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88章 他没有那个资格(2更完)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大多时候,女孩是不需要他陪的,因为哥哥身体不好,她会常常去医院陪哥哥,一陪就是一整天,从来也不嫌无聊,而那个女孩,也一直错认为他就是哥哥,从未起疑,因为他们兄弟俩,顶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在不知不觉中,他对女孩的好奇,渐渐变了另一种在意,而在意,很快变成了渴望,原本他只是个替身,但他,却真的生出了想要保护对方的想法,以致于后来失控说出了那句承诺,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回忆,在这里戛然而止。
     赫湛北的眼底,逐渐变得清明,可他的唇角,却泛起一缕自嘲的苦涩。
     苏夏……苏夏……
     盛夏光年的夏……
     这个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深深刻入他的心底,成为心中最隐秘的存在呢?
     啊,大抵就是从最开始,他偷溜回国,站在医院走廊的拐角朝病房内张望时,所有的心神就都被那笑靥如花的脸给吸引了过去的那一刻吧,他就已经喜欢上这个名叫苏夏的女孩。
     ……
     入夜之后,苏夏早早上了床。
     尽管知道今晚赫湛北大概率不回来,但她还是抱着一丝的期待,边看着手机内的资料,边等着某人能推动这房门……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苏夏抱着手机昏昏欲睡的时候,却听屋外传来了一阵响动声,而等她扛住汹涌的睡意将眼睁开时,就见一道析长的身影已及至床旁!
     “你回来了,我这就去柜子里把被子给你拿出来,你先去洗澡吧……”
     见来人是赫湛北,苏夏睡意朦胧的眼底顿时亮了几分。
     她边说,边挣扎着准备起身,可就在她身子起到一半的时候,却有猛地被一股大力给压了回去!
     双手撑在床上,赫湛北眼底漆黑一片,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苏夏见此一愣,以为是眼前男人这般异常是因为不想睡沙发,便主动说道:“你要想睡床上也行,我把被子给你铺床上,我们一个人睡一半,反正这床宽敞的很!”
     因为是刚睡醒的缘故,苏夏看上去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一双黑眸格外水光动人。
     赫湛北顶着身下这张娇颜,手势微收。
     心中千言万语过,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质问这个女人为什么去医院查他的体检报告,还是继续怒斥伤害这个女人,亦或者……在这红唇上,不顾一切的落下一吻?
     可他真的有资格吗,他真的可以那么做吗?
     眉目紧拧,赫湛北始终不发一言。
     少顷,当挣扎的情绪从他眼底隐没时,他才终于神色冷淡的开了口:“一起睡床上?你是不是忘了,之前你是怎么跟我立下约定,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做一对表面夫妻的?难不成你演戏演的,真让自己入戏了,把自己当成了我赫湛北的妻子?”
     嘲讽轻慢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苛刻。
     落入苏夏的耳里,却并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攻击性:“难道不是吗?”
     极为顺口的回了一句后,苏夏便抬眸撞入那双幽暗诡谲的墨瞳中。
     “以前是以前,以前我以为你心里没有我、厌恨我,所以我才同意和你离婚,可现在我发现,一切并不是我想得那样,你对我还有情,我为什么要放手?”
     苏夏说得理直气壮。
     反倒把赫湛北堵得一时无言:“……”
     清亮的黑眸中,映出自己清晰的面容。
     赫湛北眸光微动,却听耳旁很快又传入了眼前女人的声音:“赫湛北,让你承认喜欢我真的有那么难么?可就算你说,我也能感觉到,你在乎我,喜欢我,爱我……”
     “够了!”
     骤然一声怒吼,打碎了苏夏接下来的尾音。
     也不知道她说错了什么,才让上一秒看上去还算平静的男人,下一秒就成了彻底失去理智的人!
     “我不想再听到什么爱不爱的,在不在乎的!”
     瞪着饱含怒意的双眸,赫湛北五指紧拢,将苏夏肩膀捏的生疼。
     苏夏皱了皱眉,疼痛,让她脸上的血色有些褪去,而这次,却是赫湛北比她先出了声:“苏夏,我最后再提醒你一次,我们之间的婚姻,只是一场商业交易,我对你没有爱,更不在乎你,你给我记好了!”
     “……”
     终于,苏夏敛眸不语了。
     她只定定的看着眼前男人,似乎想要从对方脸上看出些什么,因为这些话,与其像是说给她听的,倒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可她实在搞不清,赫湛北如此情绪激动的缘由,难道只是因为她发出了同床共枕的邀请?
     苏夏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此情此景,她怕她再多说一个字,就会惹得对方情绪更加失控。
     没办法,苏夏只能暂时选择给在自己禁言!
     但及时如此,也没能挽留住眼前的这个男人:“被子不用铺,今晚我还是睡公司!”
     语调冷硬地说着,赫湛北便起身摔门而去,仿佛再在这多呆一秒,他就会溃败在女人那双湿漉柔软、却又充满了疑惑委屈的眸眼中。
     对不起,他没有那个资格!
     ……
     望着男人忽而远去的身影,苏夏愣愣的躺在床上,只觉一切如梦似幻,在她心口划出一片落寞。
     难道赫湛北这么匆匆回来,不是为了睡觉,而是为了跟她大吵一架的?
     在苏夏无言望天花板,感叹今夜又是个不眠夜时,另一边的迈巴赫,却从黑夜中疾驰而过,直接向郊区的方向开去,并未调头去往公司。
     约莫一个小时过后,车子停在了一幢环绕着绿植树荫的建筑物前。
     随着‘咯吱’一声,高耸黑漆的大铁门从内被打开,赫湛北见此,便下车径直朝内走去……
     这是一家位于市郊的研究所,平时主要用于各类的医药研究。
     穿过一楼大厅,赫湛北坐电梯直接上了五楼。
     夜深的研究所内,虽处处亮着灯光,却显得格外空荡静谧。
     出了电梯,赫湛北一路走到走廊的尽头,然后用手中的门禁卡,刷卡了眼前这间位于最深处的实验室。
     开门的瞬间,一阵淡淡的消毒药水味飘来。
     屋内宽敞整洁,亮着淡淡的白光,赫湛北脚步放轻地走到房子最中央的病床前,然后终于止住了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