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3 > ◎第三十九章骷髅说话
最快更新罪全书.3 !

    包斩一向细心沉着,他确信自己不会看错——阁楼里没有人。

     这句来自阁楼的问候让他大惊失色,脸色都变了。画龙也听到了声音,感觉很古怪,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苏眉不寒而栗,浑身发抖,她想到的是——特案组来时,公路上发生了鬼搭车灵异事件,那辆小货车翻了,鬼可能上了特案组的车,一路跟随着他们,来到了林家宅。

     当时,小货车的司机也曾听到背后传来一声:你好。

     司机被这句话吓得跌落驾驶座,车也翻进了桥下的壕沟。

     包斩、画龙、苏眉三人再次上到阁楼,因为漏雨,地面上很潮湿,没有脚印。

     苏眉拍照,闪光灯亮起的一瞬间,似乎看到角落里站着个人影,然而那里只有一盆铁树。

     陶瓷花盆已经龟裂,年代久远,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不知道放置在阁楼上多久了,盆口处用铁丝勒了一圈,防止其碎裂。包斩上前检查,搬动铁树时,花盆裂开了,摔在地上。

     大家看到,铁树的根部包裹着一个球状物体,去掉泥土,赫然发现,白色的根系密密缠绕着一个骷髅头!

     三个人不由得心惊胆战,骷髅头的嘴巴张着,他们刚才听到的那句“你好”似乎就来自这骷髅的嘴巴。

     回到武宁路派出所之后,老刑警挨个儿审问五个杀马特少年,他们只是去鬼宅探险,寻求刺激,对楼里的血案一无所知。派出所让他们留下联系方式,批评教育一顿就放走了。

     梁教授看着那个骷髅头,沉思不语。

     头骨裹在泥中,色泽暗淡,目测判断在土里埋了很多年。

     1983年,林家宅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死者的头颅当时并未找到,凶手是个精神病患者,很可能将人头埋在了花盆里,自己却忘记了此事。

     多年前的那起无头命案是否和现在的血案有关联呢?

     他们听到的那句“你好”,真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问候吗?

     梁教授说:小包,画龙,小眉,你们还能记起那声音吗?

     包斩说:我忘不了。

     画龙说:是啊,那声音太古怪了。

     苏眉说:我现在还害怕呢,听到身后有人说你好,回头却看不到人。

     梁教授说:现在也夜深人静了,明天,我要报案人的录音,你们仔细听一下,报案人和阁楼里的声音是否相似。

     老刑警说:报案人没找到,他是在一个公用电话亭拨打的110报警电话。

     小刑警说:电话亭我去看过,周边也没有监控。

     公用电话亭被冷落在街边,随着手机的普及,现在使用公用电话的人越来越少了。那个电话亭位于一条偏僻街道的路边,附近有网吧和电脑维修店,也许它是这个城市最后一个公用电话亭,现在还可以使用,过段时间就会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报摊。

     电话亭一般处于闲置状态,话筒无声,显示屏损坏,按键凹陷。

     街头的公用电话亭现在只剩下两个作用:一、张贴牛皮癣广告;二、避雨,成为一场恋情的开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少有人知晓的用途:报警。

     打110是免费的,而且,这种IC卡公用电话不用插卡,拿起话筒即可拨通110电话。

     那天夜里,有人用公用电话报警,声称自己杀了人,然后留下了林家老宅的地址。

     这个神秘人应该就是知情者。

     梁教授说:电话亭,包括阁楼里发现的人头,都不是咱们的侦破重点。

     包斩说:重点还是寻找尸体,还有林家的四口人。

     老刑警说:宅子的户主叫林钟华,做冬虫夏草、人参、燕窝等名贵药材生意,祖籍河北,常年奔波于港台和内地,有多处房产,目前可能在台湾,一时联系不上。

     画龙说:林家老宅也好久没人租住了。

     苏眉说:法医认为,死者至少有六人,可是只检测出了四个人的DNA,另外两个人是谁?

     小刑警说:我有一种预感,林家户口簿上的四口人很可能被害了,这是我们找不到他们的原因。另外两个人可能是凶手,凶手也被杀了,也许是被鬼杀死的,那栋楼太邪乎了。

     老刑警说:你懂什么啊,特案组在这里,你也敢瞎猜,真是班门弄斧。人家特案组破获大案的时候,你还在妈妈怀里吃奶呢,还鬼啊神啊的,吓得发抖的人是你吧,真给警察丢脸。

     大家都笑起来,派出所墙上的电子钟指向深夜1点,老刑警打着哈欠去睡觉了。房间里只剩下特案组四人,小刑警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表现有些反常,磨磨蹭蹭不肯走,最终,他下定决心,扑通跪下了!

     特案组感到很意外,苏眉说:哎哎哎,小弟弟干吗呀,你吓我一跳,怎么就跪下了?

     小刑警激动地对梁教授说:我要拜师,我要拜你为师,梁教授,求你收下我吧。

     包斩说:你不是有师傅了吗?

