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3 > ◎第九章冰火九重
最快更新罪全书.3 !

    苏眉问: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背部文有龙尾图案的男孩子支支吾吾地说:我叫唐……范离莎接过话,说道:他叫鱼摆摆!

     这个男妓背部的文身还带着红肿,说明刚文身没几天,下身也没有镶嵌珠子,很显然是临时客串的。

     特案组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立即想到真正的鱼摆摆已经死了。如果他的死跟夜总会无关的话,作为夜总会里面摇钱树般的人物突然失踪,夜总会的人肯定不会不去寻找。既然夜总会没有报警说人员失踪,就说明他的死或失踪至少夜总会方面是知情的。残肢被发现的消息已经在社会上广为流传,闹得满城风雨,夜总会方面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是夜总会方面杀死了鱼摆摆并且拋尸的话,苏眉假扮客人点名要五大高手出场,不可能不引起夜总会方面的警觉。

     苏眉说:他们我全包了,出台。

     范离莎说:那不行,因为贵宾区有其他客人的预约,您只能带走一个。

     特案组三人亮出了警察身份,要把五名男妓带回警局调查。五名男妓并不配合,叫嚷起来。一群保安气势汹汹地闯进来,打算暴力抗法,这些在夜总会看场子的人大多是黑道混混,只是穿了一身保安的衣服。

     场面非常混乱,保安队长喊道:把这三个冒充警察的家伙给我抓起来,送到公安局去。

     几名保安冲上去,画龙左手扶桌,身体腾空,双脚连环踢出,前面的保安踉跄后退,一群保安扑向包斩和苏眉。这帮凶神恶煞的家伙绝不会怜香惜玉,保安队长向苏眉挥起电警棍,苏眉吓得花容失色。包斩抱住苏眉,猛地向旁边躲闪,电警棍重重地砸在旁边的墙上。

     画龙鸣枪示警道:我们是真的警察,都不许动,我看谁敢动一下。

     枪声震耳欲聋,保安不敢造次,龙翻翻有恃无恐,叫嚣道: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你们知道我们夜店后台老板是谁吗?告诉你,市长夫人占一干股。

     范离莎训斥道:别胡说。

     随后,她向画龙满脸赔笑道:我带他们跟你们走,配合你们的工作。

     警方连夜搜查了夜总会,花火夜店被停业整顿。警方在休息间里找到了夜总会贵宾区五名男妓的相册,照片为数码写真,清晰无比,其中有部分裸照以及身体特写,主要用途是供富婆挑选。通过技术对比,照片上一名男妓的手臂和腿与残肢相吻合,文身图案一致。夜总会内部人员告知警方,此人叫做鱼摆摆,是夜店里最红的男公关,前些天,突然辞职离开。

     夜总会贵宾区五大高手:龙翻翻、狼落落、羊西西、兔白白、鱼摆摆。

     文身是这起分尸案的突破口,现在掌握了死者的身份——鱼摆摆,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下一步工作就是审讯攻坚,调查排除,锁定犯罪嫌疑人。

     特案组对五名男妓和范离莎分别进行讯问,调查鱼摆摆的人际关系,笔录如下:梁教授:为什么让那名姓唐的男孩子冒充鱼摆摆?

     范离莎:鱼摆摆前些天辞职了,贵宾区有五大男公关,少了一个,我就把新来的小唐调到贵宾区,还没来得及起名呢。做这行的,都有艺名,我就随便用了这个名字,让小唐文身也是为了协调统一。

     梁教授:鱼摆摆辞职后去哪儿了?

     范离莎:不知道,夜总会人员流动很大。

     梁教授:辞职那天,你在哪里?

     范离莎:有个朋友过生日,我去参加生日聚会。

     包斩:你来这家夜总会多久了?

     小唐:我是从别处跳槽过来的,范姐抬举我,直接把我调到了贵宾区。我这几天正要去镶珠呢,一单生意没做,就遇到警察暗访,真倒霉。

     包斩:你是新来的,为什么就直接被调到贵宾区?

     小唐:我以前在别的夜总会也做男公关,小有名气吧。

     画龙:姓名?

     龙翻翻:龙翻翻。

     画龙:真实姓名?

     龙翻翻:刘传根。

     画龙:这名字是够土气的,怪不得你们都改名呢,年龄?

     龙翻翻:35。

     画龙:籍贯?

     龙翻翻:我是湖北人。

     画龙:职业?

     龙翻翻:花火夜总会营销代表。

     画龙:还代表,你代表谁啊,为什么做鸭子?

     龙翻翻:我可不是鸭子。

     画龙:还嘴硬,我们可是人赃俱获,你裤裆里那玩意儿镶几个珠子干吗?

     龙翻翻:我为了老婆不行吗?

     画龙:这么大年纪了,还做鸭子?

     龙翻翻:说起来一言难尽,你知道吗?前些天,我和一个客人闲聊,那客人是个建筑设计师,巧合的是我们是同一年参加的高考,都是1992年。那时候,全国考题都一样,我考了515分,落榜了。设计师在北京,考了497分,上了建筑工程大学。我们的命运竟然差别这么大,唉。人家是建筑设计师,我是鸭子。

     画龙:刘传根,你做鸭子多久了?

     龙翻翻:一年多了,做生意,赔钱,在街上看到招聘男公关的广告,就去了。

     画龙说:年龄这么大,生意能好吗?

     龙翻翻:你还别说,做我们这行,年龄大的人比较吃香,那些富婆,如果找小孩会有乱伦的感觉。你们查封了夜总会也没用,过段时间,风头一过,照样开。

     画龙:你和鱼摆摆有什么矛盾吗?

