生存之力,这股力量充斥在先天悟道树,才让先天悟道树慢慢的枯萎。”

     “而一旦天雷和一元重水相遇,生的力量会提升,而毁灭的力量同样会提升。”

     “两股相反的力量相遇,最终的结果,就是先天悟道树难以经受这两股力量的碰撞,最终化成飞灰。”

     长生尊者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在了哪里。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长生尊者的身上。

     沈修慧虽然很自信,但是面对长生尊者,她还是带着一丝忐忑的道:“尊者,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宗主可以尝试一下。”长生尊者充满了自信的道:“不过毁了先天悟道树,那可不管我的事情。”

     沈修慧在稍微犹豫了刹那,最终选择了相信长生尊者。毕竟长生尊者乃是大夏皇朝有名的医道宗师,他的话,天然就比沈墨更受信任。

     更何况,长生尊者对于一元重水的分析,更是头头是道。

     南瓜和东瓜,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虽然他们两个很机灵,但是面对长生尊者这样的存在,他们还稚嫩了一些。

     至于石青鱼,她此时心中也没有了底细。

     虽然沈墨表现出来的妖孽,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中,但是长生尊者的话,她听着好似也很有道理。

     沈墨一直都注意着现场的变化,他此时真的是越来越无奈。三个弟子还没有怎么交战,都已经败下阵来。

     这让他实在是难以享受被坑的感觉!

     不行,徒弟不坑我,那我就先坑徒弟。他笑了笑道:“长生尊者,你虽然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治疗先天悟道树,实在不是什么值得称道而事情。”

     “我都不用出手,只要我弟子南瓜,就能够在半个时辰之内,让先天悟道树重新焕发生机。”

     南瓜瞪大了眼睛!

     他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他连先天悟道树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去将先天悟道树救治好,而且还要半个时辰之内。

     师傅,我虽然偶然对您不孝,您也不能这样坑我啊!

     “哈哈哈,好好好。”长生尊者仰天大笑道:“我这一生,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张狂的人,却没有想到,竟然到老,遇到你这么一个盲目吹捧之人。”

     “不过你说这种狂言有什么用,最终还不是死无对证,毕竟沈阁主也不可能让你去治疗先天悟道树。”

     站在长生尊者身边的年轻人撇了撇嘴道:“胡吹一气的事情,就不要拿到这里丢人了。”

     沈墨对于这种讥讽,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目光落在了石青鱼的身上,等待着石青鱼的反应。

     石青鱼看着一脸发愣的南瓜,又看着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沈墨,心中无数的念头快速的涌动。

     作为沈墨的弟子,他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自己的师傅。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沈墨这个师傅,她又凭什么让别人相信沈墨。

     “师妹,你相信这位沈先生说的是真的吗?”谢妃瑶来到石青鱼的身边,淡淡的道:“我看还是将他们送走吧。”

     “来咱们这里自取其辱,实在是太丢人了。”

     石青鱼在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坚定的道:“阁主,弟子愿意给沈墨师父担保。”

     “如果沈墨师父治不好先天悟道树,弟子愿意接受宗门任何的惩罚。”

     说出这句话的石青鱼,显得无比的坚定。

     “青鱼,作为为师的弟子,何必如此的委屈。先天悟道树就算是死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沈墨说到这里,朝着石青鱼道:“给为师去一根先天悟道树的枯死的树枝来。”

     石青鱼刚刚准备有行动,徐长老手持一根木作的手杖道:“巧了,我这里有一根先天悟道树的树枝,不知道合不合用?”

     徐长老的手杖,已经不知道打磨了多久,哪里有半分的生机。

     沈墨看着这手杖,哈哈一笑道:“不错,这手杖很不错。”

     “也罢,我就用它先试试手,给各位表现一下。”

     说话间,沈墨就朝着那手杖伸手一抓,将手杖拿到手中。

     “给我用火,现将这手杖烤上半刻钟?”沈墨说话间,将手杖递给了石青鱼。

     烤手杖,用火!

     石青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沈墨。

     不但石青鱼,几乎所有跟随沈墨而来的人,都有一种感觉,那就这个人,是不是疯了!

     他这是给先天悟道树治病,还是准备弄死先天悟道树啊!

     “弟子遵命。”石青鱼带着一丝委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