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46章 口是心非的男人(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思及此,苏夏的声音便变得更低了:“我就是来随便看一下的,你继续忙吧,我就不在这打扰你了……”
     说着,苏夏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一,二,三……
     苏夏在心里默念着,然后在她刚数到五的时候,身后的茶室就传来了动静。
     红唇微勾,她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就此停住。
     “一起上去吧,反正在这里能办的工作有限,很多事我已经交代林凡去办了,今天就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香城大厦一趟的!”
     男人清冷的声音从后响起,依旧带着让苏夏觉得有些多余的解释。
     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星星点点的笑意,在苏夏的眼底绽开,但她回身的时候,脸上却带着恰到好处的理解和了然:“我这边也收到了通知,看来昨天已经预热的差不多了,明天叫我们过去应该就是正商谈的了,今晚是得好好休息,不然可应付不了明天的那场热闹!”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彼此心照不宣的按下了之前在房间内发生的一切。
     山间的夜晚,凄厉的雨声和莫名的宁静交错在一起,总让人生出一种时光漫漫的感觉来。。
     漆黑的房间内,灯光已灭,只余门外依旧亮着的壁灯从门缝中透进来几丝光亮,隐隐照出了屋内所有摆设的大致轮廓。
     正中间的大床上,苏夏和赫湛南虽盖着同一条被子,但彼此的中间,却隔着一道十分宽广的鸿沟。
     苏夏在黑暗中睁着眼,根本没有丝毫的睡意。
     但她并不敢乱动,也不敢随便出声,只抬眸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出着神……
     大概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是也是在三年前,有一次她出差办事,车子坏了,人被困在荒芜人烟的半路上。
     司机久久不归,她一个人从白天等到了黑夜。
     那也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在她孤立无援,以为自己要怀着心中的恐惧在车内熬过这艰险的一夜时,一道明亮到甚至有些刺眼的光,从后划破了黑夜。
     然后……
     赫湛南就出现了。
     虽然他们两人当时有过一个短暂的通话,可在电话里,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她的具体方面,手机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通话也即刻中断!
     她唯一的希望,消灭在擦那场雨夜中。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赫湛南最后竟然真的找到了她!
     回忆过往种种,仿若昨日般鲜明。
     苏夏记得很清楚,后来他们就近在一个小镇上找了一家小旅馆,那晚的情形,和今晚是那么的相似……
     当时旅馆只剩一个房间,他们两人被迫同床共寝。
     那个夜晚对她来说,是美好的。
     今夜,亦是如此。
     偏头朝身侧看去,苏夏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耳旁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她想,这个男人肯定是睡着了!
     毕竟每天要操心那么多的事,要换作是她,也是沾枕头就睡。
     心中纵有千言万语还想说,苏夏还忍住了没出声。
     会有机会的。
     这次香城之行,她已经收获了不少,总有一天,她会进到这个男人的心里,看清一切的!
     唇角卷着一丝淡淡的笑意,苏夏很快就坠进了广袤无垠的睡梦之中。
     可就在她睡意浓郁的时候,一双清冷的黑眸,却自黑暗中睁开了眼。
     赫湛南动作轻缓的侧过身,然后便将沉沉的目光落在了身旁按章恬静的睡颜上……
     他不是没有察觉到之前苏夏对他的打量。
     可除了继续装睡,他似乎别无选择。
     他本打算在茶室内将就一晚的,可一想到这女人害怕一个人睡在这里,他原本坚定的心,就立马动摇了!
     明知道不该上楼睡,但他却还是一次次违背了自己所下的决定,任由自己的内心驱使……
     手臂轻抬,赫湛南想要抚上那眼前这张睡脸。
     在黑暗的掩映下,此刻他的眼中,闪动着深情难化的情意。
     他多想靠近她,拥有她,告诉她,他爱她。
     但他们之间,还有可能吗?
     三年前,他不是没放纵过自己,不是没有追逐过这段感情,可最后的结果呢,只是他以惨烈的代价证明了他的一厢情愿!
     这三年,他如同行尸走肉般过着,以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
     可谁知她回来了?
     她又重新出现在他的眼中、他的生活中,并一次次撬动着他那早已上了锁的心房。
     当初,她因为把他当做了哥哥,才和他结了婚,那么现在,会不会也是因为他和哥哥有着同一张面孔,才会有了这个与他的错误拥吻。
     他从她眼中看到的那丝情意,是不是也是属于哥哥的?
     脑中闪现出苏夏与赫湛北互相对望的美好画面,赫湛南的手就这么突然顿住,停在了距离苏夏右脸的一厘米之处。
     而就在这时,空中一声惊雷作响,冷白的光芒迅速从黑夜中划过,原本熟睡的苏夏也似乎被这惊雷所扰,眉心紧紧的蹙起,整个人在突变的噩梦中挣扎着。
     迷糊间,她抬手抓住了一个温软的东西,然后整个人无意识的朝右侧靠去。
     直到把自己都塞进了那方温软之中,她才又逐渐松开了紧皱的眉心,呼吸平稳的将那笼罩着她的噩梦一脚踹开!
     黑乎乎的屋内,一时安静的只剩清浅的呼吸声。
     赫湛南垂眸看着径自摸到他怀里的女人,冷情的眉梢便不由软化了几分,那只僵硬在虚空中的手也缓缓垂了下来……
     一声掺杂着几分无奈的轻叹,幽幽响起。
     到底,他还是拿她没辙的。
     低头在那嘿呦的脑袋上落下一个亲吻后,赫湛南随即就用双手环住了怀中的娇软。
     他终于明白,再强大的自制力,在感情的面前,是那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漫漫长夜,两人相拥而眠。
     民宿的一天,开启的格外早!
     天刚亮的时候,楼下就传来了动静。
     两个老人都是早睡早起的主,起床后,孙芳在厨房准备早餐,而刘大山,则开门走出了民宿。
     下了一夜的雨,总算在天明时止住了,庭院内积存了不少没来得及退去的雨水,原本干净齐整的小径上,此刻也散落着数不清的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