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55章 对战之言(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苏夏这话,说得既狠又毒,直戳人心肺!
     让沈世杰本就阴郁的脸色更是一下变得铁青!
     先前还能在人前勉强维持出的那三分清贵与绅士,此刻早已在化为了那满腔朝苏夏喷射而去的熊熊怒火!
     他使了法子让苏夏出现在今晚的酒会上,是打算压压对方的锐气,给新铝争取更多喘息的时间的,而不是来受人数落和教训的!
     苏氏这段时间的不断冒尖,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新铝在宁安的发展,他料想过苏氏这位新任总经理的不凡手段,也知道对方是托了自己父亲的关系,才能在这个年纪身居高位,可他怎么也想到,就是一个看上去楚楚动人,似是一朵娇弱无比的富贵花的苏家大小姐,言辞竟然会如此锋利圆滑,不留余地,只道他是个目光浅短的弱者,新铝是因他而不能长久的?
     这样的话,这样的罪责,他怎敢去担当?又怎能去承认?
     “那照苏总所言,新铝该当如何,才能长久?”
     压着心头蓬勃的怒意,沈世杰忽然含笑问道。
     只那黑黝的瞳仁中,涌动着一片冰凉刺骨的寒意!
     “沈先生,这话,你可是问错人了。”
     少顷,苏夏才开口回了句。
     她目光平和,神色清淡,语调缓之又缓,不露半分的情绪,就这么眸光盈盈,缄默而立。
     可她越是这样反应平静,站在她对面的沈世杰心中就越是恼怒痛恨!
     是啊,他可不是问错了人?
     新铝该当如何,和眼前这个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她在乎的是苏氏,新铝的死活她当然不会关心了,说不定,还巴不得能少了新铝这个竞争对手呢!
     常言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苏夏原意只是想告诫对方,凡事要从根本出发,问题的出现,也当追其根源,新铝的问题,绝非一日两日促成的,更非受苏氏所累,所以要问罪,也不该找她,而是得先从自身、从新铝内部开始逐一盘查……
     只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
     苏夏看着男人阴沉冷戾的面色,就知道她刚才讲的,不过都是在对牛弹琴,是以也不准备再继续和对方多费什么口舌了,当即就要携着徐落落转身走人!
     毕竟她已经知道邀请函是通过沈世杰的关系才收到的,那么她再留在这里似乎也不太妥当,况且,她原本也是不打算来的。
     纤足轻抬,裙裾微扬,就在苏夏转身准备离开的刹那,一双黑色的皮鞋却快速从后绕到她的身前方,然后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夏不明所以的抬眸,迎上的,是沈世杰那张犹不甘心的脸。
     “沈先生,你这是做何?”
     纵然心中不悦,但碍于此地宾客繁多,苏夏不愿徒惹事端,所以只能暂时压着性子,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听上去不那么冲撞。
     可她给了对方难得的耐心和脸面,对方却不愿回以她良好的涵养。
     “我做何,你心知肚明!”
     以身挡在苏夏的面前,沈世杰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
     “苏总,话已至此,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后我们新铝看中的项目,你们苏氏决不能插手,若你同意我的这个提议,那我现在就让你走,而且还走得体体面面,不然的话……”
     拖长着尾音,意欲明显。
     苏夏神色不变,只语气也冷峭了起来:“不然当如何?”
     兜兜转转了一圈,一切还是回到起点。
     比起最开始的遮遮掩掩,这会儿的沈世杰已经把一切都摆在了台面上!
     “呵……”
     沈世杰闻言冷笑了一声,而后继续又把身体凑上前了些:“不然的话,今晚过后,你就会出现在协会的黑名单上,你从我们新铝碗中分食,那我就也要教你尝尝举步维艰的滋味,这才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区别!”
     压低着声音,男人那有着几分磁性的声线此刻宛若暗夜的毒蛇,正张口血喷的大口,伺机猎捕。
     苏夏眸光微闪,并未立即出声。
     “怎么样,苏总,你考虑好了就说一声,我也好叫人送你出去,以免有人分不清好歹,冲撞到你?”
     重新收回前倾的身体,沈世杰很满意苏夏现在的这副沉默。
     在商场上混,女人再精干也到底是不如男人的,苏夏手段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得乖乖受他牵制?
     若她敢不从,就得用整个苏氏来做赌!
     她,敢吗?
     ……
     在沈世杰的观念中,女人是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的,他只需要苏氏能伏低做小一点,新铝就很快能盘活,可若苏氏再继续声名壮大下去,那些还在观望的资本,很有可能弃了新铝选择苏氏,到那时,他再想出手拦截,就真的已经太晚了!
     “你这是欺人太甚!”
     苏夏还没开口,跟在两人身旁听了这一嘴的徐落落却率先愤慨道。
     她一忍再忍,可到底,她经历的太少,这胸中宁折不弯的骨气还未被磨平,所以自然没办法将这生意场上的欺善怕恶给尽数囫囵咽下去,也做不到用如入山海一般深沉的心机去老练应对,因而只能喷出这一句直截了当的痛恨来!
     要不是苏夏随后抬手制止,表示自己心中有数后,徐落落还指不定要说出什么回敬对方祖宗十八代的斥责呢!
     光影浮动,苏夏明媚的脸亦是款款动人,只可惜,沈世杰的算盘全部打错了,苏夏从不是他眼中的娇娇女,亦没人能轻易折辱撼动地了她的决心!
     “那我就且等沈董大显神通,看着你如何将我们苏氏拖入浑水之中,如何叫我尝尝这举步维艰的滋味,若您有这个能力,让我们苏氏在宁安彻底覆灭,那到时,我定输得心服口服,可若……”
     语调微顿,苏夏那不怎么高昂的声音中却充满了铿锵之意:“你留有一丝能让我们苏氏死灰复燃的机会,那么我也会定叫你尝尝自己做下的恶果,为之付出应有的代价!”
     眼前女人双眸明亮,似月光般皎洁清冷,凝望久了,竟然无端让人生出一片寒意。
     周遭热闹的人声仿佛传不到这里,沈世杰就这么直挺挺地立在那,耳边呼啸而过的,是苏夏刚才回应他的那一字一句的对战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