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是野人 > 第四章我到底成了一个野人
最快更新我不是野人 !

    第四章我到底成了一个野人

     看到这一幕,云川终于放心了,在这个看似同生共死,共同拥有所有生产资料的社会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他们没有任何的概念。

     “从此,我就是一个野人了?”

     云川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一股无名的悲伤一瞬间涌上心头,这让他眼中的泪水如同开闸的洪水瞬间就倾泻出来,将他漆黑的脸蛋冲出两条洁白的泪痕。

     一个孩子不小心被一条毒蛇给咬死了,那几个老人察觉孩子死了之后,就把他的身体也丢下了悬崖。

     毒蛇是从山洞里钻出来的……

     经历了昨晚那个恐怖的夜之后,山洞带不给云川一星半点的安全感。

     在他看来,那个山洞就是一个充满森林法则的斗兽场。

     看看身边的乱爬的那些孩子,以及一些嗷嗷待哺的婴儿,云川,就不知不觉的靠近了火堆,点燃了一根小小的树枝。

     他小心的维护着树枝上的那一点火星,在别的孩子的掩护下爬进了山洞。

     此时的山洞里一个人都没有。

     即便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也被丢在大太阳底下曝晒,云川吹红了火星,点燃了一束茅草,然后就悄悄地重新爬回那个大平台。

     老人们实在是太老了,他们身体里的所有热量似乎都来自于太阳,在太阳光的曝晒下,他们才像是活着。

     然后,山洞就着火了。

     这个山洞似乎是通的,火苗才起来,山洞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烟囱,“轰隆隆”的着火声音从山洞里传来骇人心弦。

     几个老人弹簧一般从地上蹦起来冲进了山洞。

     云川则瞅着大平台左侧的牲畜圈,以及另外一个山洞,他昨晚看的很清楚,那个山洞才是实物仓库。

     这边的山洞就是提供给所有人睡觉用的。

     这把大火等于给山洞消毒!

     这样的事情本来就该隔一段时间就烧一次的,可以起到清洁,灭虫的效果。

     看到自己家着火了,在外的人们统统赶回来了。

     长相凶恶的族长在查看了依旧在燃烧的山洞之后,就毫不犹豫的将那五个老人丢下了悬崖。

     然后,这件事就过去,所有人都等着山洞里的火焰熄灭。

     这个过程不会太短,山洞里有足够两百六十多个人使用的卧具以及储存下的大量的木头柴草。

     而且,山洞里起了大火之后,石头热胀冷缩会崩塌一部分,想要重新居住,就要清理掉落石。

     当晚,云川是躲在哪个年轻女人怀里睡觉的,这一夜没有男人来打扰她,她睡得非常香甜。

     云川睡得比她还要香甜,白天干的事情出现了少许的差错,他没有想到,山洞着火事件会让那五个老人被族长处死。

     如果有人感到悲伤,云川一定会非常内疚的。

     现如今,没有人感到悲伤难过,更没有人站出来为那五个老人说话,就连那五个老人被丢下悬崖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罪有应得。

     因此,云川也就悲伤不起来,内疚不起来,毕竟,不论是悲伤还是内疚都是共情的一种表现。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突然开始下雨了。

     云川还以为族长会让大家统统躲进仓库山洞里避雨,结果,没有。

     族长带着几个女人进了那座山洞,并且关上了山洞门,留下他两百多个族人在雨中瑟瑟发抖。

     男人们占据了悬崖边上的一点点干燥地方,女人们以及瘦弱的老人以及孩子们就只能披着羊皮,相互依偎着坐在雨地里相互取暖。

     云川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不进入牲口圈里躲雨,等待了很长时间,他发现一些人宁愿冒着落石的危险进入着火的山洞口避雨,也不愿意进入牲口圈。

     他似乎明白了——在这里牲口地位比人高。

     云川将自己的头埋进年轻女人的脖颈里,味道虽然不好闻,却是他目前唯一的依靠。

     雨继续下着,没有人喊叫,也没有叫苦,就连最小的孩子也没有哭叫。

     远处的山谷里传来一阵阵猿猴的叫声,随即又有狼嚎声附和,猿猴的声音急促而慌张,颇有一些色厉内荏的意思在里面,而狼嚎声就显得非常悠长而平和,没有抱怨老天的意思。

     不论是猿啼还是狼嚎都掩盖不住大象悠长的鸣叫声,混合起来就像是一场演奏。

     云川必须往好里去描绘现在的场景。

     放火之前,他预料到了会有人受惩罚,没想到会是所有人受惩罚。

     春季的雨水很冷,云川恨不得马上长大。

     天亮的时候,所人有冒着小雨出去寻觅食物的时候,云川不愿意爬,所以,他就站立了起来。

     这本该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云川的意志贯彻到他弱小的身体里,这股意志是如此的强大,身体不得不屈服,于是,他就真的站立起来了。

