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79章 为什么没在一起(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不过在走之前,她特地跟茅子俊道了别,还互留了彼此的新号码,然后苏夏发现,茅子俊现在用的号码,依旧是三年前的。
     对此,茅子俊给她的解释是,他在国外有国外的号码,在国外,一直时用这个号码的,从没有变动过。
     苏夏没有多想,很快就走了。
     却不知道,在她走后,茅子俊握着手机,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
     这三年,他一直期待着,这个电话或许能被人拨通……
     他怕她想找他的时候,找不到他。
     却没想过,或许对方,从来都没想过联系他呢?
     一丝苦涩之意从茅子俊的唇角蔓延而过,而等他转过身时,迎面走来的却是一张老熟脸。
     他承认,之前在舞池中,他是故意那么做的!
     三年前,他表白过,但失败了,他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现实,让自己放弃、死心,尝试重新开始……
     但他想象中的情景,却并没有发生。
     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他当初的预期!
     就算没了她,过去三年,苏夏也没和赫湛北重新走到一起,而赫湛北在这三年内,依旧安安稳稳的打理着公司,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迫切和紧张,就像心如止水般,根本不在意,甚至或许都忘了苏夏这个人!
     如此,那他当初的放弃,是不是也太轻易了一点?
     反正有没有他,这两人终归没有走到一起。
     这么想着,茅子俊便朝来人露出一个晃人的笑意:“赫总,好久不见啊?”
     熟稔的语气,带着一股自来的亲近。
     不过,赫湛南却并不吃他这一套。
     刚才苏夏走的时候,也跟他打了声招呼,只不过当时他身边还有其他人,所以并没多说什么,只浅浅的交谈了几句就结束了。
     “是啊,茅二少爷……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一声茅总才对?听说,现在丰茂集团的一半人都是站你这边的,看来你大哥,还是低估了你的能力!”
     目光落在杯中的酒色上,赫湛南轻描淡写道。
     但他的这番话,却叫茅子俊直接沉下了脸色。
     丰茂高层内部的秘事,没人会随便朝外宣扬,可赫湛南对此却了若指掌,看来丰茂与赫氏之间存在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啊?
     情绪的变动,不过只是一瞬间,再开口时,茅子俊的神色早已恢复如初:“那不如赫总您考虑考虑,成为我背后的助力?这样一来,我以后的日子,可就能四平八稳,安然无虞了?”
     茅子俊给出了个非常具有建设性的建议。
     而赫湛南给他的回答也很有‘建设性’:“要不,我考虑看看,直接把丰茂给并购了?”
     茅子俊:“……”
     当他刚才没开口过还不行吗?
     不过就开个玩笑而已,真是小肚鸡肠,一点亏都吃不得!
     “酒逢知己千杯少,我觉得我们还是先碰个杯为好?”
     ……
     三杯酒下肚,茅子俊的眼中便更多了几分缥缈之色。
     不远处,依旧有人蠢蠢欲动的想来攀谈,但又不敢随便过来打扰他们,所以只能犹犹豫豫着,虚耗着这大把的时光和机会。
     “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于一派酒色喧闹之中,茅子俊突然出声问道。
     而坐在他一旁软椅上的赫湛南闻言,却是逐渐敛下了眸光,仿佛想把自己都裹进一团阴暗之中。
     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为什么?
     耳旁似乎又传来了尖锐的刹车声,还有剧烈的碰撞声,然后他的世界一下彻底坍塌了。
     “我以为三年前我被拒绝后,你们就会在一起,可我等来等去,一晃三年过去了,你们的关系,好像看上去比当初还要扑朔迷离……”
     等不到回答,茅子俊也不介意,只自顾自的往下说着,并不期待身边的男人会主动告知他什么。
     远处的人影在灯光的照射下,似乎变得有些若隐若现。
     茅子俊半眯着眼,任由自己在这三分的醉意之中,说出一些深藏于内心的话:“我不清楚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觉得打扰任由这时间白白流逝太可惜了,难道你不觉得吗?”
     “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可以改变很多事,可在我看来你们的三年,做的都是无用功,赫湛北,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还是说,你根本就不在意、也不害怕失去她?”
     语调微顿,茅子俊转头就看向了身侧的男人。
     他心中有很多不解、疑惑,可他却没有办法去窥探清楚。
     “如果你不在意,我想重新去抓住她,再也不放手!”
     “我觉得这是老天给我的最后一个机会,我对她没有死心,而她身边的那个位置依旧是空的,我想或许,未来有一天,我能补上这个位置呢?”
     ……
     喃喃自语着,茅子俊顺势又往嘴里送了一杯酒。
     这三年,他过得是光鲜无比,却并不快活。
     公事、家事、感情……
     理不清的繁杂把他困在其中,一点点的剥削着他的精气神,可有个人,若能长久的陪在他身边,再繁琐不堪的生活,也能让他觉得是日日欢愉的。
     只是那个人,有可能留在他身边吗?
     他完全没有这个自信。
     他的自信,早在三年前就用光了。
     “你喝醉了。”
     迷蒙之中,茅子俊听到一声短促又清冷的声调。
     然后,他便自嘲一笑,是啊,他是醉了,才会跟自己情敌说这种傻话……
     可这些无处可吐话,他却只能给他的这位情敌说。
     秋夜寒凉,目送着茅子俊被人扶上车离开后,赫湛南才转身回了自己车内。
     司机严守规矩,静默开车,以至于车内安静的,一时只剩赫湛南满心复杂的思绪。
     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难道你不觉得可惜吗?
     你在犹豫什么?
     我想重新去抓住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