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83章 记忆边界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邓神秀心中着实震撼桑雨绮的行动能力,当夜,这娘们儿横空出手,抢了自己的马匹遁走,此刻又悄无声息潜回名玉山庄诛杀小公子。

     如此手段,心计,着实叫他佩服,不愧是未来的瀚海北庭之主。

     哎,师娘很美,也很好玩,就是费命。

     “你强闯大智分舵,阻止圣辉会起事,但光劝了蒋干成还不成。董国公这个内因不拔除,淮东迟早糜烂。

     我杀小公子,乱了名玉山庄,董国公在淮东的布局立时会全部大乱,不也是变相帮你么?你怎么那么没良心,还舍得来怪我。”

     她不经意间透出的风情万种,让邓神秀很不适应,心中默默念叨,“不嫁别撩。”

     与此同时,邓神秀也对桑雨绮的背景产生了好奇。

     此人能单枪匹马闯入名玉山庄,还能洞悉自己在望冷峰的动作,若说背后没有推手,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放走李道缘又怎么说?”

     他对李道缘的感觉很不好,不是因为李道缘修为强大,而纯是此人阴毒。

     毕竟前一世,这家伙也做到了瀚海北庭之主,岂是等闲人物。

     “此事我与你日后再说,总之不会亏了你。”

     桑雨绮死不揭底,邓神秀盯着桑雨绮,眼神渐渐不怀好意。

     桑雨绮心生忧虑,邓神秀毫无征兆地变得又强又硬,完全超出了她预料。

     让她不得不打叠起精神和邓神秀纠缠。

     刷地一下,一个小方盒落入邓神秀手来。

     桑雨绮道,“里面有枚驻颜丹,有养颜之功,替我送给娘娘。娘娘曾经替我缝制一件衣袍,我一直未有回礼。”

     邓神秀收了方盒,眼中的冰冷缓缓退去。

     桑雨绮暗舒一口气,赶忙转移话题,“小公子身边的孟、姜两位护卫,你可知去了何处?”

     “死在大厅了。”

     “什么,谁能杀得了他们?”

     桑雨绮美目圆睁,“你不要说……”

     “你猜的没错,所以不要跟我玩什么花样。”

     桑雨绮怔怔盯着邓神秀,心中彻底炸开了。

     孟、姜二人的实力,她再清楚不过,易筋境大高手,身兼秘术,怎么会死在邓神秀手中。

     “恭喜秀弟弟神功大成。”

     桑雨绮冲邓神秀福了一福,臀后怒张的曲线,让邓神秀如避蛇蝎般挪开眼睛。

     “假道学,伪君子。”

     桑雨绮轻笑一声,匆匆朝大厅行去,才行几步又折回,取了一件长袍,裹住自己曲线玲珑的丰腴身段,又从邓神秀身边抹过,不忘白他一眼。

     入得大厅,桑雨绮快步奔到孟、姜二人身前,在二人身上搜检,口中念念有词,忽地,她一把扯开两人衣衫。

     “什么毛病。”

     邓神秀大惊,这里有活的不用,非要用死的么?

     两人衣衫被扒开,邓神秀眼睛直了,他在二人肩头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徽记纹身,纹的是一个双头八臂的女体鬼面神祇。

     “至善宫,至善宫。”

     邓神秀喃喃语道,双手握拳,关节处吱吱作响。

     至善宫,多么遥远的一个组织,也是最让他刻骨铭心的一个组织。

     前世,他也是其中一员,还单独率领一支小队。

     本以为九死一生的任务完成后,会有奇赏,却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却是九幽炼狱,无尽痛苦。

     他不知费了多少辛苦,才从那炼狱中脱出,从此浪迹天涯,辗转求生。

     而那时,至善宫的谋划基本已经达成,在暗中推动各大势力争霸,左右逢源,扩大信众,最终成为和儒释道相抗衡的巨大宗派。

     他再想报复至善宫,已是有心无力了。

     此刻,他见得那神秘而熟悉的徽记,心神激荡,滔天怒火从心底涌出。

     他开始努力回想自己从至善宫幽狱脱出后的画面,许多记忆竟渐渐模糊,连他最后被暗算身死的画面也开始模糊。

     “啊!”

     邓神秀惨叫一声,猛地抱住头,一股从灵魂深处的颤栗和痛苦袭来。

     仿佛是回忆触到了记忆的边界,触发了什么禁制一般。

     他心里越发不安了。

     他惊讶地发现,体内有一股强大禁制,控制着他回忆的边界。

     是谁在自己体内种下的禁制?

     难道这禁制种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还是说自己的记忆深处,潜藏着什么巨大秘密,有人不想让自己触及?

     邓神秀停止了回忆,疼痛立止,桑雨绮惊讶地盯着他,“你也知道至善宫?秀弟弟,我越来越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

     “废话少说,你从小公子那里弄到了什么,我不全要,见面分一半总是要的。若使无我,你觉得李道缘能放过你么?”

     桑雨绮身上的谜团越多,邓神秀就越怀疑她潜入此间的动机。

     初始,他还以为桑雨绮潜入此地,阴杀小公子,是为了报复李道缘,让李道缘在董国公面前无法交代。

     现在看来,桑雨绮的目的未必单纯。

     桑雨绮心中一惊,眉眼忧愁,“你当时也见了,我身上只着亵衣,哪有藏东西的地方?你想借机轻薄人家就直说,何必找此种理由。”

     说着,她闭上眼睛,微微蹙眉,一副无力抵抗,任君采摘的模样。

     邓神秀挥掌,内力外吐,轻而易举解开了桑雨绮衣袍上沿的两颗扣子。

     “你!”

     桑雨绮唬了一跳,死死瞪着邓神秀,“好个小色披,我告你妈去。”

     她和邓神秀打的交道不算少,本来吃准了这小混账有色心没色胆,却没想到这小混账真的敢下手了。

     “最好交出来,大家都好做,前番你抢我一匹马,眼下我又救你一条命,不管怎么算,都是你欠我的。”

     “秀弟弟,你何必咄咄逼人,你如此强硬,真的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看来桑姑娘觉得此地安全得紧,誓要和邓某在此纠缠下去。”

     仓啷一声,邓神秀已拔剑在手。

     桑雨绮终于收敛了媚态,反掌现出一块令牌,朝邓神秀抛来,“就这个了,别的真的没什么了,至善宫给小公子的一块令牌。

     我也不瞒你,至善宫信仰的大梵神有种莫名魔力,极易让人沉迷。小公子已背着董国公,加入了至善宫,这是他的那块至善令。

     我亦不知此物到底何用,你苦苦相逼,给你就是了。下次再见娘娘,我定要向娘娘狠狠告你一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