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仙师独秀 > 第11章 趁火打劫
最快更新仙师独秀 !

    小仓山案发,引起了府里的注意,突然调派府兵而来,准备围捕赤练邪魔张可久。

     劫狱的忠义会没掌握这个消息,被突如其来的府兵打了个措手不及。

     如此一番阴差阳错,邓神秀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多时,两架马车进了城门,穿过中央大街,邓神秀盘算着离家不远了,正待翻下马车。

     忽地,四面八方喧腾起来,遥遥火蛇,从四面八方汇聚。

     他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自己漏了?这是来围捕自己的?

     他正惊疑,驾着马车的两名狱卒兴奋得嚷嚷起来。

     “丢特么的,早就该干了,瞧见没,连检字房的兄弟们都出动了。”

     “干干干,最好抄了典库,奶奶的,咱们死了多少弟兄,连他们的那份遗财,也被府里来的那帮玩意儿抄走了,什么东西!”

     “狗屁的府兵,他们的大头是临近几个县的差役,没见他们的服色五花八门,真正的府兵怕连一成也没有。”

     “你怎么知道?”

     “收了那么多死尸,看衣服还分不出来?”

     “奶奶的,这是看咱们好欺负啊,不行,干,必须干狗?的。”

     两名狱卒顿时意气昂扬,马鞭挥得啪啪作响,马车开始剧烈颠簸。

     邓神秀透过缝隙,望见外面嘈乱的队伍,缭乱的火把,一颗死寂的心渐渐躁动起来。

     忽地,他翻身坐起,在马车内淅淅索索地折腾起来。

     此时,马车因为陡然加速,翻腾得厉害,他在车里的动静儿,外面丁点也没察觉。

     马车轰隆了小半盏茶的工夫,终于停住不动,两名狱卒呼喝一声,奔了出去。

     邓神秀透过马车缝隙,朝外打望。

     所处之地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营房,落着不少帐篷,中央黄土垫地的七八亩地大小的校场上,五六百人分作两边,正高声嚷嚷着,嘈嘈杂杂,最后化作五花八门的叱骂。

     那两名狱卒也加入了骂阵,场面濒临失控。

     邓神秀已弄清了眼前矛盾的焦点所在:汉阳县的武装,认为府中的武装,干轻活,抢重利,咽不下这口气,打上门来要求分利。

     然而府兵们既已经将肥肉吞入口来,怎么可能甘心吐出来。

     一个强要,一个不给,矛盾渐渐激化了。

     双方越骂越下道,宛若两堆浇了汽油的干柴,就差一颗火星,立时就要爆燃。

     就在这时,邓神秀翻身下车,身着一身府兵战袍,虽然破旧,染血,毫不扎眼。

     适才他在马车中淅淅索索,便是在更换衣衫。

     此刻他所躺的尸车,正停在大营门口,同样的尸车还停了七八辆。

     不远处数百人吵作一团,没人注意到他的动静儿。

     邓神秀旁若无人,大步流星地加入了府兵队伍中,跟着嚷嚷起来。

     他才钻进队伍,指间轻点,惊变突发,几匹拖着尸车健马的尾巴忽然被点着了,受惊的马匹惊声嘶鸣,拖着尸车扬蹄冲撞起来。

     众人慌忙散开,才有人奔出要去控马,就在这时,邓神秀躺过的那辆尸车车厢忽然散架,十余具府兵的尸体摔在了地上。

     乱马奔腾,马蹄践踏,转瞬,这十余具府兵尸体被踩踏得不成形状。

     “草他妈,这帮混账不把咱们府兵当人啊,咱们死了兄弟,还要被辱尸。”

     邓神秀扯着嗓子大嚎,一颗火星终于溅进了柴火堆里。

     轰的一下,府兵们全爆了。

     县兵和掌狱司的狱卒们,也怒火滔天,毫不退让。

     霎时,两道洪流奔涌着绞杀在了一处。

     四处火把乱飞,一只火把精准地飞向了东头最华丽的那座营房。

     霎时,营房被引燃。

     “救火,救火,那是典库,那是典库。”

     “快救典库。”

     所有人都疯狂了。

     众人吵吵这么久,为的可不就是典库里的那些浮财么?

     不必谁号令,霎时所有人都疯狂朝典库抢去。

     谁都清楚,这档口抢到了就是自己的,天王老子也夺不回去。

     而奔在头前的,正是邓神秀。

     只因那引燃典库的火把,根本就是他用驱物妙术扔过去的。

     火把还没丢出,他就潜到典库附近。

     典库才烧起,他就先冲了。

     他率先冲进火光深处,随后大量的金银细软从火光中,往外狂射。

     所有人都红了眼,拼命争抢,奋力厮杀,整个营地狂沸如煮。

     终于,越来越多的人冲进了典库,满地的金银细软,引发新的哄抢。

     这时,邓神秀已奔出了典库,混乱的人群为了满地金银,已乱成了一锅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黄白之物,和一个个药瓶上。

     邓神秀飞速闪出了已快要化成火海的营房,一头扎进沉沉黑夜。

     值得一提的是,久在乱世的黎庶,自有生存之道。

     营地快要打翻天了,城中家家户户熄灯闭门。

     府兵的营房和黑夜笼罩的汉阳县城仿佛两个世界,一半是炽烈火焰,一半是冷寂海水。

     邓神秀在黑暗中穿行,才驰过两个巷口,忽地,背脊处的汗毛陡然乍起。

     再拐过一个巷口,他忽然折回,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阻住了前路。

     来人身量八尺有余,身披府兵战袍,肩头绣了个飞虎,这是府兵中至少什长的军官,才有资格佩戴的纹饰。

     “看不出来,小小江夏县还真出了人物了,好一个火中取粟,玩得漂亮。”

     高个军官盯着邓神秀戏谑道,目光阴冷。

     “江夏县”三字一出,邓神秀便知道对方是根据自己身上的战袍,判断的自己的身份。

     显然,对方并没怀疑他府兵的身份。

     “大人,误会,这是误会……”

     邓神秀面露惊慌,不断后退。

     高个军官狞笑着压上,“废什么话,还不把你抢的赃物交出来,还要本官亲自动手不成?”

     邓神秀连连点头,不情不愿地朝怀中摸去,忽地,他闪电般挥手,两枚细针迎着搞个军官面门射来。

     高个军官猛地仰头,挥手,准准将两枚细针捉在掌中,“米粒之光,也放……”

     话音未落,一道寒光直射他脑后。

     他后仰的脖子勉强避开,那寒光竟似化作银蛇,扭曲着身子,朝他眉心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