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12章 夏夏(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沈兰一开始还没怎么在意,可当这个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甚至听上去还有些熟悉时,原本处理迷蒙睡意中的沈兰,却陡然一个激灵,抬眸朝着床头就看去!
     “夏……夏……”
     “夏……”
     病床上的人双眸仍旧紧闭,只是唇角却溢出一声又一声微弱而又单调的轻唤。
     沈兰见此是又激动又担心。
     “儿子,儿子,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
     将身体前倾,沈兰小心把耳朵凑在了自家儿子的唇边。
     朝阳从天际缓缓升起,昏暗的病房内也逐渐变得敞亮,沈兰忍着脖间的酸疼,仔细分辨了很久,终于弄清了,她儿子嘴里到底在说什么。
     夏,夏夏……
     他这是在唤,苏夏!
     看着即使身处昏迷状态中,却仍旧无意识唤出苏夏名字的自己儿子,无数的心酸从沈兰的心底涌起。
     早在很久以前,她这儿子就已经被判了死刑。
     当初医生曾说,他活不过三年。
     却未曾想,她这儿子拖着这副千疮百孔的身躯,竟撑过了这么多年!
     或许,苏夏就是那个支撑他一路走到现在的人,原本他早该离去的,可因为他心里一直割舍不下苏夏,所以哪怕走到了末路,也拼命吊着一口气,不愿就此从这世上消亡。
     猜测到自己儿子这番心思的沈兰,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口鼻,这样,她才堪堪没让自己哭出声!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她这儿子能真正放下心,然后了无牵挂的从这世上离开,不再受这病魔缠身的痛苦!
     又在病房陪到中午后,沈兰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研究所。
     一路坐车赶到赫氏集团,在预先得了消息的林凡的带领下,沈兰在办公室见到赫湛北的第一面时,就态度坚定的说道:“我要让你哥哥,再见苏夏一面!”
     死寂般的静谧瞬间充斥满办公室。
     座椅上,赫湛北捏着钢笔的手猛然顿住,黑色的墨水在洁白的纸张上逐渐晕染成一团。
     门口,林凡还杵在原地,没来得及离开。
     “出去!”
     朝着林凡站立的方向,赫湛北冷声呵斥道。
     林凡闻言立刻拽着门把手朝外退去,一副忙不迭离开的模样!
     气氛沉冷的办公室内,瞬间只剩赫湛北和沈兰二人。
     都说血脉亲情,母子相见本该是个其乐融融的场面,但在赫湛北这里,对旁人来说如此寻常的一幕,却成为了最难实现的可能。
     “我答应过哥哥,永远不能让苏夏知道真相,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良久,赫湛北才终于出声,眸色幽深道。
     在他当初答应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决心成为哥哥的影子,一辈子守护着他和哥哥都想守护的人!
     “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这么做!”
     面对赫湛北的回拒,沈兰的反应却显得格外激动。
     她抬眸看向赫湛北,神情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执拗:“我来这里,就只是知会你一声,若你不愿,那我就自己去找苏夏,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
     屋内,两人各自对峙,气氛紧绷。
     赫湛北在听到沈兰这么说的时候,瞳孔兀地一缩,掌心紧攥!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或许,是怕沈兰真的把一切都告诉苏夏后,苏夏会恨他、怨他、对他失望,怕他会彻底失去她对他的爱!
     “你威胁我?”
     凝眸迎上沈兰的目光,赫湛北心里说不出的沉闷与难受。
     就好似有一头小兽被困在他的心中,他想好嚎叫、发泄、抱怨,可他的理智告诉他,他不能,他没有这个资格!
     在赫湛北以为沈兰会说出什么更加威慑他的言语时,却见站在办公桌前沈兰,突然惨然一笑,神色中再无半分往日的高冷淡漠。
     “威胁?呵呵……”
     沈兰笑着笑着,渐渐满含泪光。
     “我威胁你做什么,是你哥哥,是你哥哥还放不下苏夏,所以即使在昏迷中,他仍旧一声声在呼唤着苏夏的名字!”
     回想在黎明初晓时自己所见的那一幕,沈兰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若她能赋予自己孩子一个健康的身躯,他这儿子,就不必如此苦苦支撑,最后却依旧求而不得!
     “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能帮他别的什么,难道还不可以替他了结最后的心愿吗?”
     ……
     痛苦的低声,盘亘在赫湛北的耳边。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沈兰的脆弱,和她的真情流露。
     一边是他的哥哥,一边是他的母亲,一边又是他想守护的人,赫湛北看着沈兰如此满目苦楚,心下又怎会好受?
     他动容,羡慕,嫉妒,亦感同身受……
     而让他更为震惊的是,是他哥哥对苏夏的爱!
     从沈兰描述中,赫湛北几乎的都能想象出当时躺在病床上的哥哥,是怎么呼唤苏夏名字的。
     多么的深情与厚爱,却都破碎在了那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中。
     哥哥……
     赫湛北薄唇紧抿,眼中闪过心痛与挣扎。
     而这边沈兰,却又接着出声道:“我不是在威胁你,我这是在恳求你,我求你带苏夏见你哥一面!”
     沈兰眼中的哀戚,瓦解了赫湛北心中最后一丝驻防。
     他又怎会忍心让哥哥抱着遗憾离开?
     “我会带苏夏去,如果这是哥的另一个心愿,我会替他实现!”
     抬眸看向沈兰,赫湛北终是应允了下来。
     外头日光倾城,沈兰心中一松,却听耳旁再次传来一道冷冽的男声:“但苏夏那边,你也要配合我继续保密,不能泄露一丝风声!”
     ……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沈兰连在办公室喝一杯茶的功夫都不愿给予,就匆匆离开了。
     傍晚,绚烂的霞光铺满天际。
     下班后,苏夏收到赫湛北发来的信息,让她去公司地下停车场。
     黑色的迈巴赫,在宽阔的马路上疾驰。
     周遭的楼宇越来越稀少,入眼的景致越来越陌生,苏夏看着窗外掠过的那一大片翠绿树林,不由向坐于身旁的男人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赫湛北闻言不语,只加速将车开到前面的路口,然后猛地刹车停住。
     “把这个戴上!”
     说着,赫湛北便将一直放于身后的小袋子递给了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