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20章 逃婚(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沈兰神色微怔,没想到赫湛北会突然提及这些。
     可还不待她开口,赫湛北唇角的笑意便倏然一收,墨瞳深深,让人根本难以窥探其中的真意:“我真的宁愿,当初被你带走的,是哥哥!”
     如此,他就不必明明被选择后,却又用了那么漫长的一段时间,只为了去深刻体会,真正意义上的被抛弃,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幸运的,却不知,幸运这个词,从来都不是单向的。
     他得到了别人眼中的幸运,却成为自己心里的不幸。
     “服务员,结账。”
     ……
     话落,赫湛北就起身结账离开。
     这顿饭,终究是他奢望不起的。
     餐厅外,映照着一片黑沉的夜幕。
     沈兰盯着赫湛北逐渐远处的身影,心里却又生了其他计划!
     她本就没把所有的筹码都堵在她这个小儿子身上,所以尽管两人不欢而散,但她还是会有其他的应对办法。
     一个两个都想阻止她,可她却偏不!
     她的小安,还在等着她去救!
     沈兰沉着目光,直至赫湛北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后,她才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喂,我是沈兰,你明天有空吗?”
     ……
     次日中午,风和日丽。
     夏日的暖意灼烧的路上行人无几,偶有知了附在枝桠上鸣叫着,树荫底下蜷缩着被晒得有些发蔫的青草。
     与赫氏大楼隔了一个街区的咖啡馆内,人声浅淡,只寥寥坐了屈指可数的几人。
     苏夏到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白色的职业装。
     她是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抽空出来见沈兰一面的。
     “妈,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面对沈兰,苏夏始终有些拘束和不自在。
     当昨晚接到沈兰邀约电话的时候,她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的,毕竟她和沈兰并没打过什么交道,实在不知道沈兰为什么会越过赫湛北约她出来见面。
     但着毕竟这是她的婆婆,感情再生疏,该有的礼数,该给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所以这不她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赶来了这里!
     咖啡厅内,乐声轻扬。
     沈兰低头抿了口杯中的醇厚的咖啡,然后缓缓道:“这些年我长居国外,很少回来,甚至连我自己儿子的婚礼都没出席……”
     说着,她便抬眸看向苏夏,一张平淡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可后来我怎么听说,湛北他根本就没去婚礼现场和你举办婚礼仪式?”
     这话头转变之快,让苏夏一时有些猝不及防。
     她微微一愣,压根没想到沈兰竟会开口提这事:“那是……那是因为,因为那天……”
     苏夏本想随便找个理由敷衍过去,可支吾了半天,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不确定赫湛北有没有和沈兰提及过此事,若她随意开口,那落在沈兰的耳里,岂不成了轻怠她的谎言了?
     正犹豫时,沈兰却突然放下手中咖啡杯语调有些逼仄道:“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
     苏夏微垂下眼,唇角紧抿。
     这让她怎么说,据实交待么?说因为那天,赫湛北本就是打算逃婚的?
     此时此景,让苏夏心中不禁涌上几分难堪。
     她不相信,沈兰对此一无所知,可既如此,又为什么对她如此咄咄相逼?是想让她难堪,还是想暗示她什么?
     “结婚当天,新郎连婚礼都不出席,你身为一个被丢下的新娘,却还是同意嫁进了赫家,唯一可以解释你这么做的理由,就是你真的很喜欢我家湛北,对吗?”
     见苏夏垂眸沉默,沈兰只好继续出声将这个话题给延续下去。
     她的声音很轻柔,却不带丝毫的温度:“为了能嫁给他,你甚至都能不顾自己的自尊,还有你们苏家的脸面!”
     而这次,苏夏却将沈兰语气中的讽刺之意尽数捕捉。
     自尊?脸面?
     这是在说她不要脸了?
     苏夏渐渐攥紧手掌,面色僵硬地已经连一丝客气都挤不出来了。
     可另一边,沈兰冷嘲的言语却还在继续:“所以说人呐,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如果没有,那终究只会事与愿违,就譬如,你虽然如愿嫁进了赫家,可你也要看看湛北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他若真的喜欢你,那为什么当初在和你结婚时会避不出席,连一点体面都没给你留?”
     仿佛充满了无限的蛊惑一样,沈兰将目光紧紧的锁在苏夏身上,从嘴里吐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一样:“关于这些,你都有仔细思量过吗?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喜欢是错的,你喜欢的人,也是错的?”
     既然不让她明说,那她可以引导苏夏自己去发现啊?
     如果是苏夏自己查明的真相,那这事,便怪不到她头上了!
     沈兰想得很美好,也对自己的这个计划充满了期待,她相信,只要熟悉不是个蠢到无可救药的,就一定能因为她的这番话,而心生几分怀疑。
     也的确,苏夏在听了沈兰的这番话后,随即就露出了皱眉深思的表情。
     沈兰见此,紧绷的心稍稍一松,然后极为耐心等着苏夏想通,一副神色悠然尽在掌控的模样!
     殊不知,苏夏心里费解的,却是沈兰今天对她的态度。
     在她看来,沈兰对她的咄咄逼人,对她说的那番令她难堪又意有所指的话,都是因为对她不满,对赫湛北娶她的不满!
     这么想着,苏夏深吸一口气,然后抬眸选择了正面刚:“您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
     “的确,当初和湛北的婚礼,是不尽如人意的,但我喜欢他,也相信他对我的感情,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嫁进赫家,这并非是我没有自知之明,而是我不想轻易抛弃这段对我来说很重要、很想珍视的感情。”
     苏夏面色沉静,态度不卑不亢。
     纵然她可以逃避一次、伏低做小一次,但她却没办法永远向沈兰低头,因为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或者她比别人有什么低贱的地方!
     “很重要,很想珍视的感情?呵呵……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