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53章 却之不恭(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我们毕竟还和盛天集团有合作,所以等会到了酒会,你刚才的那些话,可不能再随便讲出来了,正如你所说,我们苏氏不比赫氏,还是尽量低调行事为好!”
     身处密闭的电梯间内,苏夏还是没忍住出声嘱咐了一句。
     名利场上瞬息万变,一不小心,就会塌落空谷,她若孑然一身的倒也无所谓惧谁,但现在她的身后,还背负着整个苏氏集团,所以不得不步步谨慎,小心面对接下来的每一个局面!
     “我晓得的,苏姐,今晚我一定不会给你添乱的!”
     ……
     在徐落落暗暗发誓,今晚一定要做个安静如鸡的美女子时,两人已经从电梯走出,来到了VIP私人宴会厅的门口。
     在向守在门口两名保安出示了邀请函后,苏夏便携着徐落落款款而入。
     和平日所见的那些灯光夺目,布置金煌的酒会现场不同的是,这次的酒会现场,则整个呈现出一种低调高奢的感觉来。
     略微偏暗的灯光,铺设在长桌上的黑色餐布,隐匿在宴会厅某个角落里的清浅乐声……
     游走期间,倒给人一种十分新奇的感觉。
     宴会厅很大,从门口望去,在晦暗的光影下似乎都一眼望不到尽头。
     以宴会厅正中心为起点向四周扩散,每隔一段适宜的距离,都摆放着一张形状各异的方桌,以供客人可以稍作停驻,彼此交谈。
     因而苏夏到的时候,正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围聚在方桌旁,细碎的声音从各处传来,偶尔还掺杂着些许热络的笑意,整个酒会现场的气氛可以用平淡又不失浓烈形容!
     苏夏今天穿了一酒红色的挂脖长裙,发梢微卷着披散在肩头,正好遮挡住后背那裸露的一片白皙,耳垂上缀着一对一短一长的镶钻流苏耳饰,行走间,流光异彩。
     脚上则穿着一双黑色的细跟凉鞋,骤然没入这色调枯沉的酒会现场,倒让身上的这抹鲜红显得格外惹眼起来!
     而尾随在其后的徐落落则选择了保守的黑色礼服,原本的黑长直这会被规矩的束在脑后,手上拿着一个精致小巧的银灰色的晚宴包,生生把自己整老了好几岁!
     按照她的话来说,那就是既然没办法做到表里如一,那在表面上至少得把自己打扮的成熟稳重一些,乍一看能唬人的那种!
     随着两人的深入,开始有人留意了过来。
     会场内,也有一些苏夏见过的老面孔,所以偶尔她也会驻足和对方浅浅的攀谈几句,问一声最近可好。
     但到底这次酒会的承办方是宁安聚光商业协会,所以今天到场的很多都是协会的成员,而苏夏不同于旁的人,她对协会来说,算是一张的生面孔了!
     间或和好几个交到的人攀谈完后,苏夏正想着今晚会不会就这么被她耗过去时,在她的斜后方,正好有人出声唤住了她:“苏小姐今晚真是明艳动人呐!”
     男子的声音透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矜傲,苏夏闻言转身,本以为来人是酒会的负责人或者聚光商业协会的掌事者,却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年轻男人面孔。
     这个岁数,应该不在她所料想的那些人范围内吧?
     毕竟就单论岁数,也当是无法让那些都近乎年长他一轮的老油条们所信服的,顶多就是协会的普通成员之一吧。
     排除了最有分量的一些选项后,苏夏的神情反而松弛了不少:“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这种酒会,请问您是?”
     身前的男人西装革履,衬衫领口缝制的特殊LOGO让苏夏看了十分眼熟。
     她虽然不崇尚奢靡,但对国内外的一些大牌奢侈品,还有一些比较有名号的高定品牌也有做过了解。
     所以她大概能确定,眼前这男人身上穿的,应该是今年刚出的新款,而且还是只对国外发售的那种!
     由于不明对方的身份,苏夏只能客气而又不失礼貌的问询。
     “怎么,苏小姐对我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男人尾音上扬着,语调中逐渐染上了一丝不加掩饰的讥讽。
     而后,又晃了晃杯中殷红的酒色说道:“或者说,我叫你一声苏总,你是不是能想起点什么?”
     男人长了一张白净的皮囊,只是眼尾上挑,说起话来居高临下的逼仄,让人很难心生出好感起来。
     苏夏并不迟钝。
     她能感觉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故意来找她茬的,但令她不解的是,她好像并没得罪过对方吧?甚至,在她的记忆中,似乎都未曾和对方有过什么交集。
     细眉微拧,苏夏眼中的疏冷之色愈发弥漫开来。
     这种不问缘由的针对,她可不会轻易就接受!
     “这位先生,你我素不相识,你说这话,未免也太唐突了点?或者,你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我,我到底该想起什么,毕竟我也不可能记住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人,不是吗?”
     略一思筹,苏夏便唇角带笑的开了口。
     只那笑,却是不及眼底的。
     在旁人看来,这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的画面,应当是无比美好养眼的,可实际的情况却是……两人间正透出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来!
     年轻男子闻言喉间一梗,那望向苏夏的目光暗沉沉的,一双黑漆的眸中似乎有无数的恶意在纠缠,直到最后,化作了一声轻晒:“苏总真是好口才,难怪……”
     “能坐镇苏氏,成为新的掌舵人。”
     也不是对方是真心夸赞还是故作反讽,总是,苏夏就只当是真心对她工作能力的认可!
     “却之不恭!”
     苏夏简明扼要的回击着,倒超出了对方的预判,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死一般的静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苏夏无惧对方那紧迫盯人的目光,但她却并不想被这种人给纠缠上,是以正打算开口随便找个借口脱身,只是还不等她说出,对面倒又出了声:“苏总可知道你今天能进入这里是因为谁?”
     男人说着,突然就朝前又逼近了一步,周身环绕着的那浓郁香水味让苏夏觉得很是不适刺鼻。
     因而没做多想就微微偏开了些身子,再度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