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41章 苏夏一直都是哥哥的(1更)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这么想着,赫湛南不再犹豫开口说道:“好,那我先去公司一趟,晚点我再来这看你!”
     病床上的赫湛北听了后点点头,眼中有着为人兄长的包容与关切。
     转身离开前,赫湛南还是没忍住,侧眸将目光从一旁静默无言的女人身上轻点而过,而后快速错开,像是从未留下痕迹一样,从病房内走了出去。
     出了病房没走几步,赫湛南却在走廊拐角被人叫住。
     “湛南,我能跟你聊一聊吗?”
     手上拎着一些吃食,沈兰显然刚从外回来不久。
     几分钟后,研究中心一楼长廊上,赫湛南和沈兰并肩而立。
     看着眼前庭院内的馥郁芬芳,沈兰思量再三,还是开口打破了眼下这份平静:“你哥哥醒了,我很高兴!也谢谢你……”
     顿了顿,沈兰才又道:“为你哥哥所做的一切。”
     长廊内,除了风吹过的声音,便只剩一片寂静。
     沈兰偏头看着身旁自己这个儿子,心里却莫名生出一种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来,仿佛这些年,她从未仔细打量过对方。
     明明她当初带走了这个孩子,但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沈兰的心里竟有些发堵。
     这一路走来,无论是结婚离婚,还是选择带着孩子远走国外,她从未后悔、也从不曾觉得自己做错过,可她现在却忽然觉得,她以前的一些想法和做法,是不是真的错了?
     沈兰没有给自己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而是把话头重归正题继续往下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怨我,怨我把苏夏带到了你哥哥这里,怨我忽略你的感受,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你哥哥就是因为她醒来的,所以当时我只能那么做!”
     对于之前两人在公司会议室的不欢而散,沈兰再次给出了她的解释。
     但赫湛南闻言,却只冷冷出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和沈兰透着几分反常的小心翼翼不同的是,赫湛南的心底,至始至终都没有因为这些话而产生过任何动摇。
     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他这个母亲!
     无事不登三宝殿,沈兰今天能这么耐心、用这么好的态度跟他说话,不可能是为了安慰他的心情,只会是……
     有事找他。
     既然赫湛南开口给了台阶,那沈兰自然是顺杆子往上爬了:“虽然我的这个要求可能会有点过分,可于情于理,我希望你现在能让一切都归于原位,尤其是苏夏,我希望你能把她还给你哥哥,让她能陪在你哥哥的身边照顾你哥哥!”
     果然,在他这个母亲的心里,还是只有他哥哥一个,从没他的位置。
     只有在需要他的时候,才会找上他。
     思及此,赫湛南神色愈冷。
     不远处的庭院景致再好,却也无法透进他的眼底。
     而这边,沈兰的话音还在继续:“医生说了,你哥哥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随时都可能再次陷入昏迷状态中,你也看见了,只有苏夏继续陪在你哥哥的身边,你哥哥的情况才能有所好转,所以湛南,就算妈求你,你心里有怨有气都可以朝我发,但我只希望你哥哥能好好活下去!”
     想到那张苍白到几乎没有任何血色的面容,沈兰的语气中便不由带了几分哀求之意。
     毕竟很多事运作起来,没有她这个小儿子的同意和支持,她一个人根本难以让事情按照她的预期来推动和发展,所以她想了又想,只能又找上她这个小儿子。
     活了半辈子,她什么都可以承受,却唯独没办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无论如何,哪怕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会紧紧抓住,绝不放弃!
     只是想到之前两人光写闹得那么僵,沈兰心里这会也不禁有些没把握,生怕她这个儿子不会那么容易松口应允她。
     但出乎沈兰意料的是,赫湛南这回却很快就同意了她的请求:“好!”
     “我从没打算从哥哥那抢走什么,苏夏一直都是哥哥的,她会留在哥哥身边的。”
     ……
     说完,在沈兰还在怔然时,赫湛南却已经抬腿向前,大步离开了这条冗长的走廊。
     路的两旁,树荫挡去了不少的炎热。
     夏日的早晨,即使有微许凉风,依旧透着一股难以驱散的沉闷感。
     赫湛北走的利落干净,可在上了车后,却抬手捂住了有些发疼的心口……
     其实不用沈兰说,他心里也是希望哥哥的病情能有所好转,希望能哥哥能重新变得健康,然后再回到他的身边!
     他更知道,苏夏对哥哥来说,是有多么重要,重要到即使在昏迷中,也凭着一股执念挣扎醒来,成为医生口中极为罕见的奇迹。
     所以,他除了把苏夏换给哥哥这个选项,早已别无选择。
     况且就算他坚持把苏夏留在身边,那苏夏呢?她会愿意将错就错,继续留在他这个冒牌货的身边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赫湛南想也不用想就知道。
     不会。
     不可能!
     苏夏不会抛下哥哥,来到他的身边的!
     病房内,自从赫湛南走后,苏夏的心,便不由有些乱。
     从前她觉得他们俩的关系走入死胡同,却觉得还有救,但现在,似乎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已经没有回缓的余地了。
     看着病床上男人那张清瘦病弱的脸,苏夏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外一张与之相似,可又呈现出完全不同气质的脸!
     这两张脸在她的脑海中重叠又分开,苏夏后知后觉地想到,或许在很早以前开始,她面对的,就是两个不同的赫湛北?
     既然弟弟能代替哥哥和她结婚,那是不是意味着,在过去她所不知道的某些时刻、湛北哥哥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身为他孪生弟弟的赫湛南,是不是也曾代替过他的哥哥,出现在当时对此一无所知的她面前呢?
     苏夏越想,便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大。
     毕竟她也曾不止一次的觉得,她眼中的湛北哥哥,变得有些奇怪。
     例如,时而病弱温和,时而看上去又透着些冷傲霸道,行事风格偶尔也会出现与之形象所不符合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