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26章 二手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要是能一直这么快就好了。”

     邓神秀暗暗感慨,他当然知道,即便有震寰珠,修行的速度也不可能一直这般快。

     越到后面,每跨越一步,需要的清灵气就越多,自不可能这般迅速。

     即便如此,他对这震寰珠已经不能更满意了。

     没有此物,就没有清灵气,没有那个地球的知识,这十三怎么能装得这么清奇。

     清灵气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嗖嗖。

     当然,最让他满意的还是清灵气,这玩意儿简直就是天地灵气中的极品,万化万用。

     他当然没修处什么浩然气,但这清灵气偏偏自带浩然气属性。

     这点,早在他前世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往这方面发挥。

     今次一听说要召开贤雅集,他就料定机会来了,正是这有浩然气属性的清灵气给他的底气。

     “父亲!”

     周坤惨呼一声,扑到苏青身前,高声嚎道,“提学大人,列位大人,邓神秀当众行凶,杀害我父,还望诸位大人做主,还我公道!”

     谭明冷哼一声,“周桃芳之恶,我亦有耳闻,今日邓神秀出示证据,他心生惶恐。

     魂不守舍,若非如此,怎会被浩然正气所伤。

     此等奸邪之辈,死于浩然之气,死得其所,还哭号什么!”

     “你,你……”

     周坤懵了。

     马然朗声道,“浩然气下,不存奸邪,周桃芳乃是咎由自取,怨得谁人?”

     他和周桃芳没什么深厚交情,如今,邓神秀异军突起,修出浩然气,功名在望。

     这是他马教谕的教化之功,今年的业绩表好做了不少,他当然要死保邓神秀。

     苏青挥手道,“速报县衙,着人去缘来客栈后厨挖尸。”

     两名随侍得令,急急退走,周坤一屁股跌坐在地,忽地,一咕噜起身,竟然要逃。

     谭明冷笑,“大胆!”

     两字吐出,聚而成气,正击在周坤头顶,打得他一跟头跌坐在地。

     霎时,苏青带来的随身护卫,一拥而上,将周坤拿下。

     不多时,去报信的两名随侍折回,带来了挖出尸身的消息。

     县衙也来了一名师爷,向苏青见礼后,陈述案情后,便着衙役将周坤五花大绑捆了带走。

     一段插曲后,苏青道,“浩然正气,攘除奸邪,今日贤雅集又添一段佳话。

     好了,诸生,今日是你们的盛会,且吟啸,放歌,抚琴,吹笙,老夫将一一观之,奖掖出类拔萃者。”

     苏青话音方落,一道悠扬笛声响起,声音自天际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一张巨大的风筝飘摇在天际。

     一个锦衣青年驾驭着风筝出场,横笛唇前,卖相十分不俗。

     终于,风筝缓缓落下,那锦衣青年弃了风筝,一边继续吹奏,一边缓步迎着苏青行来。

     到得近前,一曲奏罢,听那锦衣青年吟道,“节物相催各自新,痴心儿女挽留春。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

     一诗吟罢,锦衣青年向苏青躬身行礼,“学生贺锦一,见过提学大人。”

     “免礼。”

     苏青摆手,贺锦一起身抬头,发现场面的气氛不对。

     他今日的出场,是设计许久的,定场诗也是精心准备的,剧本展开了,观众的情绪不对啊。

     “久闻提学使大人伉俪情深,尊夫人仙逝,提学使大人终身不娶,学生感佩不已,作诗一首,还请提学使大人雅正。”

     贺锦一决定直接上大菜,他话音方落,忽然发现众人皆用怪异的目光望着自己,提学使的眼神里竟然有几分尴尬。

     “这到底是怎么了?”

     贺锦一懵了,但话已出口,还是硬着头皮将诗句念完。

     他准备的这首悼亡诗,水平极高,远超周坤那首。

     他满以为定会博个满堂彩,谁知一诗读完,全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山里互舔粪门的猴子。

     “这也太奇怪了。”

     贺锦一一咬牙,决定发动绝招,他竟再念一遍适才的悼亡诗。

     此次,他吐口成字,浩然气显化的文字,经久才歇。

     “浩然气,入了门槛了,不错,还需努力。”

     苏青缓缓点头,终于有了嘉许之色。

     贺锦一要疯了。

     惊呼声,呐喊声,名媛们眼中的异彩,到底哪里去鸟。

     “贺生不错,好好研习圣人之道,前程可期,诸生且散去,勿要自误前程。”

     苏青挥散诸生,贺锦一呆若木鸡。

     直到半柱香后,追随他的一名跟班,急吼吼凑到近前,告知了他因果,贺锦一双目如电,直射邓神秀。

     而邓神秀正在和苏青等人谈笑风生,根本没瞧他。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贺锦一心中如有火烧,他就像辛辛苦苦搭了戏台的戏子,还没登台,好戏让人家先唱了。

     “你眼神畏畏缩缩,到底在躲闪什么,又怎么了。”

     贺锦一怒叱跟班,气不打一处来,早知姓邓的如此卖弄风骚,自己何必弄那一出。

     跟班怯懦不敢言,贺锦一大怒,再三逼迫,跟班终于鼓起勇气道,“他,他们私下里,给你起了个……外号。”

     “什么外号!”

     贺锦一瞪眼。

     “二手比王!”

     跟班说完,抱头鼠窜。

     “比王……还是二手。”

     贺锦一捂着胸口,连退十余步,一个没站稳,从坡上摔了下去。

     贺锦一惹出的动静,并未波及到远方的邓神秀。

     只因他那边也起了波澜,有人要收他为徒。

     “神秀小友,还未有师承吧,不如……”说话的白须老者正是淮东名士段蒲芳。

     苏青疾言厉色打断,“蒲芳老儿,你待作何,此乃我门下佳士,三十年一出,收起你那花花肠子。”

     众人皆笑,段蒲芳亦笑。

     苏青正色道,“神秀小友,你可愿拜我为师。”

     段蒲芳恨恨瞪着苏青,苏青一脸得色。

     邓神秀道,“不敢欺瞒大人,神秀已有老师,不敢背叛师门。

     大人为昌武提学使,昌武诸生皆为大人门生,神秀又何能例外。”

     他有自己的骄傲,苏青虽然不错,并不入他法眼。

     苏青心胸壮阔,瞥一眼一脸满意的段蒲芳,含笑看着邓神秀道,“你师承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