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81章 天灭此獠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莫再讲心中满满的骄傲,这一番操作其猛如虎,缜密到了这等地步,焉有不成事的道理?
     殊不知,邓神秀盯着这三根丝线,楞了足有半柱香的工夫,才醒悟过来,莫再讲这是让自己三思。
     “三思个六!”
     邓神秀一把扯开门,遁了出去。
     …………
     昌武城外,名玉山庄。
     中央景华大厅内,银烛高照,灯火通明。
     主座上端坐一人,面白无须,气质冲淡,微眯了眼睛,左手虚握,掌心向天,右手掐着法诀,在课算着什么。
     此君名唤曹远山,乃是董国公曹孟山的堂弟,负责替曹孟山把握江湖事。
     本来,淮东今日将有大动作。
     他准备等圣辉会一动,就开始着手布置。
     小公子、李道缘等人今日去望冷峰,便是受了他的委派。
     而小公子一行兵败如山倒,赶回名玉山庄,齐齐来向曹远山请罪。
     众人才要说话,曹远山就挥手让众人噤声,盘膝坐在主座上,掐算开了。
     小公子疲乏欲死,心情极差,没空看曹远山起这幺蛾子,自顾自去了。
     李道缘等人不敢怠慢曹远山,只能在厅中站了,静等曹远山掐算的结果。
     足足半柱香,曹远山缓缓睁开眼来,用特有的鹤音道,“如我所料不错,祈福会伏击之战,颇为艰苦吧。”
     李道缘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这位在说什么。
     “说说吧,是不是昌武城府没有攻下?我早料到昌武城的城门楼子是块难啃的骨头,老夫就是崩了门牙,也要在飞虎卫的增援前咬开他,传我命令……”
     “曹公且慢。”
     李道缘终于确定了,感情曹远山课算了半天,根本就是在一通瞎祭吧乱扯,连状况都没搞清楚。
     李道缘一番分说后,曹远山蹭地立起身来,重重一拍扶手,“老夫早料到此次行动,难以一帆风顺,没想到百里锋这样的高人已经提前预测到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李道缘想死,这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还在和敌人的师长玩神交。
     他忽然觉得小公子突然离开,真的是太有远见了。
     感慨良久,曹远山道,“事情既然出了,还是要往好的地方努力。蒋干成那边,我去说服。这个邓神秀是个什么货色,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好似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般。”
     李道缘道,“此贼狡诈非常,今日之败,可以说全坏在此贼一人之手。国公辛苦为小公子求得的云九妖,也便宜了这混账。
     此獠凭借云九妖,一举从修士转成易筋境武者,实力大增,危害百倍于从前。”
     他恨极邓神秀,认为桑雨绮完全是被邓神秀勾引,偷走了刘氏,让他丢掉了钳制邓神秀的最大底牌。
     曹远山眼睛放光,“这不可能,从修士转成易筋境,这要跨越多少关?即便有庞大内力供应,他一个腐儒哪里来的逆转筋脉的秘法?便是小公子早准备的秘法,也不足以将他提升到易筋境。”
     “此乃孟、姜二位先生亲见。”
     李道缘指向两名先前在大智分舵搭救他和小公子的两名实力超卓的护卫。
     曹远山看向两人,两人缓缓点头。
     当时,邓神秀灭杀陆巢,李道缘和小公子在昏睡,但孟、姜二人却是亲见。
     “如此说来,此子真有个了不得的师尊。”
     曹远山轻轻抚着光洁的下巴。
     “…………”
     李道缘想死,他总算知道为何董国公明明没有多少本家兄弟,却还要把这位堂弟远远打发出中枢。
     “报,威远侯府、淮东侯府有人请见。”
     一名随侍入内禀告后,曹远山微微皱眉,“不见。”
     “曹公,不可不见,此两家皆和邓神秀有深仇,说不得是听到风声了,要找咱们联合。”
     “联合什么,区区一个邓神秀,要碾死有多难?老夫掐指一算,便知他命在旦夕。”
     “曹公所言极是,但这种脏活既然有人抢着接手,咱们有何乐不为呢?”
     “也罢,传他们觐见。”
     不多时,两人行了进来,皆是三十出头的汉子,虎步生威,显露非凡实力。
     高个汉子自我介绍名唤柳放歌,乃是威远侯府二房夫人柳袂的堂弟。
     隆目汉子则是淮东侯麾下的得力谋士贾羽。
     双方见礼罢,柳放歌开门见山,“惊闻邓神秀得罪董国公,我和贾兄为此獠的疯狂而深感震惊。此獠不灭,天理难容……”
     曹远山不耐烦地摆手,“废话就不听了,上主菜。”
     他常以清净高士自诩,生平最不耐俗人。
     贾羽道,“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和柳兄皆欲诛杀邓神秀。若曹公有意合作,活儿我们办,希望曹公能提供有关邓神秀的情报。
     此次邓神秀是如何与圣辉会有了纠葛,又是如何得罪的曹公。我们需要这些消息。”
     曹远山摆手道,“说了半天,不过是来探消息的,你们什么方案也拿不出来,送客。”
     柳放歌瞥了贾羽一眼,道,“曹公勿急,在收拾邓神秀方面,我们是专业的。此次,我们已经制定了初步计划,打算对和邓神秀有很深瓜葛的人来一次全方位打击。
     这一波打击,就是要逼得邓神秀自绝于汉阳,让他无处容身。此外,我们也准备了精干的杀手队伍,双管齐下,邓神秀蹦跶不了几天了。”
     曹远山掐动手指,“既如此,你们还来找老夫做什么?”
     “邓神秀这厮已连续坑害我们多名兄弟。此番,我们两家是下了最大决心,不愿再有丝毫闪失。
     所以,邓神秀母亲的下落,我们想要掌握。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邓神秀母亲最后是消失在贤福观。”
     贾羽若有深意地说道。
     曹远山哂道,“看来你们是真下了功夫了,只是你们如此肆无忌惮,真当昌武府的掌狱司是废物么?”
     柳放歌道,“好叫曹公知晓,此一节我们早想到了,只要曹公肯告知邓神秀母亲下落,万事无忧。”
     “好!”
     曹远山微微点头,“如此算来,是上苍要灭此獠,岂能不顺天意而行?道缘,火速查明邓神秀母亲下落,将这张王牌捏在手里,不愁邓神秀不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