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06章 等着赫湛北来救你?(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当事情的真相被披露在眼前时,苏夏的心里也说不出是该喜,还是该怒。
     她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在她质问时,赫湛北一句解释都没有……
     被暗夜笼罩的宁安另一处,那两个负责监视柳茵茵动向的人,却终于发现了异常!
     从暮色刚起时,就一直亮着灯火的公寓,再过了数个小时后的深夜,却依旧灯火通明,这在往常,是根本不会出现的情况!
     按照柳茵茵的习惯,最晚十点,她一定会将客厅的灯熄灭,然后回到卧室,没道理一直让客厅的灯亮着,除非……
     除非她是故意的!
     两人冲上楼去敲门,却始终没人开门现身。
     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两人随即就拨通了林凡的电话:“凡哥,出事了,我们盯的人不见了!”
     ……
     一接到电话,林凡就匆匆赶来小区,然后带人直接撬了紧闭的门锁,而等他带人进门后,却发现房内果然不见柳茵茵的身影!
     一边吩咐人去楼下保安室调监控寻找柳茵茵失踪的轨迹,一边林凡就用手机联系赫湛北汇报了这个情况:“BOSS,负责盯梢的人不知何时跟丢了人,我们必须马上通知苏小姐,我担心柳茵茵会去找她麻烦!”
     和林凡结束通话后,赫湛北立马拨通了苏夏的电话,可他打了好几遍,电话那头却始终无人接听!
     赫湛北凝滞神色拨通了赫宅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佣人却告诉他,苏夏直到现在还没回赫家。
     心口陡然一凉,赫湛北又抱着一丝希望把电话打去了苏家,希望苏夏今晚去了苏家,可偏偏事不如愿,苏家那边也说苏夏今晚并没回来住……
     用力捏着手机,赫湛北随即就出了办公室朝楼下走去。
     一楼保安室内,通过调监控,赫湛北发现苏夏是六点多下班的,若没其他事,这个点,早就该回家洗漱完,倒在床上睡着了,不该到现在都不见人影!
     不好的预感在心中越来越强烈,离开保安室后,赫湛北一路飙车开去了宁安市局!
     而废弃工厂内,柳茵茵让花钱雇的手下带来了一个人。
     一个,又老又丑,满身脏兮兮的流浪汉!
     现下正值初夏,一靠近对方,一股难闻的馊臭味就会涌入鼻间,令人作呕。
     “你放心,今晚我给你安排了很多好戏,保管叫你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看着流浪汉肮脏邋遢的身形,柳茵茵嫌恶地用手掩鼻,眼底却闪动着跃跃欲试地暗光。
     毁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杀死对方,而是在对方身上狠狠撂下一个屈辱的印记,让她这一生穷尽心力都难以抹灭!
     “你报复我之后呢?是能让时光倒流,回到从前,还是能让赫湛北喜欢上你?你这么做,无非是将自己推入更深的地狱!”
     苏夏竭力保持着内心的在镇定,尽量拖延时间和柳茵茵周旋。
     而她那双被捆在身后的手,却悄然摸上了一块废旧的铁片……
     “停手吧,只有这样,你才不会继续在泥沼中深陷下去。”
     苏夏继续劝说着,藏在暗处的手紧抓着铁片,然后一下一下,用力地切割着手腕上的麻绳。
     “那又怎么样,地狱中能有你相陪,我也算不孤单了!”
     无论苏夏如何说,柳茵茵始终阴沉着神色,不见半分的动摇。
     苏夏见此,越发加快手上切割麻绳的动作,但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只盼着能与柳茵茵再多缠绕口舌一会:“可你有没有想过,我值得你这么做吗?”
     苏夏沉声质问着。
     许是她的这番说辞终于起了效果,柳茵茵的神情似乎突然停滞了下。
     捕捉到这一变化的苏夏便再接再厉道:“你那么恨我,讨厌我,我抢走了你喜欢男人,可现在,你却要为了我,赔上你自己,你当真觉得值得?”
     阴暗寂静的工厂内,苏夏沉静的声音仿若能直击灵魂的深处。
     趁着柳茵茵晃神的时候,苏夏却在背后小动作不断!那根原本紧缚着她手腕的麻绳,已经被铁片切割了大半,只要再加把劲,她就能彻底将这麻绳给锯断了!
     听着从胸口处传来的砰砰心跳声,苏夏的额间不由冒出一层细密的薄汗来。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她绝不能出任何岔子!
     和此刻气氛一样紧绷的,还有柳茵茵那落在苏夏身上的阴测目光。
     盯着苏夏看了好一会儿后,柳茵茵突然大步上前,然后朝苏夏脸上狠狠落下两个毫无预兆的耳光:“你想拖延时间,等着赫湛北来救你?”
     巨大的扇力,让苏夏只能偏头倒在地上。
     发丝糊了她满面,火辣辣的疼意接踵而至,但苏夏那只紧攥铁片的手,却丝毫没有松懈!
     而等她费力抬眸朝上看去时,却听柳茵茵冷嗤一声道:“呵呵,苏夏,你觉得我会那么容易上你的当吗?”
     像是早已看穿了苏夏的用心一样,柳茵茵不再继续和苏夏‘聊’下去,而是转身朝畏畏缩缩站在身后的流浪汉说道:“今晚这个女人,就属于你了,好好享受吧,这可是人生中唯一一次,可以触碰到这种千金大小姐的机会,不要浪费了!”
     柳茵茵狞笑着,恶毒的光芒从她眼底倾泻。
     一旁的流浪汉闻言先是一愣,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但随后,在柳茵茵极力的暗示之下,他那浑浊的眼底,终是浮出了一丝贪婪的目光!
     他一步一步的朝苏夏走去,每靠近一步,人性的恶,就在他身上多显现一分!
     他本就一无所有,自然亦百无禁忌!
     色欲熏心之下,流浪汉很快及至苏夏跟前。
     哪怕此时此刻,苏夏脸上也不见丝毫慌乱,因为她的全部注意力,都用在了锯断麻绳这件事上!
     苏夏的美,在于她身处狼狈之地,依旧难掩光华。
     流浪汉摸摸索索地卸下身上背着的布包,黑黝脏兮的脸上覆着明显的激动,他抬手摸上苏夏的脸,随后就准备俯身朝下压去……
     而就在他弯腰的刹那,苏夏手上的麻绳也终于‘啪’地一声被锯断!
     双脚猛地一噔,苏夏一下就将毫无防备的流浪汉给踹开了,而她自己,也顺势滚到了远离流浪汉的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