     画龙说:这得算是背叛师门吧,而且,梁叔已经有徒弟了,小包就是。

     小刑警开始求梁教授收他为徒,喊包斩为师兄,包斩和梁教授哭笑不得。

     苏眉笑着对梁教授说:梁叔,你就收下他吧,我看这小弟弟挺诚心的,就是有点儿胆小。

     梁教授拿出一张照片,漫不经心地说:想要我收你为徒,可以,你去把这个圆凳拿来。

     照片是苏眉拍摄的,照片上的圆凳是林家宅的旧家具,一个杀马特少年曾拿着这个圆凳自卫。小刑警面有惧色,他本来就非常胆小,现在要他孤身一人再次前往那栋闹鬼的老宅去拿这个圆凳,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他知道,这是梁教授对他的考验,想要他知难而退。他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我去。说完后,小刑警就后悔了,心里直打退堂鼓,深更半夜去那鬼气森森的老宅,真是一件要命的事。

     苏眉吓唬他:小弟弟,那楼里有鬼,还是别去啦。

     小刑警刚刚参加工作,局里不会给他配枪,他默默地把警棍、手电筒、手铐等挂在身上,外面雷声大作,他为了拜梁教授为师,硬着头皮走进了雨中。

     一个小时后,小刑警回来了。

     他冲进派出所,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的,特别狼狈,看来他是一路跑回来的,还摔了几个跟头。

     他把带回来的圆凳放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我……我又遇到鬼了!

     小刑警为了拜师,壮着胆子再次来到林家旧宅。上楼以后,他提心吊胆地走进那个放置旧家具的房间,心里只想拿了凳子赶紧离开。可是,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隐隐约约有些声响,小刑警侧耳倾听,房间里竟然传来一阵拉窗帘的声音,可是,那窗帘却一动不动。小刑警吓得脸色煞白,拿起圆凳就跑,在门口还踢飞了一双鞋,下楼时摔了一跤,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小刑警惊魂未定,简单地说了一下闹鬼的事,大家都不以为意,胆小者常常产生幻觉。

     小刑警对梁教授喊了声师傅,又想下跪。

     梁教授谦虚地说:其实,我教不了你什么,特案组是一个团队,我只是其中的一员。

     小刑警着急地说:师傅,我把凳子都拿来了,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梁教授笑了笑,说道:你愿意拜特案组为师吗?

     小刑警愣了一下,惊喜地说道:太好了。

     画龙说:这小兄弟让我想起蔷薇杀手案中的小布丁。

     小刑警说:画龙师傅,我要跟你学散打。

     苏眉说:乖徒儿,你对计算机技术感兴趣吗?我可以把你培训成黑客高手。

     小刑警说:我,我,我想破大案,亲手抓住杀人凶手。

     特案组名震警界,小刑警一下多了四个师傅,心里非常欢喜。梁教授看着那个圆凳,他并不仅仅是为了考验小刑警的胆量,而是觉得这个圆凳隐含着一些信息。这种三条腿的木质圆凳现在并不多见,是多年前流行的样式,房间里放置的全是老式家具。这所老宅子,因为多年前发生过一起凶杀案,所以长期无人租住,房子里留下了很多老家具。

     包斩突然想到什么,问小刑警:你在门口踢到了一双鞋?

     小刑警说:是啊,包师傅,门口有双鞋。

     梁教授拿起照片,苏眉拍摄的刑事现场照片非常专业,影像清晰,整个现场环境都收入画面中。照片中,门口的位置并没有鞋子。那双鞋本来是放在窗帘后面的,特案组离开后,那双鞋不知为何出现在了门口。

     很显然,那栋老宅子里又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

     武宁路派出所的值班民警都被紧急集合起来,画龙带队,立即出发。小刑警的恐惧感消失了,他很兴奋,觉得自己立了大功。一行人再次前往林家凶宅,民警在林家宅当场逮住一个人,那人正在翻找着什么东西,画龙认出来,他就是五个杀马特少年中的一个:落鸢。

     老刑警审问过五个杀马特少年,他们只是去林家凶宅探险,所以就将他们放走了。

     五个杀马特少年离开派出所之后,落鸢并没有回家,而是独自一人又去了林家凶宅。

     特案组以及老刑警和小刑警对落鸢进行了审讯,强光灯照在他的脸上,他显得惊慌失措。

     老刑警说:为什么不回家,那楼里有啥吸引你的地方?

     落鸢坐在审讯椅上,不敢直视众人,低着头不说话。

     画龙猛地一拍桌子,问道:熊孩子,你在那里找什么东西?

     落鸢吓了一跳,满头大汗,支支吾吾说:警察叔叔,我……苏眉说:你胆子可真大,一个人也敢去。

     包斩说:你在林家宅住过,是不是?

     落鸢说:没,没有。

     梁教授拿起林家宅花盆里发现的那个骷髅头放在桌上,问道: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落鸢看了一眼那骷髅头,眼神非常怪异,充满忐忑和畏缩。他低下头,突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