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68章 只谈风月(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几天后。
     夜幕垂落。
     被灯火所笼罩的宁安此时显得别有一番景致。
     七点,芙蓉湾会所门口,一道倩丽的身影正摇曳而入。
     穿着一身暗红色收腰长裙,长发齐肩,脚上搭了双黑色细高跟,手上拿着一个限量版手包,银色的耳饰在吊灯光芒的折射下闪着耀眼的光亮,苏夏就这么坦坦荡荡地长驱直入,根本没人觉得她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走在光滑透亮的地砖上,苏夏沿着曲折的走廊内越发深入……
     今天她来这,是为了见一个人。
     一个她费了不少力气,才终于打听到,今晚会出现在这家会所设酒局和朋友喝酒的人。
     脸上画着适宜的妆容,难得盛装打扮的苏夏一路吸引了不少男人投来的目光。
     最终,苏夏停在了2168包厢门口。
     哪怕是这里的每个房间都做了隔音的处理,但站在门口,苏夏还是能隐约听见从里面传来喧嚣之声……
     那个一直对她未曾露面的江义,这会儿就在里面。
     苏夏弯了弯红唇,黑眸闪动。
     她必须亲自来确认,在她接下来的计划中,环宇,是不是她可以完全不用顾忌,甚至,可以彻底撇清关系的存在?
     推开门,音乐声和酒杯碰撞的声音迎面扑来。
     “来,喝喝喝,不够再点!”
     “江义,哥几个之中,现在就你混得最好了,怎么,要不今天就给我分享分享你的成功心得?”
     “成功心得?那就是一个字!”
     “什么?”
     “嗨!嗨起来啊!嗨道极点就是你离成功最近的时候了!”
     ……
     一眼望去,包厢内的沙发座上,满是挤在一起耍完的男男女女。
     此刻,气氛正值喧嚣鼎沸的时候,被美女环绕着的江义,脸色微红,也是喝得正上头。
     苏夏的冷不丁出现,让包厢内的气氛有过短暂的凝滞。
     江义眯着眼看着来人,上一秒还怔愣的眼底,下一秒就被兴致缺缺之意所替代。
     他用手推开几乎要黏在他身上的女人,却并没有立即出声。
     “江董,想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
     苏夏笑吟吟的主动走近,并不在意江义摆出的那张冷脸。
     旁的几个跟江义相熟的男人见此,眼底纷纷跃起亮光,一副好奇而又激动的模样。
     “江义,这是来找你的?”
     “不错啊,姿容明艳,身段妖娆,款款动人……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佳人啊?”
     “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怎么以前从来没见你带出来过?难不成是金屋藏娇?”
     ……
     那些人根本不避讳苏夏的在场,就这么赤裸裸地跟沙发的江义调笑着。
     但江义,此刻却无心理会旁人的调侃,而是垂眸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态度微冷道:“苏小姐,这里可是私人场所,你就这么闯进来,恐怕不太合适吧?”
     人声吵闹的包厢内,江义的说话声很快被吞没。
     可苏夏听得却很是清楚。
     只是不等她再开口,一旁就已经有人替她解围了:“有什么不合适的,美女来访,自然欢迎之至!快坐快坐,就是不知道美女你贵姓啊?”
     剃着寸头的男人一边讲苏夏迎到了沙发另一处,一边语调暧昧的搭着讪。
     苏夏顺势接受了对方的这番‘好意’,落座于江义的斜对面后,才转头客气道:“谢谢,我姓苏!”
     迎着灯光粲然一笑,几乎晃花了对方的眼。
     不去管依旧迷怔在原地的男人,苏夏转头就又看向了对面的江义,然后继续开口道:“冒昧拜访,希望江董不要介意,毕竟我也为了两家公司的合作而来,如果江董对我的不请自来感到不快,那么今晚这顿酒钱,就算我对你的赔罪了?”
     苏夏脸上带着淡淡歉意,态度很好,甚至可以说是面面俱到,让人无法挑剔,江义只能暂时先收了自己这张过分明显的冷脸。
     毕竟苏夏的身份摆在那儿!
     她现在既是苏氏目前的总经理,又是苏莫南的女儿,他就算心里再想赶对方走,也不好真的做在明面上,不然闹得太僵的话,对他也并不有利。
     这么想着,江义只能敷衍道:“既然苏小姐都那么说了,我江某自然没那么小心眼,小六,给苏小姐满上一杯!”
     小六是江义的一个小弟。
     得了江义的吩咐,对方很是热情的给苏夏满上了酒。
     包厢内的气氛再次活络,几杯酒下肚后,苏夏便又再次把话题转移到了双方的合作上:“江董,既然你们环宇打算和我们苏氏联合研发新材料,那么不知道,你这边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实行计划,不知道方不方便跟我讨论一下?毕竟新材料的研发,已经箭在弦上,关于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消息,外面也已有不少相关的传言,我想,现在就是我们商谈的最佳时机了吧?”
     苏夏此行的目的,一是为了探查江义的态度,看看环宇是否诚心相与苏氏合作,二是,江义对她的态度,是否真的因为蒋友淳的关系而铁板一块,如果江义始终坚持蒋友淳代表苏氏出面商谈,那么她为了不受旁人摆弄,自然只能断了蒋友淳和江义的合作,替苏氏另谋出路,让自己能在苏氏彻底站稳脚跟!
     有些时候,苏夏不由回去想,这些年她这父亲,到底一个人承受了多少?
     与公司内部的几股势力同时周旋,其中有君子,有小人,很多时候根本难以轻易分辨,而地位越高,就越等于站在权利的中心,想要避开汹涌的暗流,简直如同天方夜谭。
     而这样日复一日的操心,才加剧了她那身为苏氏董事长的父亲两鬓的斑白。
     “苏小姐,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
     “用来放松的时间!”
     在苏夏思绪有片刻游离的时候,对面江义也终于给了回应。
     只不过,他的回应,却透露着明显的不积极和回避。
     “你说我们在这里谈工作,是不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看着苏夏那张沉默的娇颜,江义将推脱的功夫上演到至极。
     他抬手给苏夏斟满了酒,然后一副长辈对晚辈的鼓励模样催促道:“来,去跟他们一起唱歌打牌吧,工作,明天也可以谈,今晚,我们只谈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