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58章 公厕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邓神秀面无表情,“既然商量得差不多了,事情就这样办吧,兄弟先告辞了。”
     “且慢,神秀兄何必着急。”
     张师爷含笑拦住他,“前面不说了么,要算两笔账,一公一私,公账了了,私账也得算呀,我们舵主最不喜欢欠债,尤其是人情债。”
     邓神秀落回座上,“洪承杀我,莫氏兄弟也来杀我。邓某是费了多少劲儿,才逃了这条小命。我这条命,价值几何,舵主和师爷看着开价就是。”
     张师爷轻轻击掌,一名随侍捧着个托盘,阔步行了进来,铁盘上摆满了银锭子,足有百两之多。
     邓神秀轻哼一声,不待他说话,张师爷又拍了拍手掌,又有一名随侍托着一盘银锭子出来。
     邓神秀站起身来,张师爷又拍手。
     “好了,老张,你手不疼么?跟我玩葫芦娃救爷爷呢,一个又一个的。
     还真不是兄弟不开眼,这年月谁还使银子?
     这么说吧,金瓜子和金叶子我已经使顺手了,旁的真的不习惯。”
     钱少卿似乎听见了狼嚎声。
     张师爷挥退了随侍,“神秀兄,你开个价便是。”
     邓神秀比出一根指头,钱少卿瞪圆了眼睛,讥讽道,“一百两黄金,神秀兄不愧是当世真儒啊。”
     邓神秀笑道,“看得出来,钱兄心疼了。我就不明白了,旁人花钱心疼,贵会干得都是无本的买卖,有什么好心疼的。不过这数目,钱兄少说了十倍。”
     “一千两?你不如去抢!”
     钱少卿暴走。
     张师爷一脸无语地看着钱少卿,似乎在说,“他不是在抢,是在弄啥泥?”
     丝丝浊气,从两人体内腾出,流入邓神秀胸口。
     “看来钱兄是真没花过钱,那就不说了,准备搬家吧,钱兄。”
     邓神秀起身要走。
     “搬家?也不看看你今日还走得出去么?”
     钱少卿冷喝一声,按剑在手。
     邓神秀哈哈一笑,伸长了脖子,“舵主瞄准些,最好一击毙命。”
     “你!”
     “舵主息怒,何苦呢。”
     张师爷加重了声音。
     钱少卿无奈,他当然知道哪头轻哪头重,他想不通的是,邓神秀仿佛看破了自己底牌。
     “八百两,再多实在拿不出。”
     “老钱,你以为菜市场买菜呢,我这一千两才拿就得开销出去大半,你以为我一个人做得成这笔买卖?”
     “该死的莫再提,莫再讲。”
     钱舵主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该派这两个铁憨憨去杀邓神秀。
     “老钱,你怪错人了。你这老巢虽然隐秘,但对我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大千分舵在王盘山飞鹰岭,没错吧。”
     邓神秀不想坑了莫再提和莫再讲,努力回想起前世的一些和圣辉会有关的消息。
     钱舵主惊得眉毛都要飞了,张师爷也一脸莫测盯着邓独秀。
     “别想那么多,我的身份不便向二位透漏,总之也算半个自己人。”
     邓神秀虚虚实实地秀着。
     话说到这份上,钱少卿还能说什么,当即吩咐备货。
     “那个,金叶子和金瓜子弄个两小袋就行了,剩余的,还是换成银票吧,自己人,互相照顾。”
     上千两金子,携带起来,太过麻烦。
     钱舵主无力吐槽,要银票也好,省得折腾了。
     不多时,邓神秀要的财货就准备妥当了,他轻轻松松,在腰间缠了,向钱舵主一抱拳,“钱兄放心,我收钱肯定办事,等我通知,你们做好配合就是。”
     “配合,还要配合什么?”
     “你真当兄弟是来要你金子的?岳麓书院真要开办下院,不立在你望冷峰,总得选别的地方吧。”
     “那你要我们如何配合?”
     “现在还不清楚,无非是我观山望气时,需要你们震动山气,你们等通知就是了。”
     钱少卿和张师爷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疲倦。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咱们现在去找两位莫兄,把酒言欢吧。”
     钱少卿心碎的跟什么一样,还把酒言欢。
     张师爷道,“不打不相识,邓兄过门是客。舵主,咱们该做这个东道。”
     钱少卿立时醒悟,张师爷是想借机探探邓神秀的底。
     “报,有客造访。”
     一名随侍忽然闯入,高声禀报。
     张师爷懵了,钱少卿一脸黑线,他辛苦打造的大智分舵防御重地,现在竟有成公共厕所的趋势,谁都特么能来上。
     “哪里来的客人,到底怎么回事。”
     张师爷怒喝。
     通报的随侍吓了一跳,颤声道,“他们中有一人持拿双龙令。”
     钱少卿大惊,双龙令乃是双龙堂堂主蒋干成的招牌,大智分舵就分属于双龙堂之下。
     蒋干成向来珍视双龙令,绝不轻易送出,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几个人?”
     “一共三人,持拿双龙令的,好像姓谢。”
     “舵主,对上了,蒋堂主曾送往淮东侯府送了一枚双龙令。”
     张师爷念头一动,冲邓神秀抱拳道,“神秀兄,情况你也见了,看来这酒你是喝不成了,不如你先行一步?”
     邓神秀道,“这怕什么,都是自己人,等接完了客,咱们再一起喝。”
     说着,他大手一挥,西侧帷幕上挂着的一枚斗笠飞入他手中,转瞬,他将斗笠在头上罩了。
     钱少卿一脸无语,这人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仔细一想,姓谢的和邓神秀有梁子。
     这档口,邓神秀不肯离开,想一探究竟,也在情理之中。
     钱少卿打定主意,谢家的浑水他懒得蹚了,就是蒋干成下令,他也有办法拒绝。
     邓神秀愿意在这儿,就让他在吧。
     不多时,那随侍迎了三人进来。
     “钱舵主,张师爷,久仰大名,在下谢伟阳,乃是淮东侯家臣,在侯府曾见过蒋堂主,早听蒋堂主说过二位大名。今番到此,也是得了蒋堂主指引。”
     谢伟阳卖相比谢塘强了不少,长身阔面,身形雄壮,气度不凡,一看便是武道强者。
     自我介绍完毕,谢伟阳又指着他左侧高大中年介绍道,“这位是威远侯府二公子夫人的家臣,名唤柳朝先,江湖名声极重,唤作奔雷手。”
     说着,他又一指右侧儒雅中年道,“这位是岳麓书院的执师张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