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80章 剑蟒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邓神秀道,“我亦未想到世兄身边竟藏了这么多鬼,那个小公子到底是何身份。”

     他早就猜到小公子身份,此番发问,不过是看蒋干成怎么想整件事。

     蒋干成挥退左右,“他是董国公的最小的儿子,人称小公子。本来,此次举事就是我方和董国公合谋。

     利益划分方面,整个淮西都让给了他。我原以为他会知足。看他的安排,要的分明不止是淮西,还想吞了我。”

     邓神秀点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当今天下,世道纷乱,隐于暗处,虽不如裂土分疆轰烈、滋润,但至少可以活着,还活得不错,世兄三思。”

     蒋干成缓缓点头,“我会考虑清楚的,下次即便要行动,我也一定先通知世兄。我算是看明白了,干这种大事,还得咱们自己人。对了,世兄你身体……”

     邓神秀灭了陆巢的事儿,蒋干成已经知道了,那不应该是邓神秀该有的本事。

     他当然猜到必是邓神秀在白球纷乱之际,得到了些什么。

     邓神秀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没什么,终究遭了小公子暗算,才修的一些灵力被汹涌的烈阳之力浇灭。现在我空有一身武力,却再没了灵力。真不知再见师尊,该怎么向他老人家解释。”

     蒋干成宽慰道,“事已至此,世兄不必忧虑。天缘如此,非人力能抵挡,委屈世兄了。”

     邓神秀神情落寞,“也只好如此了,世兄好生调养,我改日再来探视。”

     见邓神秀去意甚坚,蒋干成也疲乏得不行,只好令钱少卿好生将他送出。

     出了望冷峰,邓神秀看看天色还早,又打马向江夏县赶去,祈福会就在江夏县的曲水廊亭举办。

     虽说这祈福会本身就是个阴谋,他也只是挂名,且雅娴师太已经死了,这祈福会召不召开,意义不大。

     但邓神秀觉得一切大场面,都是提升实力的良好机会,怎能放弃。

     事实证明,他来对了,到场的达官贵人们根本不关心雅娴师太,只关注他。

     邓神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刷声望和赚取清灵气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对清灵气纯度的要求有了极大提高,也就变向要求供应清灵气的人有不俗的修为。

     此外,单一的手段不足以造成持续的震撼。

     事实证明,因为他曾经在诗文上的出众表表现,大大提升了众人对他的期待和想象。

     以至于在祈福会上,他抄袭所作的诗文水平颇高,却并没有起到多好的效果。

     反倒是他灵机一动后,表演的丑书和射墨,引起了轰动,让他成功装了一波,收割了不少清灵气。

     大会持续到将近子时才结束,邓神秀假笑了一晚上,脸都僵了。

     他是在凌晨后,返回汉阳家中的,用冷水搓了好几把脸,表情才自然起来。

     这漫长的两夜一日,他先后经历了贤福观救母,独闯望冷峰,参加祈福大会,所有的行动都称得上完美。

     但邓神秀的心情却十分不美丽,究其根源,还是因为他身体出现了问题。

     本来,他距离开辟龙明窍,成就成符境,只有临门一脚了。

     此次祈福会,他成功收割一拨,怎么算也足够开辟龙明窍了。

     而且他龙颌窍内的灵液,也的确积攒到了极限,整个龙颌窍内,灵液几乎一直呈现沸腾状态。

     邓神秀甚至担心继续收割下去,会不会因为过量的清灵气,撑爆龙颌窍。

     好在,这一拨收割后,震寰珠又进入了休眠期,而且珠子冰凉得厉害,恐怕短期内,很难恢复。

     迟迟不能突破至龙明窍,沉思片刻,邓神秀大概找到了症结。

     应该是遭遇了修行中极为罕见的被锁隐窍,要想破除,必须要找寻先天精气。

     “罢了,锁窍就锁窍,老子现在靠剑吃饭。”

     仓啷一声,他拔出鹤影剑,内力涌动,剑身轻颤,宁静院落内,忽然腾起阵阵微风。

     他微微皱眉,不停运剑,半柱香后,终于剑气腾出,三丈之外,几颗秋枣扑簌从树上落下,枝叶安然无恙。

     “可惜了,才内力五品,也只能使出这剑蟒来。”

     邓神秀持剑在身,嘴上说着可惜,眼中却放着光彩。

     他做梦也没想到能这么快修成易筋境,成就易筋境后,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当世强者的门槛了。

     易筋境往上,为真元境,真元境再往上,就到了神通境,神通境再上,修士和武修的界限就要渐渐模糊了。

     武者修到了易筋境,生出了内力,已属于超凡武者了。

     这一关卡住了绝大多数武者,是横亘在平凡与非凡之间的巨大分水岭。

     入了易筋境,内力按质与量,从低到高,划有五品。

     每超越一品,难度超过了前面的大境界跨越。

     重生以来,头一回,邓神秀觉得自己有了把握命运的资本。

     他不停运剑,剑蟒越运越熟,剑气纵横间,仿佛无物不斩。

     “剑十三问世百余年,从中总共也就悟出了这么几招,如今剑十三还是谜团。老子整出剑蟒来,不说横推此世间,浪几把应该够用了。”

     邓神秀才收剑,咣咣,有人捣门。

     他才要开门,一道身影从院墙后跃了进来,即便蒙着脸,邓神秀也认得出来是凤雏兄。

     莫再讲背着个大布袋子,哗啦一倒开,瓜果梨桃,针头线脑,应有尽有。

     一见这阵势,邓神秀一阵头大,立时知道这位又要整绝顶密探那一出,赶忙摆手道,“莫兄放心,此间隐秘得紧,有事直接说。”

     莫再讲缓缓摇头,嗡声道,“大意不得。”

     说着就搬起个南瓜来。

     邓神秀急了,“莫兄谨慎小心,令人钦佩,不如笔录下来如何?”

     莫再讲一听有理,从地上捡出纸笔,伏在桌上,一顿笔走龙蛇,邓神秀眼睛直了。

     莫再讲冷静地点燃烛火,引燃信纸,从容地从地上捡起一根丝线,截作三段,排在石桌上。

     随后,一言不发收了一众物事,背着个麻袋,翻出了院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