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3 > ◎第二十六章鲜血笑脸
最快更新罪全书.3 !

    变态杀人狂的思维总和常人不一样,有个研究犯罪心理的社会学家在作调查的时候,有道题目是这样的:怎样把麻将塞到一个人的鼻孔里?

     答案很简单,把鼻孔剪开就可以。

     回答出这道题的人现在还在监狱里。

     一个人站在你面前,怎样才能看到他的后脑壳?

     除了绕到他身后或者让他转过身之外,还可以将他的头拧断,将脑袋旋转180度。

     2010年10月25日,佩县东关发现一具尸体,死者坐在路边的铁护栏上,睾丸被护栏尖刺扎穿,水泥地面积了一摊血。常有路人翻越护栏时发生意外,合肥一个少年翻越护栏时被戳中大腿,钉在护栏上近一小时;杭州一女子为了走捷径,翻越栏杆,结果一脚踩滑,下体被铁栏杆刺穿。东关派出所接到报案,最初以为死者是意外死亡,报案的晨练老人上气不接下气地描述道:那个人的头……民警问道:头断了?

     晨练老人说:没断下来,我眼花,打着打火机,就这样往上举着,我觉得能看见他的脸。好家伙,一下子看见个后脑壳,吓死我了,那个人的脑袋转了半圈。

     坐在护栏上的尸体,本该是面向街道,脑袋却转向了身后。随着天色大亮,有数以百计的路人看到了这恐怖骇人的一幕。尸体的姿势非常怪异,县城里像炸了锅,越来越多的群众蜂拥而至。特案组赶到的时候,现场勘验已经结束,尸体被移走,还有不少围观群众站在黄色警戒线之外议论纷纷。

     派出所冯所长向特案组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经初步勘察,铁护栏高一米八,里面是东关棉纺厂家属院,外面是林荫路,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第一凶杀现场。死者为男性,40岁左右,死亡原因系他杀,脖子被拧断,颈椎断裂,法医推断死亡时间为凌晨3点左右,需要全面尸体解剖才能进一步明确。现场有大量血迹,死者为A型血,凶手还用树枝蘸着死者的血在护栏间隔的水泥墙面上画了一个笑脸。

     包斩凑近去看,笑脸画得极其简单,只有三笔,分别是眉毛和嘴巴,看上去像是儿童的涂鸦。

     苏眉说:这是什么变态心理,杀人后还画了个笑脸,这分明是向我们警方示威。

     梁教授问画龙:你能拧断一个人的脖子吗?

     画龙说:没问题,武警还有特种兵都受过专门训练,就是普通人,只要有很大的臂力和腕力,也能将一个人的脑袋拧到后面去。

     梁教授又问:你能把人举到铁护栏上去吗?

     画龙看了一下护栏说:可以。

     画龙抱起苏眉,想要证明给梁教授看。

     苏眉挣脱开,气得骂道:混蛋,你敢占我便宜。她穿着一双尖头皮鞋,对着画龙的膝盖狠狠踢了一脚,画龙疼得龇牙咧嘴,围观群众都笑了起来。包斩皱眉说道:注意影响。转而问道:死者身份查明了没有?

     冯所长摇了摇头。

     后半夜的时候,街上漆黑一片,路灯是坏的,没有月亮和星光,只有冷风吹落枯黄的梧桐树叶。受害人可能刚下夜班,或者出于某种目的走出家门。在夜里,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总会有一种不祥之兆袭上心头。受害人加紧脚步,走到东关棉纺厂家属院附近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凶手也许潜伏在路边,也许一直尾随着受害人。凶手力量惊人,拧断了受害人的脖子,将其举起来,放在路边的铁护栏上,然后用树枝蘸着鲜血在墙上画了一个笑脸。

     在极少数凶杀案中,杀人者会在现场留下血字,国内有专门研究血字的刑侦专家。

     铁溪市锦工街某偏僻的出租房内,一名女青年身中数刀被杀害,随身饰品、财物被抢走。现场地上还有凶手写下的血字:“杀100人。”

     竖州城郊,一对夫妇在家中遇害,更令人震惊的是凶手留在现场墙上的血字:“我爱你,你还敢逼我,爱你才杀你。”

     有个大学生在校外租房,几乎每晚都做噩梦,他观察房子,看到墙面上赫然有一行淡淡的红字——你该死。他不知道,在此之前这个房屋里发生过一起凶杀碎尸案,房东粉刷了墙壁,又将房子廉价出租。

     梁教授一边令法医进行全面尸检,尽快递交详细报告,一边让当地警方加大走访范围。凶手在街边杀人,虽是夜晚,但也不能排除有目击者。

     东关派出所共有在职民警十名,特案组看到,这个很小的派出所里竟然挂满了锦旗,办公室柜子上还放着奖杯和荣誉证书。

     梁教授说:行啊,冯所长,没想到你们这小庙里还藏龙卧虎。

     包斩赞叹道:你们派出所,还获得过集体三等功。

     冯所长说:说来惭愧,这些都是梅西的功劳。

     画龙说:梅西在哪儿?我要见见他。

     冯所长说:梅西已经退休了,现在院里趴着呢。

     苏眉诧异地问道:趴着?

