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52章 等我,赫湛南(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失落,愤怒,难受,种种情绪混杂在一起,让赫湛南整个人看上去越发僵直缄默。
     沈兰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便想着出声安抚几句:“湛南,这世上的很多事都不能强求,我相信你也希望看到你哥哥能赶快好起来……”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强有力的声音给无情打断了:“是不是强求,得由我自己判断了才能下决定!”
     赫湛南说着,便把身子从旁一错开,而后完全无视妄图继续开口的沈兰攥着手机就快步下了楼。
     等沈兰反应过来想追上去阻拦时,赫湛南已经开车驶出去很远了。
     高速行驶的车内,赫湛南一边开着车,一边反复拨打着苏夏的手机,但拨出去的电话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没办法,赫湛南只能脚踩油门,加速朝机场的方向开去!
     有些事,他一定要亲自问清楚!
     他不相信昨晚他感受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他不想这个女人对他一点情意都没有。
     如果真的没有,他也要亲耳听那个女人说!
     一路飙车,赫湛南不仅遭遇了无数车主不满的按喇叭,还引来了两名交警一路开着警鸣声尾随追赶,试图将他逼停!
     若换作往常,赫湛南一定会停车配合,但今天,他满心想得却都是赶往机场,向那个女人问清楚一切。
     凭着卓越的开车技术,赫湛南生生避开无数车辆,几次与警车并排惊险擦过!
     机场。
     贵宾候机室,苏夏正陪着赫湛北一起等着,随时准备安检登机。
     尽管知道赫湛南不大可能会出现在这,但苏夏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地,不停地朝贵宾室的门口张望着,心中总噙着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期待!
     手机早就没电自动关机了,从赫家一路赶去研究中心接赫湛北,又和赫湛北一道赶来机场,苏夏几乎没有做任何停歇,所以自然也没来得及给手机充电,现在又要马上准备登机,苏夏索性就把手机扔在包里没管,想着等会上了飞机再找找包里有没有可以用的充电宝,到时再把手机蓄上电。
     人群的喧嚣声从贵宾室门口隐隐传来,苏夏的思绪,却不由被拖入了某个情境中。
     想着在她离开时赫湛南还是熟睡的,苏夏便想赫湛南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醒了,有没有起床看到她留给他的字条,看到字条后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气她依旧选择陪湛北哥哥一起出国治疗,气她没有叫醒他……
     “乘坐JN6112次航班前往英国的旅客请注意,现在开始登机,我们请携带婴儿或幼童的旅客,老年旅客,以及其他需要特殊服务的旅客优先登机,同时我们诚邀头等舱旅客……”
     苏夏正想得入神,机场广播内却突然播报起登机通知。
     “这次出国时间突然提前,想必小南那边也来不及赶来,我本来打算出国前再和他见面交待几句的,可现在怕是只能等以后了……”
     一旁,传来赫湛北低缓柔和的声音。
     苏夏听着,目光还落在贵宾室门口,希冀着那里能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可随后,她又觉得自己真是太过贪心,明明是她自己临走时没叫醒对方,可现在却又希冀那个人能出现在这?
     “夏夏,你在想什么呢?我们该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直到赫湛北催促的声音再次传来,苏夏才猛然回神。
     “没什么,那我们快走吧,湛北哥哥!”
     ……
     确认身后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追来,苏夏只能转头,继续推着坐有赫湛北的轮椅朝登机口走去。
     等我,赫湛南。
     当排队登机的人流彻底淹没苏夏的身影时,另一边,那辆已经驶到机场附近的黑色迈巴赫,却在闯最后一个红绿灯时,不幸被从左侧驶来的买包车撞出防护栏外。
     在一片眩晕几近失去知觉的轰鸣声中,赫湛南艰难张开嘴,想要从里面吐出两个字,可他竭尽全力,最后却只吐出一口血水!
     别,走……
     脑海里苏夏的笑颜一闪而过,赫湛南随即闭眼失去了所有知觉。
     等沈兰收到警方通知赶去医院,看到赫湛南浑身是血被推入抢救室时,之前还能面前维持的镇定随即溃散,整个当即瘫倒在地,满眼都是那片无法抹去的血色!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湛南,湛南,我的儿子!”
     ……
     三年后,草长莺飞,春暖花开。
     宁安国际机场内,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的年轻女人,正一手抱着怀中好奇朝四处张望着的女童,一手拖着个贴满了卡通贴纸的银色行李箱,一路走到了机场出口处。
     微风迭起,吹开了女人黑长的卷发。
     摘下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双澄澈动人的黑眸,时隔三年,重归故土,苏夏平静地表面下却涌动着无数的感慨。
     她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妈咪,妈咪,我们要去哪儿?”
     剪了个蘑菇头的女童睁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趴在苏夏的肩头,忍不住奶声奶气地问着。
     苏夏闻声回神,整个看上去比三年前显得更为成熟干练:“宝贝乖,等会妈咪带你去见你的外公外婆,你能答应妈咪会乖乖听话吗?”
     垂眸看着怀中的孩子,苏夏目光格外温柔。
     这三年来,她们母女一直相依为命。
     “嗯,念念会听话的!”
     尽管不大明白苏夏口中的外公外婆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苏念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晶亮的眼底涌动着一片认真之色。
     “念念真乖!”
     苏夏低头就在自家女儿粉嫩的右脸上落下一个轻吻,但等她再次抬眸时,黑黝的眼底却浮上了一层淡淡的哀伤。
     赫连城……病逝了。
     人是前天晚上去的,等她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今天是赫连城的出殡日,她订了今天最早的一班飞机赶了回来,总算能在中午前赶回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