     龙翻翻:没有,你知道吗,我们是拜把子兄弟,关系很好,所以我们五个人才文了一条龙,只是,听说他出事了。

     画龙:出什么事了?

     龙翻翻:这是我听羊西西说的,鱼摆摆偷了夜总会的钱,跑了。

     苏眉:鱼摆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羊西西:他啊,很卖力,很敬业,是我们这里最红的男公关。

     苏眉:卖力?有多么敬业?

     羊西西:鱼摆摆最擅长的是冰火。别的地方是冰火两重天,我们夜店是冰火九重天。

     苏眉:什么是冰火?

     羊西西:冰水,热水,蜂蜜,跳跳糖,奶油,果冻,可乐,红酒,咖喱汁,把这些轮流含在嘴巴里,然后为女性或者男性服务。

     苏眉:怎么服务……哦,好吧,我懂了。

     羊西西:有的小姐或者男公关,一边做毒龙,一边吐得呸呸有声,客人很不喜欢。

     苏眉:鱼摆摆的客人很多吧?

     羊西西:他很敬业,人又帅,我们站在一起,富婆肯定会挑选他。鱼摆摆不仅可以和女人做,还可以为男客人服务。他还自主研发了一种新式玩法:贴烧饼。

     苏眉:哦,贴烧饼,是什么玩法?

     羊西西:就是三个人一起,女男男,按照这个顺序贴在一起,鱼摆摆在中间,一起动。

     苏眉:真够恶心的,难以想象,鱼摆摆和谁有矛盾?

     羊西西:保安队长,他和保安队长打过架。

     苏眉:鱼摆摆偷了夜总会的钱,你怎么知道的?

     羊西西:保安队长告诉我的,队长正在私下里查这事。

     梁教授:来,抽支烟,说说你们的收入怎么样?

     狼落落:坐台,酒水提成,出街,一个月能有三万元左右吧。

     梁教授:鱼摆摆呢?

     狼落落:他挣得比较多,能拿到五万元,但这是在卖命啊。鸭子,不好做。很多男人爱吹嘘自己一夜可以几次,你让他连续打两次飞机试试,立马瘫软如泥了,吹牛。

     梁教授:很辛苦啊。

     狼落落:凡是来夜店的富婆,都有两个特点:性欲强,长得丑。性欲,一般女人都能忍,有良心和道德约束。你想啊,一个女人都到了找鸭子这份儿上了,性欲可不是一般的强。还有,如果这个女人稍微有点儿姿色,能勾搭上一个像样点儿的男人,她们肯定不会花钱找鸭子。所以,来夜店的富婆,虽然珠光宝气的,但大多数都是老矮胖丑挫。

     梁教授:确实不容易啊,你接着说说鱼摆摆。

     狼落落:如果仅仅是提供性服务,也没什么,我最恶心的是,有些富婆还需要我们说一些甜言蜜语去哄,就像哄小公主那样。鱼摆摆特别聪明,嘴巴特甜,富婆带他出街吃饭,他抢着付账,没事还送小礼物。他成功地制造了一种平等的恋人关系的假象,让富婆产生一种自己是靠女人魅力征服了这个男人的错觉。

     梁教授:范离莎部长、保安队长和鱼摆摆的关系怎么样?

     狼落落:范姐是名校毕业,高素质,是夜总会特聘来的,她对我们都很好。保安队长是混黑道的,在场子里无人敢惹,他谁都欺负,还私下里抽成,我们每月都要给他上红包。

     包斩: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兔白白:我以前是夜店驻场歌手,唱迪克牛仔和地下摇滚歌曲,我真不想做男公关。那时多好啊,还有专门穿旗袍的女歌手唱老上海歌,我就觉得蛮好,挺怀旧,场子里也不闹腾,也没有溜冰吸粉的,没有性服务。现在呢,上去就甩乳子扭屁股,我唱不下去了,台下的什么张哥李哥陈哥赵哥就起哄、灌酒。张哥赏酒,我就得喝;李哥不乐意了,于是赏我两瓶,我就得吹下去;陈哥摆阔气啊,行,赏三瓶,我就得喝下去。整个大厅的人都看着呢,我下不了台,也是让那些哥下不来台,丢了哪位哥哥的脸,就等着被打断腿吧。

     包斩:鱼摆摆以前是做什么的?

     兔白白:不清楚,他就是一天生的男妓。我求你们把花火夜店永远查封了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应该关掉,我宁可去做地铁歌手也不卖了。

     包斩:保安队长和鱼摆摆打架是怎么回事?

     兔白白:鱼摆摆挣得最多,保安队长常常敲诈勒索他,有一次就打了起来,保安队长手下那帮人把鱼摆摆揍得够戗,脸都花了,幸好范姐出面摆平这事,他们俩也就闹下了矛盾。

     包斩:鱼摆摆为什么辞职?

     兔白白:听说,他是不辞而别,鱼摆摆盗走了夜总会保险柜里的一笔钱和一些财物单据,夜总会方面派保安队长一直在找他。本来想报警,但是那些单据涉及色情交易,丢的钱也不多,夜总会也不想引火烧身,为了面子,就对内谎称辞职。

     警方传唤了保安队长,此人态度极其嚣张恶劣,声称黑白两道都有人,公安局局长也不敢动他一根指头。对于鱼摆摆盗窃一事,保安队长说,只有夜总会内部人员才有机会进入财务办公室,门和保险柜都被撬过,盗窃现场地面留下了鱼摆摆的鞋印,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来上班。

     特案组召开案情分析会议,市长、副市长、当地公安部门领导列席旁听。

     包斩说:审讯过的这些人里,肯定有人撒谎。

     梁教授说道:没错,凶手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