     在场民警都笑起来,冯所长打了个呼哨,派出所车棚处跑过来一条老狗。冯所长介绍说,这条警犬就叫梅西,屡次立功,屋内挂满的锦旗和奖状都是它的荣誉。冯所长以前是警犬驯养员,梅西是他养大的最出色的一条警犬。东关派出所附近是县火车站,梅西执行任务时,无论是炸药、雷管,还是硫酸、汽油,包括毒品等违禁物品都逃不过它的鼻子。

     冯所长自豪地说:在我们这里落网的大毒贩子就有好几个。

     一名民警补充说:梅西还救过我们的命。

     冯所长说:有一次,我们查封了一个非法制贩烟花爆竹的窝点,那人就在居民楼里造鞭炮,多危险哪,我们就全部给没收了。那人寻衅报复,夜里在派出所墙外放了包炸药,导火索都扯好了,要不是梅西及时发觉,这个派出所就被夷为平地了。

     梁教授摸了摸梅西的头,说道:真不愧是警犬啊。

     冯所长喊道:敬礼。梅西端坐在地,抬起右前爪,做了个敬礼的姿势。

     梁教授还了个礼,笑眯眯地说道:梅西还不老嘛。

     梁教授建议让警犬梅西协助破案,冯所长有些担心,因为梅西已经退役多年,嗅觉不像从前那么灵敏,按照人的年龄来计算,梅西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梁教授表示,即使一无所获,也值得一试。

     在凶杀现场,梅西闻了一下死者的衣服,冯所长发出了搜寻的指令。梅西沿着林荫路慢慢地前行,它的鼻子贴近地面,尾巴也翘了起来,看来它对再次担当重任显得很兴奋。冯所长和特案组紧随其后,有几次,梅西失去了嗅源,它在原地转了个圈,又重新找到了方向。梅西引领着众人一直向东,看来这就是受害人当时的行走路线。绕过棉纺厂家属院,穿过一条胡同,走过建材市场的一片空地,沿着铁轨下面的小路来到城郊,众人看到面前有一处废品收购站。

     两间平房,门前有一株低矮的梧桐树,周围码着一些啤酒瓶和废纸箱当做院墙,院门是三合板做成的。院里凌乱不堪,到处是废纸和落叶,角落里有一个石棉瓦搭建的简陋厕所,树下拴着两条狗,一大一小,看到有人走来,狗汪汪地叫起来。

     梅西也汪汪叫了几声,示意这里就是目的地。

     众人都感到很神奇,如果梅西判断准确,这个废品收购站肯定和此案有关。

     警犬在刑侦中发挥着独特作用,常常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国内和国外都有警犬根据蛛丝马迹从凶杀现场一路追踪找到凶手的案例。

     经过走访附近居民,让他们辨认死者照片,最终确认了这里就是死者的家。

     死者名叫犬牙,以收购废品为生,此人在夏天的时候脖子里总戴着一串狗牙项链,附近居民平时都是称呼他的外号。

     犬牙独身居住,没有妻子儿女,屋门上却贴着喜字,已经被雨水淋刷得变了颜色。这是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警方在走访中还了解到,有个邻居路过时,在后窗下曾无意中听到犬牙说的一段怪异的话:小千金,你是我的了,我的千金小姐,大户人家的闺女……特案组对屋内进行了勘察。

     推开门,一股臭味扑面而来。屋里也堆放着废品,家具破旧不堪,一台黑白电视机放在桌上。桌子只有三条腿,靠墙放着。床上的被子脏得看不出颜色,地上有两个使用过的安全套。

     包斩用镊子夹起一个安全套,里面还有一些白色浑浊的液体。

     苏眉恶心地说道: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包斩说:死者既然是独身,这个怎么解释?

     画龙说:我找找看,屋里会不会有个地窖,藏着个人?

     冯所长说:门前贴的喜字也很可疑。

     梁教授说:这个人应该是和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