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20章 我没有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几分钟后,宴会厅西侧楼梯间。
     从杂物间找到可替用果盘的苏夏,正准备原路返回会场。
     却没想到,会在楼梯间的平台上,碰上早已等在那的方琼。
     一身黑色的抹胸礼服,头挽发髻,今晚的方琼,打扮地的确要比平时看起来更为精致,但站在穿着湖蓝束腰长裙的苏夏面前,却只能算平平无奇……
     毕竟苏夏从小,就是被人夸着是美人坯子长大的,天生的丽质,再加上后天装束的加持,光华自然是旁人不能企及的!
     本就心神郁结不安的方琼见此,自是更加方寸大乱,生怕苏夏会以这副祸水的模样勾引赫湛北,从而抢走她的女伴位置。
     “苏夏!”
     方琼率先出声喊道。
     空荡无人的楼梯间,尾音回荡。
     苏夏停住脚步,神色淡然的抬眸问道:“方经理,有事?”
     自从王坤的事情过后,她在秘书部算是勉强里住了脚跟,至于和方琼之间的关系,就是表面上互相维持客气而已,并无其他交集……
     但她心里却明白,方琼是看她不顺眼的,只不过是一直在忍着不发作而已!
     “这就是你对待上司的态度?”
     苏夏越是反应平静,方琼就越是沉不住气,言辞态度,便也越发逼仄。
     话不投机半句多,见方琼一副没事找茬的模样,苏夏不欲多做纠缠:“方经理,不认为我对您的态度有任何问题,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会场那边还有人在等我呢!”
     说完,苏夏就转身继续朝下走去。
     只要再走半层的楼梯,她就可以直接去往会场方向了……
     身姿曼妙,裙摆飞扬。
     很多事情的发展,不过都是一念之间。
     “你给我站住!”
     当方琼因为遭到苏夏无视,而吼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她的那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朝前推去……
     此时四下无人,楼梯间的监控又临时关闭,只要苏夏意外从楼梯上摔倒,那今晚的女伴,她肯定是无缘了!
     千钧一发之际,苏夏却因为某种来自本能的预知,扶紧楼梯扶手从旁一侧,堪堪避开了那双正朝她用力推来的手!
     “啊!”
     随着方琼一声惊恐的喊声,陡然扑空的她,因为身体的惯性,直直地朝前坠去。
     不过一两秒,重物倒地的声音从楼梯间响起。
     苏夏原本想要伸手拉方琼一把,可奈何一切发生的太快,她根本来及有所动作,甚至还不小心扭伤了自己的脚!
     “就是这,就是这,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喊救命!”
     也不知道从哪冒出的一句男声,等苏夏回过神的时候,楼梯间的门口,已经挤了一堆密密麻麻的人。
     苏夏站在楼梯台阶上,而不远处的平地上,躺着因为疼痛还在不停呻吟的方琼。
     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幕,就这么登场在众人的眼中。
     有人率先扶起倒地的方琼,然后苏夏就见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路,男人清冷矜贵的身影就这么映入她的眼中:“联系医院,告诉他们这边有人受伤!”
     吩咐完林凡后,赫湛北便出声问道:“怎么回事?”
     在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方琼抬眸朝台阶处瞥了一眼,然后终于狠下了心:“赫总,是苏夏,是她趁我不备,把我从台阶上推下来的!”
     弱者,总是会比强者更容易受到同情。
     方琼那匍匐在地,摔破了头的惨样,的确很像是被人从后推下来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方琼的指控,很快让苏夏陷入了受千夫所指的不堪境地!
     “从这么高的台阶上推下来,天呐,这不是要人命吗?”
     “都说美人蛇蝎,以前我还不信,今天倒是亲眼见识了,原来人真的不貌相,美丽的皮囊下,很有可能藏着最狠毒的心!”
     “现在是不是要报警啊,这和蓄意杀人有什么区别?”
     ……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接受着众人谴责的目光,苏夏微微攥紧手掌,一寸寸用力,让自己那原本因为脚踝疼痛而屈膝的姿势,不动声色地复原成本来的直立。
     “是你?”
     熟悉的男声从跟前传来,苏夏抬眸看去,却只看到了那张和平常别无二致的冷漠脸庞。
     他在质问她?
     他不信她!
     心口猛一抽搐,苏夏的脸色越显苍白:“我没有。”
     “是她想从背后推我失手后,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我没有推她!”
     像只孤傲的孔雀般,苏夏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众人,将事实原原本本道出。
     就算如今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她也决不接受这种诬蔑和栽赃!
     赫湛北眉头微拧,正欲开口说些什么,方琼那尖锐气急的声音就又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你撒谎,就是你推得我!”
     猛然拔高的语调,刺得众人纷纷掩耳躲避。
     但方琼却摆出了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她顾不得额间伤口处不停溢出的血色,就这么用手指着苏夏,声泪泣诉道:“苏秘书,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有成见,在工作上,你怎么和我针对,我都可以尽量容忍你,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会为了以泄私愤,将我推下楼梯,赫总,这般心肠恶毒的女人,您难道还要留她在公司吗?”
     话落,方琼便将话头一转,扔向了站在一旁的赫湛北。
     她要利用这次机会,彻底断了苏夏的退路,将苏夏逐出秘书部!
     “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事!”
     低沉着嗓音,赫湛北眸色泛冷道。
     说是别人,可在场的谁都不是三岁稚儿,都能听出这话里话外,对方琼的警告。
     身为赫氏集团的总裁,赫湛北何时受人这么言语威逼过?
     方琼此举,无疑是逾距了!
     对上那双透着不悦的墨瞳,方琼登时吓得噤若寒蝉。
     惹怒赫湛北会是什么下场,她可是见过的,但箭已离弦,无法收回重来,方琼只能垂眸避开那道透着丝丝寒意的视线,咬牙硬挺着!
     她就不信,在这么多人面前,赫湛北会毫无准则地偏帮苏夏!
     这是一场豪赌。
     方琼把所有赌注都压在了赫湛北身上,输了,她将失去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