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85章 他的心意(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抬手捂着不住泛疼的胸口,赫湛南的脸色愈显苍白。
     五指收拢,目光颤动。
     直到连咬紧牙关都抗不过去这阵疼痛时,赫湛南才落下一只手,拉开办公桌最左侧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瓶白色的药罐,然后打开倒出一粒药塞进自己嘴里生咽了下去!
     一旁大幅的落地窗,倒映出一抹抵靠在桌角的孤寂身影。
     三年前的那场出车祸,让赫湛南的身体留下了一些病根。
     原本,他如果能谨遵医嘱,好好调养的话,是可以将这病根慢慢祛除的,可他自从出院后,就一心扑在工作上,疯狂折腾着自己还未恢复完全的身体,长此以往,病根非但没除,反而成了愈发让人重视的隐患!
     但赫湛南对于自己的这个身体情况,却完全不在乎。
     既不听医生的劝告,也无所谓自己心绞痛加重的病况,只每次领了药就走人,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去度过这枯沉无趣的每一天。
     因为他觉得,在这世上,反正也没几个人需要他、在乎他的生死。
     随着药性的发挥,心口的痛意得到缓解后,赫湛南那苍白的面容上才逐渐有了几分血色……
     半小时后,赫宅。
     苏夏到的时候,赫湛北正坐着轮椅,手上拿着个小水壶在长廊上给那些盆栽的花花草草细细地浇着水。
     和煦温软的光影落在他的身上,为他整个人都添上了一分静谧美好的感觉。
     那些鲜活缤纷的绿植也因为有了水流的滋润而变得更加蓬勃,从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苏夏,原本笼罩在心头的焦躁一下就散了开来!
     看来她的选择没错。
     只有这,只有眼前这个人,能抚平她心里所有的不安。
     抬手示意守在赫湛北身后的佣人退下后,苏夏便悄悄绕到赫湛北的身后,然后一个伸手,就轻轻蒙住了赫湛北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
     感受着掌心的温热,苏夏用着一种非常搞怪的变音语调说道。
     可她的这点伎俩,终究是瞒不过轮椅上那个熟知她一切的男人的。
     赫湛北只在双目失去光亮时愣了片刻,随后,他便猜出了来人是谁!
     在整个宁安,在他的身边,只有一个人会和他玩这种只有小孩子才会玩的幼稚游戏。
     “夏夏,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赫湛北唇角微扬,用着十分温柔的语气说道。
     过往的回忆,总是被镀上了一层令人怀念的美好色彩,在赫湛北话音落下的瞬间,轮椅后的苏夏就一脸颓然的松开了手:“湛北哥哥,和你玩这游戏真没意思,没有一次能骗过你的!”
     不满的叹了口气,苏夏摆出一副深受打击的没劲样。
     赫湛北闻言转过轮椅,而后眸光宠溺道:“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看我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吗?没什么事儿……”
     赫湛北的一语中的,让苏夏变得更难启齿了。
     她垂头抬着一只脚在地上不停磨蹭着,将自己整张脸都掩在阴影之下,显然事一副心里有事的样子。
     一旁的赫湛北见此,清俊的脸上很快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若为其他事,苏夏是不会在他面前摆出这副神色的,只有为了某人,她才会对他表露出这般犹豫纠结的模样。
     这么想着,赫湛北便将手中的水壶放在了地上,然后转动轮椅面朝着走廊外的庭院:“是吗,特意来看我?可为什么你的神情告诉我,事情并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呢?”
     赫湛北很有耐心的等着。
     果不其然,听到赫湛北这么说后,苏夏也就没了继续装下去的念头了。
     毕竟她今天来这,并不只是来探望赫湛北的。
     另外还有一个对她来说更重要、更紧迫的原因,那就是她需要眼前之人替她答疑解惑!
     因为现在,除了她的湛北哥哥,她对谁都不能倾诉她和赫湛南之间事……
     如果她再不想办法把她的心清空一下,找个人宣泄一下她内心混杂的种种情绪,那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突然崩溃!
     “他要跟我离婚,离婚协议书都已经给我拟好了。”
     脚下动作一顿,苏夏抬眼看着满园熟悉又陌生的景致,就这么突然开口道。
     此时周遭无人,衬得苏夏那甚至有些低落的声音都格外清晰。
     “湛北哥哥,你说他心里,真的有我吗?”
     苏夏说着,就转头看向了身侧轮椅上的赫湛北。
     她脸上仍旧维持着一派平静之色,但言语中的难过,却并未能完全藏住。
     赫湛北闻言,眉心微动,心里终于明白了苏夏此刻烦忧的所在。
     但还未等他开口,苏夏的说话声就又飘到了他的耳侧:“先前我试探过他,结果证明了我的预想,我以为他是在乎我的,可现在,他又坚持跟我离婚,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就好像我无论怎么做,都看不透他的内心一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对我忽近忽远,每当我想上前抓住他的时候,他却总是先我一步避开,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会不会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我,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
     ……
     苏夏越说越不确定,越说越没自信。
     她从来都没对谁这样过,可唯有对待那个男人,她的笃定、自信、原则、底线……仿佛通通都可以为对方而改动!
     想起从前她在大学时,还曾对室友陷入感情这事嗤之以鼻,认为值得追求的爱情应该是双向奔赴的,如果其中有一方态度不明或不确定时,就该果断放手,让自己去寻找另外一个更好更适合自己低可能……
     如今看来,她简直是在狠狠打脸当初的自己!
     若真按照她这个规定去实行的话,那她早在三年前,甚至比三年前更早的以前,就该和赫湛南断清所有的关系了,何至到今时今日她还没有选择放手?
     “他的心意是怎么样的,你其实早就感受到了不是吗?”
     良久,赫湛北温和的声音才从一旁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