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58章 离婚(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微风阵阵,青草沁香。
     苏夏不由深吸一口气,想要将心底积存的种种压力都给释放出去,可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却突兀地响彻在这方空间内,扰乱了她的思绪。
     这里是赫宅的后院,除了赫家的佣人以外,还会有谁踏足这里?
     苏夏可不信前厅的那些宾客们会寻到这里来。
     带着心里的疑惑循声望去,苏夏的目光却在触及那抹俊冷的人影时,猛然一滞!
     他怎么会来这里?
     他不是在前厅接待访客吗?
     ……
     看着那道越走越近,越发清晰的身影,苏夏不由凝紧了目光。
     她没有忘记,不久前在客厅这男人见到她的态度。
     冰冷,漠然。
     仿佛情景重现一般,苏夏只感觉自己刚平静下来的情绪再次被搅得天翻地覆起来!
     既然他想装着彼此不相熟的样子,那她就成全了他这心愿便是。
     起身从凉亭内走出,苏夏攥紧掌心,目视前方,打算主动撤离这个地方,毕竟这里……并不是她的家。
     “等等。”
     就在苏夏坚定决定从男人身旁走过时,一只长臂,却不期然地横亘在了她的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苏夏不得不收住脚步,心里却满是不解!
     之前碰面的时候还装作不认识她,这会儿却又主动拦住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苏夏转头看去,却并未开口说话。
     只静静地立在原地,等着一个解释。
     赫湛南同样侧过身,看向身旁神色缄默的女人。
     而后,他才不着痕迹地偏开凝望的目光道:“既然你这次回来了,那么抽空,我们就把手续给办一下吧!”
     男人冷淡的声音从旁飘来,苏夏闻言,却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什么?什么手续?”
     这种跳脱的话题,根本不在她的预料范围之内。
     就在苏夏蹙眉冥想着到她和眼前男人有什么需要办理的手续时,赫湛南已经再次出了声:“离婚手续。”
     冷眸微抬,赫湛南的眼底枯沉一片,不带丝毫的情绪。
     简短易懂的四个字,却凉透人心。
     周遭,此刻静的仿佛只剩苏夏一个人的呼吸声。
     “……”
     离婚手续?
     苏夏怔愣在原地,一时根本不知该做什么反应。
     她万万没想到‘离婚’,竟成了她回国后和这男人对话的开场白?
     “像我们这种分居满三年的情况,在法律上是可以被认定为感情破裂的,所以办起手续来应该不会太麻烦,至于具体的事项,到时我会让我的律师联系你,你只要配合他提供相关的材料就可以了!”
     男人的声音复又响起。
     “你要和我离婚?”
     苏夏强迫自己镇定情绪后,仍旧有些不可置信的确认道。
     微风沉静,男人的表情也始终不变。
     赫湛南迎上那双涌动着无数情绪的黑眸,神色极为冷静的反问着:“我只是在履行我们之前未完成的约定而已,难道,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她一直想要的结果?
     她想要什么,他真的知道吗?
     眼前男人的话,落入苏夏的耳中,是那么的好笑。
     但掩藏在这份好笑之下的,是从她心底不断涌出的气恼!
     当初她几次提出离婚,解除他们之间的这桩婚姻,但这个男人,却总是一拖再拖,不愿马上和她离婚……
     可现在,却主动提出要跟她离婚。
     怎么,是真把她苏夏当成一颗可以随便摆弄的棋子了,他想摆在哪儿就摆在哪儿?
     越往下想,苏夏心中的气怒就越发深厚。
     好啊,既如此,那么这次,她就偏不如这男人的意了!
     “谁说我想要离婚了?”
     再开口时,苏夏脸上便只剩一片沉沉的冷色。
     菜园内,瓜苗疯长,翠绿的枝叶迎风摇曳,姿态轻盈。
     苏夏勾了勾唇,黑黝的瞳仁中清晰地映照出男人俊朗的脸庞,接着她便语调坚定道:“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现在的我,并没有要和你离婚的打算!”
     风声,突然迭起。
     赫湛南冷俊的脸上也终于因此有了一丝波动。
     “现在的我,并没有要和你离婚的打算!”
     ……
     眉峰微拧,赫湛南怎么也想不到,身前这个女人竟会拒绝他的提议!
     盯着苏夏那张满是无畏的脸,赫湛南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看看那句话所饱含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分,这个女人,又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说她没有和他离婚的打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三年前……
     “赫湛南,三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早就失了效!”
     就在赫湛南凝眸深思的时候,这边苏夏的声音却复又响起。
     只有两人的空间内,彼此的气息互相交融,逐渐织成一张细密的网,将过去与现在的纠通通编在了其中,任谁也无法从中逃脱,独善其身。
     “要不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婚姻关系……这一次,主动权在我的手中,你一个人,说了不算!”
     对上那双幽冷的墨瞳,苏夏抬头挺胸,说得斩钉截铁,气势恢弘。
     可在她撂下这话后转身的刹那,她脸上挂着的所有镇定便都化为了砰砰直跳的内心,以及……
     巨大的空落与低迷。
     她可以故意气身后的这个男人,可以怼他,可再之后呢?
     她却不知道她该怎么做了。
     而赫湛南望着苏夏那快步离开的身影,薄唇紧抿,神情越发透出一种复杂来。
     葬礼,在夕阳落尽前结束。
     哀乐与人潮退去,偌大一个赫家,重归往日的平静。
     可在这份平静中,却夹杂进了一丝荒芜。
     旧人去,新人来,赫连城的遗照被摆进专门用来供奉的房间内,长夜燃香。
     为了能在这多悼念一会,苏夏成为了在赫家呆到最后的那个人。
     而就在她也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正好碰到自己推着滑动着轮椅,从屋内走出来的赫湛北。
     “夏夏!”
     一眼就认出苏夏的赫湛北,连忙出声唤道。
     苏夏闻声脚下步伐一滞,然后转身弯了弯唇角,喊了声:“湛北哥哥。”
     ……
     在佣人高效的清理下,赫宅庭院内早已恢复如初。
     春暖,万物复苏。
     尽管赫湛北说不用,但苏夏还是坚持从后帮忙推着轮椅,让赫湛北能轻松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