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56章 心结(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就换了身黑色衣服赶来这吊唁的何柒月此刻正紧拽着苏夏的胳膊,一个个疑问从她嘴里被接踵道出,妍丽的脸上满是对苏夏妄图逃走的警惕。
     苏夏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何柒月,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这好闺蜜向她砸来的种种问题。
     迎上何柒月执拗明显却又暗含审视的目光,苏夏只感觉自己这会儿头疼的厉害!
     她那赫太太的身份从未公开过,所以就只能继续以赫氏员工的身份,却解释今天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何大经理,你先放开我行不行?我又不是什么通缉犯,你这么抓着我会让别人误会的,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慢慢跟你说……”
     没办法,苏夏是见识过何柒月磨人的功夫的,所以便只能先言辞含糊地敷衍着。
     “不行,我要是一松手,你又消失三年怎么办?”
     但何柒月闻言,却是防御的十分铁壁。
     苏夏消失的这三年,没和任何人联系过,当初公司发布的声名是苏夏因故请了长假,但到底原因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而这个长假,一请就是三年多。
     这三年来,苏夏没来公司上过一天班,但她却也没被开除。
     她在公关部的工位依旧保留着,可人却始终没出现!
     公司内的传言有很多,每个都很离奇,实在令人难以信服,何柒月从不相信没有缘由的离开,所以当她意外遇见苏夏的那一刻起,就决定要把一切都盘问清楚,以解她这三年多时间来的种种疑惑和担心。
     苏夏则用起了哄骗孩童的招数,无奈道:“不会的,我不走了好不好?我就站在这不动?”
     ……
     而就在苏夏因为何柒月脱身不得时,一道视线却越过重重的人影,从大厅的某处精准落在了苏夏的身上。
     赫湛南看着远处正与何柒月拉扯着的苏夏,冷淡的眸眼逐渐变得晦暗而又复杂。
     从这女人踏入赫家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她的到来。
     但当初他有多在乎这个女人,现在他就有多想让这女人经历和他一样的痛苦!
     这三年多来,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难解的结。
     而这个心结,却是这女人亲自赋予他的。
     三年前,他因为开车追赶这个女人,在机场附近出了车祸,一度在生死线上徘徊,可哪怕他重伤如此,也没换来这女人为他的一次驻足和探望!
     “苏夏和你哥哥已经到了英国,关于你出车祸的事,我也告诉了苏夏,但,她并没有说要赶回来探望你。”
     “所以湛南,你这又是何必呢?”
     “既然她选择了不告而别,既然她的心里没有你,甚至连你的生死都不在乎,你若执意勉强,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放手吧,给她自由,也给你自己一个自由。”
     ……
     沈兰当初在病房内说的那番话犹在他的耳旁回响。
     赫湛南凝望着被掩映在人群中的那张依旧让人难以挪开眼的动人脸庞,神色不由收紧!
     他堵上了自己的生命,却只验证到了一个残酷事实:她不爱他,更不在乎他。
     所以三年前才会那么无情而又决绝的离开他!
     “赫总,请节哀!”
     “是啊赫总,往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总该要向前看!”
     “节哀赫总,保重自己。”
     ……
     接踵而来的寒暄问候迫使赫湛南不得不收拢思绪,继续眼前的应酬。
     苏夏则被何柒月拖到了外头的一个边角出,回答着对方向她抛出的各种问题。
     而等里面大厅内密集的人群散去一些后,在这幅以黑白色调渲染出的庄重哀切的背景画布中,却出现了另外两道熟悉的人影。
     轮椅上,赫湛北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除了双眼睛,整张脸都被埋没在了旁人看不见的黑色阴影中。
     而在他的身后,是帮他推着轮椅进入大厅的沈兰。
     轮椅停在了香案前,赫湛北抬眸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遗照,清朗温和的眼底,陡然晕出一片泪光!
     他在国外接受治疗的这三年,他这个父亲,一直对他隐瞒着自己的病情,不希望影响到他的治疗,每次和他视频通话的时候,都会换下病号服,穿上自己日常的衣物,精心打扮自己,甚至还借用医院医生的办公室、会议室,就是为了不让他发现他病重住院的事!
     而这些,却是他不久前才从医院那打听来的。
     一周前,他们父子还通过电话。
     可他没想到,那通电话,是他能接通的最后一个电话。
     直到去世的消息传来,他才终于知道,他这个生命早已进入倒计时的父亲,对他的爱,是何其的深重?令他这辈子都无法相报!
     回忆之前的种种,赫湛北整个人看上去还算平和,像是在来葬礼前就宣泄完了情绪、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他将自己的悲伤藏得很好。
     但若仔细观察,却仍旧可以看出,他现在的身形非常清瘦。
     以致于连身上最小码的黑色衣衫都无法支撑起来,就像个只剩副骨架子的老人一般,似乎被风一吹,就会倒下一样。
     燃香,祭拜。
     默哀。
     “咳咳……”
     闻着传到鼻间的烟味,赫湛北不由轻咳出声。
     苍白的面容被掩在宽大的口罩之下,一旁的沈兰见此,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小安,是不是这里的味道让你闻得不舒服了?妈这就推你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边说,沈兰就作势要将轮椅调头推出去。
     赫湛北的身体依旧在治疗中,并没有完全康复,各类的新药用在他的身上,虽起了程度不一的效用,延缓了病势的发展,但与之相应的,赫湛北的身体也承受了很多药物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时刻规避会造成身体负担的情况的发生!
     “不用了妈,我没事。”
     赫湛北出声制止道,抬眸给了沈兰一个安抚的眼神。
     他虽是成长于温室里的花朵,却也并不是是那么的娇弱不堪。
     “可是小安……”
     沈兰还想劝说自己这个儿子出去,但赫湛北像是早已预料到沈兰心中的担忧一样,带着丝恳切开口说道:“妈,我想在这多看爸几眼,多陪他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