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55章 葬礼(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很多事,不用苏莫南提醒,苏夏心里也很清楚,无论她和赫湛南最终会变成什么样,都不妨碍他是念念父亲的这一事实,只是,她不想现在就把念念的身份暴露出去而已!
     她怕当初她害怕的,又重现在她的眼前。
     她怕那个男人,会因为念念的存在,再次选择和她将就。
     所以在她得到那个答案之前,想尽可能的隐瞒住念念真实的身份!
     苏夏坚持自己的想法,苏莫南闻言,也只能选择尊重。
     “既然你心里都有数,那我就不多说了,念念在这你放心,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关于苏夏和赫湛南之间的事,苏莫南自知他不方便插手。
     他也并不是不希望把苏念留在他这儿,他只是希望,他的这外孙女能在父母双全的家庭中更好的成长而已!
     单亲的孩子,总是早熟的。
     所以他才格外希望苏夏能妥善解决她与赫湛南之间的事,最好能收获一个圆满的结果。
     在苏家稍作停留后,苏夏就要出发赶去赫连城的葬礼了。
     当时,赫连城过世的消息是林荷在电话中告知苏夏的。
     葬礼一共维持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临行前,苏夏安抚好苏念,并嘱咐了好几句话后,才放心离开了苏家,打车去往葬礼现场。
     不过半小时左右,出租出就停在了赫宅门口。
     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致,苏夏强忍着心底起伏的情绪,打开车门下了车。
     没错,赫连城的葬礼,就设在了赫宅。
     一眼望去,前来吊唁的人有很多。
     哪怕是最后一天,停在外头的车辆也并不见少,毕竟赫连城是当初一手创下赫氏的人,所以无论是生前的故交好友,还是往日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大都抽空过来拜祭了一趟!
     尤其现在赫氏集团有赫湛南在掌管着,所以旁人自然更加不敢懈怠,进入葬礼现场的人,个个个神情肃穆,没有半分嬉笑之色。
     苏夏依旧穿着下飞机时的黑色风衣,白皙的脸上未施粉黛,独自立于来往的人流与车流之间,她心底却陡然生出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来。
     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苏夏就一步步朝内走去……
     沿途的小径两旁,摆满了用来悼念的素白花篮,仿佛和曾经在她记忆中的那个赫家,分裂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楼的大厅,早已被清空改成了可以祭拜的灵堂。
     刚走进屋,苏夏就看到了赫连城那张被摆放在最中央的遗照。
     照片上的人依旧笑得沉稳,依旧那么令人熟悉,苏夏终是没忍住,望着照片上的人湿了眼眶……
     如今想来,当初有几次她和赫连城通电话时,就该想到,赫连城很有可能对她隐瞒了自己真实的病情!
     只是为了不让她担心,为了让她能不受牵绊留在国外,赫连城从未向她透露自己越发加重的病情,只每次在电话中叮嘱她要照顾自己,就像她真正的父亲一样,总是在耳旁不停的唠叨,仿佛有无数的话,想要与她说,可终究……
     这些疼爱,成为了她心里的一场遗憾!
     为人子女,她该及时赶回来见最后一面的!
     烛火摇曳,大厅两侧的人很多,但大多低声交谈,并不喧哗。
     苏夏用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后,才燃香跪拜。
     她总共燃香两次,跪拜两次。
     一次,是她最后能尽的孝道,另一次,是她替她的念念祭拜她来不及相见的爷爷。
     爸,谢谢你,曾给予我关心和照顾。
     愿来世,我们还能以亲人的模样的重逢。
     ……
     祭拜完后,苏夏又朝遗照上凝望了很久,然后才准备离开,把祭拜的位置让给后面前来吊唁的人。
     只没想到她刚转过身,就看到那个在过去三年内无数次在她脑海中出现的男人,此刻正身着墨黑的西装,朝她这个方向缓缓走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周遭的一切都化为了虚影,在这个场景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是清晰而又真切的!
     瘦了,也更挺拔了……
     和三年期相比,似乎并无什么不同,却又看上去好像有哪里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苏夏看着就快走到她跟前的男人,不由紧张地抿起了唇角。
     当预想中四目相对的这一幕发生时,苏夏深吸一口气,便准备开口打招呼:“赫……”
     可就在同一时刻,男人极为淡漠的收回目光,仿佛刚才的对视只是无意间的一扫而已,挺拔的身姿就这么从苏夏身旁擦过,带着陌生与冰冷。
     “陈叔叔,家父生前还总念叨您这个旧友,想必他在天有灵也会感到很欣慰,能得您亲自赶过来祭奠他!”
     “人老了,就不中用了,连这最后一面,我却也只能在这相见了,我和你爸,都是老家伙了,这次,他不过是比我先走一步而已,来日,我们这对老兄弟总还会有相见之日的……”
     ……
     香案前,赫湛北正接待着前来祭奠的客人。
     他神情恭敬,内敛,低声宽慰着与赫连城同岁的长辈。
     苏夏听着从一旁传来的对话声,看着男人沉着交谈的侧影,一个人杵在原地怔了很久,才终于从对方的漠视中回过了神。
     她本想开口,问一声这三年他是否安好?
     她本想开口,安慰他一声,节哀。
     她本想开口问清楚,为什么三年前拒绝她的一切联系,为什么,突然从她的生命中抽离……
     可现在,那堆积了满腔的话语,那些想倾诉的情感,想弄明白的事,全都堵在了唇边,一个字也发不出!
     收回目光,苏夏僵硬转过身子,一步一步朝前迈去,继续走她最原本离开的路。
     她神色平静,没有泄露丝毫的异样。
     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此刻的心境,是有多么憋闷与难受,就像一场她期待许久的烟火一样,她那时隔三年的重逢,却成为那了无法绽放的绚丽烟火。
     苏夏一个人正失神想着,那垂在身侧的手臂,却突然被人一下给拽住!
     熟悉的女声从旁传来,带着难以抑制地惊喜与气愤:“苏夏,你怎么会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知会我一声?还有这三年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都快成我们公司最神秘的一个员工了?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你休想离开我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