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41章 幼稚至极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阴霾的雨天过后,就是一连几日的大晴天。
     而自从被齐琪拒之门外后,苏夏几次去泰安建设求见齐元泽,也都无功而返,她知道,肯定是齐琪从中捣鬼,才让齐元泽对她如此避之不及!
     正当苏夏以为此事再无转机的时候,齐家那边却传来了要举办酒会的消息。
     两天后,盛天酒店门口。
     头顶着一弯清月,身着白色礼裙的苏夏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向酒店二楼的宴会厅走去。
     这次齐家举办的,是一个商业性质的酒会,邀请了很多企业名流前来参加,巧的是,苏氏也收到了邀请函。
     所以苏夏正好可以借着苏氏的名分,陪着苏莫南和林荷一起,出席今晚齐家举办的这个酒会!
     “爸妈,你们先应酬着,我去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正好肚子有点饿了!”
     一进宴会厅,苏夏就随便找了个借口,从苏莫南和林荷身边离开了。
     宴会厅很大,苏夏拿了杯酒,在人群中穿梭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了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的齐元泽。
     此时人很多,贸然上前并不合适,所以苏夏就在附近徘徊,想等着齐元泽身边的人少一些后,再上前攀谈,可她没有想到,她先等来的,是另一个人!
     “你还真是不死心,都找到这儿来了?”
     就在苏夏看准时机上前时,半路却杀出了齐琪。
     “我没时间陪你瞎闹,麻烦你让一让。”
     看着眼前一身火红,摆明了是来挡道的齐琪,苏夏眉心微拧,想要侧身从旁绕过。
     但很显然,齐琪并不打算就此罢手!
     苏夏朝旁挪一步,她就上前堵一步:“我告诉你苏夏,我爸已经决定跟茵茵签下这份合作了,马上,就会在酒会上宣布这个好消息,而你,注定只能沦为陪衬!”
     从柳茵茵那得知此次合作,还关于苏夏能否顺利晋升为赫氏秘书部经理的消息后,齐琪就更加坚定了不能让苏夏得逞的心!
     无奈,苏夏只能暂时止步,然后抬眸道:“不到最后一步,谁也无法轻易预料结果。”
     黑眸湛亮,苏夏平静的反应,跟齐琪预料中的截然相反。
     这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不痛不痒,很难达到发泄的效果。
     因此,齐琪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极为嘲弄的笑意来:“是么?呵呵……”
     血红酒色沿着杯壁一圈圈晃荡着,如同齐琪眼底漾着的那片狰狞。
     “也对,就像当初,你和赫湛北看起来那么要好,可那又怎么样,最后他娶的,不还是别人?苏夏,我没得到的东西,你也同样没有得到,你说,你这是不是叫做……给别人做了嫁衣?”
     ……
     娇娇地笑声响起,落入这觥筹喧闹的场所,是如此刺耳。
     而躲藏在一旁,背对着两人而站的柳茵茵闻言,却死死地捏紧了酒杯!
     齐琪不知道,赫湛北最后娶的,依旧是苏夏!
     就像当初,只有苏夏,能靠近赫湛北。
     忍着心头叫嚣的怒意和妒意,柳茵茵整张脸都绷成了阴郁的一片。
     如果被齐琪知道,苏夏就是赫湛北的妻子,那么她现在,指不定就当场疯魔了!
     柳茵茵正想得入神,耳边却又很快传来了苏夏的声音。
     “那又怎么样,就算最后赫湛北娶了别人,那至少,我也曾经拥有过他,可你呢?你什么都不是,在赫湛北心里,就从来都没有过你的位置!”
     苏夏向前逼近一步,一双黑眸,盛着如月光般皎洁的神采。
     一袭纯白的长裙,青丝滑落肩头,与那抹烈焰相比,却更显惊心动魄的美丽。
     齐琪看得一个晃神,怒意却随之上涌:“你!”
     语噎了半响,她却愣是没找出可以回击的话语。
     是啊,这就是事实!
     苏夏至少拥有过赫湛北,可她呢,却连一个正眼,都没有收获过,更不要谈赫湛北的心里会有她的位置了……
     “我?我怎么了?就算是现在,我也能天天在公司看见赫湛北,而你却只能仗着齐家大小姐的身份,处处为难我,这样的小孩子行径,真是幼稚至极!”
     “你给我闭嘴!”
     随着苏夏话音的落下,齐琪终于失控地吼出了声。
     那每一句话,仿佛都是插入她心头的尖刺,挑开了她心底最后一层遮羞布,叫她痛苦难忍!
     因为赫湛北这个名字,是她生命中最求而不得的存在!
     而随着动静的闹大,位于附近的宾客也纷纷朝这投来了关注的目光。
     齐琪见此,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并不想落得个当场失态的名声,可她那双死死顶住苏夏的眼中,却是怒火无垠!
     此时,听到动静的林荷却恰巧找了过来:“夏夏,这是怎么了?”
     明显察觉到齐琪和苏夏之间涌动着不寻常的氛围,林荷便语气担忧的问道。
     苏夏闻言,刚想开口说没事,却听堵在身前的齐琪先一步出了声:“是,我是仗着大小姐的身份,可你呢,你家公司都快败了,所以才去赫氏上的班,说到底,你这么无用,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也是因为,有那么一对无用的父母!”
     没能在苏夏身上以泄愤恨,齐琪便调转矛头,直至一旁的林荷。
     “齐琪,你给我嘴巴放干净一点!”
     苏夏面色一变,终于厉声呵斥道。
     说她没关系,但如此诋毁她的父母,是她所不能容忍的,这是她的底线!
     眼见苏夏的情绪有了变动,那张仿佛永远都击不垮的脸,此刻却有了明显的愠怒之色,齐琪便知道,她一定是戳中了苏夏的软肋!
     所以,她便故意扬声道:“怎么,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苏氏如今濒临破产,可你爸妈不在公司想办法化解危机,却有心情来这里参加酒会,难道不是他们觉得只要靠你这个女儿就可以了吗?”
     越是想堵住她的嘴,她便越要说!
     如今苏氏不济,苏夏早已没了可以支撑的后台,她就不信,她还能拿自己怎么样?难不成,现在有赫湛北出来帮她吗?
     齐琪嗤笑了声,只觉现在的苏夏,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轻易可以被她碾碎。
     苏夏攥紧手掌,正要开口反击,却听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齐小姐,这就是你面对长辈该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