     这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过程,不是那么稳妥。

     可是,云川明白,只要他的婴儿期长一天,他夭折的可能性就高一分。

     早晨,女人走的时候没有喂奶,事实上她也没有多少奶水,昨天晚上就被云川给吃光了。

     一个黑乎乎的女人被留下来了,她用一个陶罐煮了粥,或者是别的东西。

     因为是绿了吧唧的,云川没法子分辨。

     从陶罐开始冒热气开始,这个女人就不停地用木勺挖里面的东西吃,直到吃的饱饱的,肚皮都鼓起来之后,她又往里面添加了一部分的凉水,最后把陶罐里绿了吧唧的东西倒在一个天然有凹坑的石头里。

     年纪小的婴儿在哇哇的哭泣,会走路的孩子则蜂拥向石头,猪一样的围着石头,最后用手挖东西吃。

     毫无疑问,云川是最机灵的一个,他挖了一口温热的食物塞嘴里之后,就被奇怪的味道熏得想要呕吐,他在自己的胃部打了一拳,这才制止了呕吐。

     他吃了很多,尽量的吃,即便是吃不下去了也用这些绿糊糊塞满了嘴巴。

     吃的太多,云川一动不动的就像是一尊雕塑,没有大人理睬他,只有几个饥饿的孩子围着他,有一个甚至探出舌头去舔舐他嘴角的残渣。

     当一个人脸上有五六根舌头舔舐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就是食物,云川强行向一边滚开,可是,不论他到了那里,身后总跟着几根饥饿的舌头。

     他的胃很坚强,非常的强大,他期待中的腹泻没有到来,那些跟他吃了同样食物的孩子们也没有腹泻。

     看来,能腹泻的孩子已经被淘汰了。

     山洞里的火焰渐渐熄灭了,依旧冒着浓烟,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浓烟也变得稀薄。

     去野外收集食物的女人们回来了,并不理想,春天里本身就没有太多的食物,能拿回来的只有一些草根,草籽,以及树皮,云川还看到了一块类似葛根黄精一类的东西。

     他很想要,可惜,被族长拿走了,他一个人坐在一个小火堆边上烤这个东西吃。

     女人们显得非常疲惫,围坐在火堆边上烤火,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自己采集来的野菜。

     所有人都在等待男人们可以带回来更多的食物,就像前天一样。

     可惜,男人们回来的时候就带回来了两只野鸡,一只野兔。

     族长很愤怒,用棒子敲打着每一个男人,口中还发出一些云川听不懂的单音字。

     晚饭自然是乏善可陈的,弄来了什么东西就吃什么,族长没有动用存粮的意思。

     于是,云川就再一次吃到了上午吃的那种绿糊糊,只不过绿糊糊里面多了一些肉丝。

     云川准确的找到了那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一头扑进她的怀里,亲昵的用头拱她的下巴,女人也热烈的抱住了云川,趁着左右都忙着吃饭的时候,往云川的嘴里塞了一颗鸟蛋。

     云川的嘴巴被塞得很大,女人担心别人发现鸟蛋,于是,就托着云川的下巴用力的合拢。

     鸟蛋碎裂了,云春吸吮了蛋液,却把碎裂的蛋壳吐了出来,女人顺手丢进自己的嘴里,嚼了几下就吞咽下去了。

     人们吃了饭之后就进了黑漆漆的山洞,此时的山洞里很暖和,意外的,人们也发现了大量的食物。

     就地上被烤死的蜈蚣数量而言,云川一度认为,这个山洞应该是属于蜈蚣的,而不是属于人类。

     这里不仅仅有烤死的蜈蚣,还有烤死的蛇,烤死的蚰蜒,烤死的蛤蟆,蝎子,甲虫等等。

     女人丢开了云川,蹲在地上捡拾那些毒虫,她吃蜈蚣的动作极其的熟练,拧掉头之后,捏着蜈蚣尾巴,就从壳子里拽出一条白肉,丢进嘴里之后,手就捏住了另外一条。

     她走到哪里,云川就跟到哪里,直到女人收获了一条被烤的焦香的大虫子,这才想起她还有一个儿子。

     虫子被烤的黑乎乎的,云川用仅有的几颗牙咬了一下,丰富的汁水就蕴满了嘴巴,很香——这是蛋白质的味道。

     “轰隆”

     岩洞上方掉下来一块大石头,就落在女人的身边,她对此似乎并不感到惊讶,继续蹲在地上向山洞深处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