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在赫少怀里躺赢 > 第1章 昨晚还满意吗?
最快更新在赫少怀里躺赢 !
    “唔……”
     苏夏还没从酒意中清醒,艰难睁开眼时,一张小脸早已因为男人的掠夺而涨得通红。
     清冷的月光,透过半敞的窗帘透进屋内,照出那道翻压在上的高大人影。
     赫氏集团的总裁,赫湛北。
     她的丈夫。
     幽秘的房间内,两道呼吸交错缠绕,密不可分。
     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掺杂着淡淡的酒味,让苏夏忍不住战栗。
     她试图推拒,可双方力量上的悬殊,让她根本难以撼动眼前男人分毫,反而将她自己推入了越来越难以逃离的禁锢中!
     “夏夏……”
     男人低沉的呢喃声在耳边响起。
     苏夏心头一怔,仿佛在某一刻回到了过去,但还未等她往下细细探究,整个人就被彻底扯入了那团炽热的花火中。
     晨曦的曙光冲破云层。
     “昨晚还满意吗?”
     苏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男人冰冷不屑的语调,让她仿若一瞬间坠入凛冽的严冬,寒意直从脚底心往上窜涌,双手控制不住地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阵阵疼意,从胸口泛出。
     眼前男人的眉宇轮廓间仍有少时的影子,而且他们还被冠上了世间最亲密的‘夫妻’一词,可为什么,她却觉得越来越陌生了呢?
     “湛北,我……”
     掀开淡黄的锦被,苏夏赤脚,脸色苍白得向男人的方向走去,睡裙从肩头滑落,昨夜的吻痕错落在雪白的脖颈间,仿若一朵朵雪夜红梅,夺人眼球。
     赫湛北暗沉的黑眸中有片刻的凝滞,偏开目光,语调越发刻薄:“我们之间的婚姻,只是一场商业交易,赫太太的位置,我已经给你了,别再奢望你不该拥有的!”
     话落,赫湛北拎起沙发上的黑色外套就要朝外走去。
     “湛北哥哥,难道你忘了当初……”
     苏夏转身追问着。
     用尽了她最后一丝气力和希冀。
     嫁所爱之人,与之相守一生,这才是她嫁进赫家的初衷!
     “不要再跟我提什么当初了!你难道都说不腻吗?”
     一听到‘当初’两个字,赫湛北的情绪终于彻底失了控。
     他顿住脚步厉声吼着,一张俊脸如乌云密布,黑沉地吓人。
     “记住,人活着,只能向前看!”
     近乎咬牙切齿般扔下这一句话后,赫湛北便摔门而去。
     只剩苏夏一人步调踉跄的立在原地,黑瞳逐渐氤氲淡淡的水汽,脚下如同被千斤巨石拉扯住,再难向前多走一步。
     而卧室外,听到动静赶来的赫连城却正好和赫湛北来了个父子迎面。
     透过被拉开大半的门,两人的对话可以清楚地传到卧室内。
     “湛北,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快去跟夏夏道歉!她是你的妻子,你们俩都结婚一年了,总不回家算个什么事儿?”
     赫连城皱着浓眉,脸上写满了不满。
     “要道歉的应该是你吧?”
     赫湛北冷眸微眯,危险的暗光从内不断倾泻,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是你让人给我灌了烈酒后往这送的?你明明知道我恨不得离她千里之外……”
     “这次,我如你愿了,但绝没有下次!”
     赫湛北那夹杂着讥讽的怒言长驱直入到苏夏的耳中,堪堪打落了她眼中固执许久都未落下的晶莹。
     原来昨晚的温存,不过是酒后的乱性。
     她真的,该醒了。
     卧室外,赫连城望着自己儿子那扬长而去的背影,覆满褶皱的眼角微微颤动着,目光晦涩而又复杂,终是只能无力放手。
     卧室内,苏夏站到窗边,遥望着远方,心绪复杂。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她和赫湛北,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细细回想起来,不过就是赫湛北从小体弱的缘故,所以在他们结婚前三个月,赫湛北独自去了国外调理身体,说是想以最好的状态和她举行婚礼,可谁知三个月过后,赫湛北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
     他人是回来了,身体也变好了,可那原本落在她身上的温软目光,却突然变得陌生而又冰冷,再不复往昔。
     婚宴不出席把她一个人晾在婚礼现场,婚后也几乎从未露面,对她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若不是因为那张与之前一模一样、令她再熟悉不过的脸,她甚至都要怀疑,从国外归来后的赫湛北,是不是另外一个人扮演的了?
     回忆蜂涌,苏夏闭了闭眼,手机却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夏夏,你怎么才接电话?对了,妈妈和爸爸恭喜你顺利毕业!”
     电话一接通,苏母林荷的道贺声随即从内传出。
     苏夏举着手机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毫无异常:“谢谢妈。”
     昨天,是她的大四毕业典礼。
     大家在聚会上都喝得有些上头了,盛情难却,她自然也不例外地被灌了不少酒,以至于她晚上回到家时,脑袋都是懵的,所以,在赫湛北翻身将自己压下的时候,她也凌乱了。
     “我和你爸给你挑了礼物,就等你过来拿了,要不,这周末你过来我们这边吃个饭?顺便你把湛北也叫上,我们也好久没见他了,正好大家一起难得聚一聚!”
     话筒内,林荷的声音复又响起。
     让赫湛北陪她一起回娘家?
     这事简直如同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
     商业交易……
     别奢望不该拥有的。
     男人冷漠无情的话语犹在心间回响,苏夏只觉呼吸间都泛着一股刺疼感。
     苏夏伸手揉了揉自己那依旧发疼的太阳穴,只能随口敷衍道:“好,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和湛北说的!”
     不过一会,苏夏就找了个由头,挂断了电话。
     等到周末,她就说赫湛北忙于公务,实在抽不开身陪她回来,这样她也算把这事给糊弄了过去……
     这么想着,苏夏却听到了从楼下隐隐传来的汽车引擎发动声。
     她垂眸从窗口处望去,正好看到汽车掀起一片尘土朝外驶去的情景。
     如同汽车主人一样,那般冷酷决绝!
     晨光刺目,苏夏眼中尽显黯淡。
     ……
     “近日,当红影星阮清恬被拍到与赫氏集团总裁赫湛北共进晚餐,两人关系亲密,似乎一直畅聊到了深夜,据悉,阮清恬是赫氏新产品阿瑞斯的代言人……”
     嚼蜡似的吃着佣人送上来的早餐,被苏夏开着,充当背景音的电视机内正插播着实时最热的新闻。
     安静的房间内,主持人的声音似乎被无限放大。
     苏夏吃早餐的动作突然一僵。
     赫湛北……
     阮清恬……
     看着电视上那张郎才女貌的合照,苏夏扯唇一笑,却是自嘲且苦涩。
     她就说平常总是怕打扰到赫湛北工作的爸妈,今个怎么突然主动要求她带赫湛北回去,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婚内公然闹出绯闻。
     看来在赫湛北心里,她这个妻子,当真只是一个无用的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