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95章 纠结(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睁着惊怔的双眼朝赫湛南盯着看了好一会,苏夏努力从对方的脸上寻找出一丝不可信的蛛丝马迹来。
     但遗憾的是,赫湛南神色沉静,一如往常,根本没疯也没露出什么其他异样。
     苏夏觉得,再这么下去,赫湛南没疯,她倒是要被搞疯了!
     “你真的确定,愿意把你名下的所有财产股份都给我?”
     压着内心的混乱和震惊,苏夏抱着一丝希冀再次出声确认道。
     而她得到的回应是,赫湛南再一次的点头应允:“当然,我说话一向算数,只要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
     男人的眼神太过认真,认真到让苏夏所有的言语都梗塞在了喉咙口。
     赫湛南没跟她开玩笑,是真心还是假意,关于这点,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只要她敢开这个口,他就敢把整个赫氏集团都送给她!
     这样一份泼天的厚礼,若换作是旁人听了,此刻大概早就兴奋到送进医院急诊室吸氧了吧?
     苏夏抿着唇角,心底原本积蓄的怒气,就像只被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逐渐消弭殆尽,完全失去了最开始的战斗力。
     此时此景,她还能说什么?还能朝对方发什么脾气?还能编撰出其他什么更离谱的条件来作为阻挡离婚的借口?
     人家都同意把全部身家都送给她了,着已经是最离谱的事了!
     “赫湛南,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就为了跟我离婚,你……”
     “夏夏!”
     苏夏还想说些什么,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荷突如其来的一声叫唤给生生打断了。
     循声望去,苏夏看见不远处的楼梯口,林荷正拿着手机,一副焦灼不安的样子。
     母女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林荷又开口催促了声:“你跟妈过来一下,我有事跟你讲!”
     虽然心中不解,但苏夏还是起身离开餐桌,朝林荷的方向走去。
     “妈,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一靠近林荷,苏夏便开口问道。
     谁知,林荷却并未立即回复她,而是抬眸朝客厅赫湛南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确认赫湛南仍旧坐那没什么异动后,才压低嗓音,附在苏夏耳边说道:“怎么办,念念快回来了!”
     “刚才王管家那边给我打了电话,说念念非要吵着要回来见你,多拖一会都不行!他实在是哄不过去,就只能先带念念从游乐园回来,现在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可湛南还在这没走,等会他们两人要是碰见面可怎么好?”
     林荷语气焦急的说道。
     原本计划苏念应该是玩到天黑,看完游乐园的灯火表演后才回来的,可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一直记着苏夏下班回家的时间,一到那个点,就吵着要回来!
     这可完全脱离了林荷原本的安排!
     如果让苏念就这么和赫湛南碰面,这场面会是怎么样,林荷根本不敢想。
     更何况,林荷知道,苏夏一直还没做好把苏念带给赫湛南见的准备,所以她这心里才更着急啊,她可不想让她这女儿再为难、或者受到什么伤害了!
     ……
     林荷的话,的确让苏夏听了心里咯噔一惊。
     可事情已然发生,她干着急也没有用,只能马上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思及此,苏夏很快就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事情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她只要在念念回来之前,尽快把赫湛南从家里赶走,这样就能避免这两人在这的碰面了!
     在心里快速筹划了一番后,苏夏开口安抚着林荷的情绪:“你放心妈,这事我来解决,你和王叔保持联系,有什么动向随时告诉我!”
     说完,在林荷依旧不放心的目光中,苏夏便径直朝赫湛南的方向走去。
     当快走到餐桌附近时,苏夏就调整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然后摆出一副不怎么欢迎的语气道:“饭也请你吃了,离婚的事我们也谈了,等会看完协议书上剩下的内容后,我会和你联系的,那么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吗?”
     没有任何铺垫的,苏夏就开始轰人。
     赫湛南虽有些不解苏夏这突然赶人的行径,但看着苏夏那一张写满了对他不待见的脸,想着刚才在席间,苏夏始终对他不冷不冷的态度,对此也就不足为奇了!
     的确,其实这女人说的也没错,他饭也吃了,该谈的事也谈了,好像真的也没什么理由继续在这呆下去了。
     尽管心中还想多逗留一会,多珍惜一下这已经倒计时的能和是苏夏相处的时光,但最终,赫湛南还是依着苏夏的要求,起身告别:“那我就不打扰了。”
     朝林荷的方向也颔首致意了一下后,赫湛南转身朝外走去。
     屋外,艳阳已落,只剩天际的余晖泛着绮丽的光彩。
     苏夏亲自目送赫湛南坐车驶远后,才终于长舒一口气,放缓了一直紧绷的心神!
     她这一天天的,到底在干些什么呢?
     着急忙慌了一通,却是为了阻止自己女儿和自己女儿的父亲碰面?
     她这么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抬眼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苏夏不由黯了黯眸光。
     她也不想那么残忍,不想让她的念念成为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可如果就这么让赫湛南见到念念,她该怎么开口?
     难道她要告诉赫湛南,说她怀上念念是因为三年前他酒醉后来找她的那一夜吗?
     如果赫湛南不认念念呢?如果他质问她,为什么要生下这个孩子呢?她又要怎么说,难道说她是因为他,而爱这孩子、不舍这个孩子吗?
     如果赫湛南根本不爱她呢?
     那她的这些行为在他的眼里,又算什么?一个笑话?一个被同情的对象?
     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重蹈覆辙,赫湛南因为念念、因为责任、因为内疚,所以接受她,继续维持他们的这段婚姻,负责她的余生。
     可那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所求的。
     那样的婚姻,也只是一个困住彼此,没有爱的痛苦牢笼而已,她不需要!
     所以在她没有确认清楚赫湛南对她的感情之前,她还不能让他知道念念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