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22章 狂生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邓神秀不愿理会这家伙,但深恐混在人群中的察举官,已开始察举,他不能不有所表现。

     他起身振衣,吟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树下深睡足,天外日迟迟。”

     一番吟咏,声音颇大,诗意新颖,惹得左右皆朝这边看来。

     “这是花了多少心思,才攒的一首诗,可惜了,媚眼抛给了瞎子。

     再说,如果你这种卖妈求荣的,都能被选上察举,这贤雅集不如改成卖妈集好了。”

     一个圆脸青年瞪着邓神秀,一脸地嘲讽。

     此人正是周桃芳独子周坤,周桃芳要纳刘氏的消息,周桃芳正妻已经知晓了。

     这些年,周桃芳纳了不少小妾,都被发卖,都是周桃芳正妻的手笔。

     她性子奇妒,提前侦知了周桃芳要纳刘氏的消息,便嘱托了周坤,万不能让邓神秀在今日的贤雅集上出头。

     周坤一到场,就满世界寻邓神秀,好容易才在这里寻到。

     周坤一番奚落话,众人纵声大笑。

     这帮人是眼热周桃芳的势力,平日里和周坤走得极近,本就是一丘之貉,心存邪僻。

     邓神秀亦笑,伸手一挥,轻轻拨弄,周坤一个倒栽葱,从坡上栽倒下去。

     邓神秀睡觉的地方,几乎接近坡顶,周坤这一栽下,立时化作滚地葫芦,远远滚了下去。

     周坤才滚下去,其余几名书生无一能避过邓神秀的毒手,在坡上“争先恐后”地翻滚起来。

     “卧槽,这也太能耍了吧。”

     “还要不要脸?”

     “这是谁这么没有底限?”

     “…………”

     一个人翻滚已经引人瞩目了,一帮人翻滚,可以成团了,当然更吸引眼球。

     周坤等人遭了暗算,本就憋闷,听了这些议论,简直要气疯了。

     这帮人修不出浩然气,但个个引灵入体。

     霎时,头顶滔滔浊气,疯狂朝邓神秀胸口投来。

     才在坡脚落定,周坤等人发了疯一般冲上坡顶,“你踏马找……啊!”

     邓神秀轻轻绊腿,周坤又从坡上翻了下去,其余几人想躲,邓神秀催动灵力,一帮人又开始翻滚起来。

     “卧槽……”

     “沃日……”

     周坤一干人心里要气炸了,滔滔浊气不要钱一般,又朝邓神秀胸口投来。

     周坤一干人再度冲上坡时,另一侧转出一行人来。

     领头的方脸中年瞪着衣衫不整,满身乱草的周坤叱道,“便是标新立异,尔辈也太过了,此乃贤雅集,不是斗兽场。”

     这方脸中年正是昌武府派下的三大察举官之一的谭明。

     他身后跟着的有汉阳县教谕马然,江夏县教谕刘哲,几名举人,三名教学成就不俗的夫子。

     周坤的老子周桃芳,正在其中,其人一身大红袍,虚胖的身子,顶着个偏小的脑袋,一脸的虚青色,瞪着周坤双目几要喷火。

     周坤一指邓神秀,“大人,是他,此人出手伤人。”

     “是啊,诸公,此獠猖狂,在贤雅集上,对我等大打出手,实在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周坤的跟班们同声鼓噪。

     周桃芳冲谭明抱拳一礼道,“大人容禀,邓神秀自幼不学无术,好神仙道。

     早些时候,还入了小仓山的白云观修习,今日混来贤雅集,分明是想投机跟风。”

     他正打着刘氏主意不假,但此刻不站出来将邓神秀打入泥淖,他儿子的前途可就渺茫了。

     谭明审视着邓神秀,微微皱眉,“你有什么说的?”

     周坤一帮人,邓神秀只一个。

     周坤等人娆娆不止,邓神秀一言不辩,孰优孰劣,谭明心中了然。

     邓神秀正待说几句高风亮节的话,忽地,胸口传来阵阵温热。

     他忍不住一阵激动,震寰珠复苏在即,到口边的话就变了,“大人容禀,学生正在树下晾书,这几人偏要在我耳边聒噪,说些不遵圣贤之语。

     学生听不下去,便要换地方晾书,这些人就开始这荒诞不经的溜坡之举。”

     “胡说。”

     “他放……胡说。”

     “哪里有书,根本没有书,撒谎撒到白日见鬼。”

     周坤等人叫起撞天屈。

     一干人绝没想到,无才无势的邓神秀不仅不怯场,还敢在诸位大人面前,大放撅词。

     刷刷刷,周坤等人头顶的浊气扑簌飚去,直没邓神秀胸口。

     随着这些浊气的投入,邓神秀胸口的震寰珠也越来越热。

     “晒书,此间可有一书一页?”

     周桃芳高声道,“谭大人,此獠生性狡诈,当着诸位大人的面,还敢扯谎,如此胆大妄为,实非善类。”

     邓神秀解开衣襟,拍拍腹部,“满腹经纶,尽在其中,平日不得舒展,怕闷久了,成了满腹牢骚。

     今日贤雅集,敞在树下晾晾,不碍着谁吧。”

     “哈哈,满腹经纶,晒书,好一个狂生。”

     谭明大笑,众人陪笑,看向邓神秀的眼神,都开始起了变化。

     周桃芳目瞪口呆,心中恼恨之极,丝丝浊气,从他头顶狂冒而出。

     周坤等人做梦也没想到邓神秀三言两语,竟得了察举官的赏识,嫉妒得面目全非,腾腾浊气溢出。

     轰的一下,邓神秀胸口传来惊人的灼热,那灼热才生,便即消失。

     随即,他胸口又传来熟悉的温润感觉,震寰珠复苏了。

     “来的正是时候。”

     邓神秀暗喜。

     “邓神秀,我问你,你可进学,治的哪一科,习得何艺?”

     汉阳县教谕马然笑着问,周桃芳给他使了眼色,思极此人平日对自己也算孝敬,不愿周桃芳太下不来台。

     邓神秀抱拳道,“教谕是要考教我?”

     马然问的三个问题,他若直接回答,那是自找没脸,索性反守为攻。

     马然微笑不减,转视谭明道,“大人看见了,这小子当众讨教,看样子是要定了今日的风头。”

     他虽有意帮扶周桃芳,但绝不愿喧宾夺主,得罪谭明。

     谭明笑道,“也罢,且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满腹经纶,还是满腹牢骚。”

     邓神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我有满腹经纶,便是满腹牢骚,亦能化成锦绣文章。”

     谭明给他定了“狂生”的调子,这帽子他还就戴定了。

     “敢请大人赐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