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59章 她还是那个她(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感受到男人那越发有炽热迹象的注视后,苏夏耳根微红,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一道颇为煞风景的‘苏姐’给生生打断了!
     转身看去,是徐落落从酒店大厅风风火火朝两人这奔来的模样。
     因为没能及时赶上苏夏两人,所以徐落落就只能车坐了下一班的电梯下楼……
     “苏姐,我总算赶上你了!”
     行至跟前,徐落落有些气息不稳道。
     而后,她才像是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赫湛南,露出了十分崇敬之色:“赫总,您刚才真的是太帅了,您一出手,沈世杰那混小子就跟缩头乌龟似的,再也不敢嚣张了,真是多亏了有您!”
     徐落落毫不吝啬赞誉道,心中仍对沈世杰的所作所为忿忿不已。
     小姑娘眼底,闪着明晃晃的真诚之色,弄得赫湛南见了倒有些不自然,只能压着嗓子轻咳,继续维持自己那高大伟岸的形象。
     苏夏见此,生怕自己这小助理在絮叨下去,便开口打岔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我叫你司机送你回去!”
     说着,苏夏便抬手示意了一下,随后等在不远处时刻留意着这边动静的司机便把车给开了过来。
     “那你呢苏姐,我们一道回去吗?”
     徐落落天真的问道。
     苏夏:“……”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她这助理实在是没什么眼色,难道看不出她别有所图吗?
     “我坐赫总的车回去,正好顺便谈点工作上的事!”
     苏夏不去看身后男人的脸色,兀自神色如常道。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和赫总谈正事了!”
     ……
     徐落落听了不疑有他,很快就扬手跟苏夏告了别。
     黑色的车影缓缓驶向去,不过片刻,就融入了这片暗夜中。
     没有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苏夏只能深吸一口气,后着脸皮开口道:“你的车呢?我们也走吧?”
     苏夏想好了,如果赫湛南拒绝载她,她就把刚才在酒会上赫湛南自己说的话给搬出来!
     是他自己亲口答应的,不能反悔!
     谁知预想中的拒绝并没有传来。
     赫湛南只眸色不明的看了眼前女人一会,随后就自行转身领路去了:“走吧!”
     苏夏闻言,忐忑的心一松,连忙抬腿就跟了上去。
     夏末的夜,已经有些秋凉之意。
     但苏夏却嫌车内闷,悄悄将身侧的车窗摇下了三分之一,好让丝丝缕缕的夜风可以从窗口灌进来。
     欣赏了一会沿路的风景后,苏夏便收回了投望在车窗外的目光,然后转头落在了身旁男人的脸上。
     男人正阖着眼,吐息均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苏夏不敢轻易出声打扰,再加上前头还有一个司机,所以就只用目光细细的打量着。
     这男人看上去似乎又清瘦了些,眉宇间也仿佛噙着化不开的愁绪,即使在这种放松身心的状态下,眉心依旧聚成了一个浅浅的川字形。
     可距离他们从香城回来,不过才几天的功夫,怎就忙得疲累至此呢?
     苏夏看着看着,便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赫爸走了,湛北哥哥又身体不好,沈兰这个做母亲的眼里,却又只存了一个大儿子,似是完全没有赫湛南的位置……
     可赫湛南却还得挑起赫氏集团这个重担,不能喊累不能有一丝懈怠,因为现在整个赫家,就只剩他一个人能仰仗了!
     苏夏越这么想,眼中的忧心便越发不加掩饰。
     而就在这时,车子似乎因为驶过减速带而颠簸了一下,等苏夏稳了稳身形再抬眸望去时,却不期然对上一双豁然睁眼的黑眸。
     “……”
     背脊一僵,在男人沉静的注视之下,苏夏感觉自己犹如一个被抓包的小偷一样,无所遁形!
     “那个……我……”
     “我就是想看看你睡着了没有,没想到你就睁眼了,呵呵!”
     磕磕巴巴的瞎掰了一句,苏夏便干笑重新将自己的身体收回,坐到了几乎贴着车门的那个位置,心中更是暗暗懊恼自己的不镇定。
     车内的气氛有些诡异的静默。
     索性车子没驶多久,就停在了苏宅的门口。
     “麻烦你送我一趟,那我就先下车了!”
     车子一停,苏夏就怀着满心的窘迫逃也似的下了车。
     可就在她打算顺手将车门关上时,整个人却又顿住了。
     而后,像是经过了一番无言的挣扎一样,端坐在车内的赫湛南眼见这一抹鲜红又重新折返了回来:“过段时间就是念念的生日了,你要不要来?”
     混着夜风而入的,是苏夏略显突兀的问询。
     可能又觉得自己这么说太过直白,所以苏夏又紧接着解释了一句:“我的意思是,自从上次分别后,念念一直很想你,如果你那天有空的话,可以来陪她过个生日吗?”
     过段时间,的确是苏念的生日。
     苏念也的确一直在念叨着赫湛南……
     但苏夏这么鼓起勇气向车内的这个男人发出邀请,也不是没有一点自己的私心的!
     要想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她必须有更多和对方相处的机会,可赫湛南平时比她还要忙,所以她只能把心思打到自己女儿生日那天。
     车内的赫湛南并不知道苏夏心中所想,只稍一怔愣后,就给了答复:“我会抽空去的。”
     “那到时我发信息通知你,念念知道你来一定会很高兴的!”
     当然,她也会很高兴的。
     苏夏挥挥手,就用力关上了车门。
     眼见车子驶远,她才心情不错的越过苏宅大门朝里走去。
     月色逐渐隐于晦暗的云层中。
     回程的路上,赫湛南看着外头那些隐在黑暗中的明明灭灭的灯火,心中的寂寥,似乎没有往常那般浓烈了……
     想起刚才在车内,苏夏怔怔偷看着自己的模样,赫湛南就不禁勾了勾薄唇。
     他其实,根本就没睡。
     虽然他从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但始终留意着身旁的动静。
     她还是那个她,尽管长大了、成熟了,也比从前更明艳了,但她的身上,也有从未改变的东西,所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能一眼入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