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六十四章 玉勋楼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定襄县主看着从马车上下来的赵采玉,惊呼道:“十七,你的嘴唇怎么这么红啊?不但红,还肿。”
     赵采玉脸颊火辣辣的,跟在她身后的黄剑勋同学脸颊也火辣辣的,还不自觉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定襄县主就发现了他。
     见他一身太监服,定襄县主问赵采玉:“这位公公,此前没有看过。”
     赵采玉就拉拉黄剑勋的袖子,特别得意地说:“黄剑勋,把头抬起来,让我定襄县主姐姐好好看个够。”
     这仿佛是在显摆自己拥有而别人没有的一样玩具。
     黄剑勋感到耻辱,但公主殿下的命令不能不从。
     当黄剑勋抬起头,那张脸惊艳了时光,更惊艳了定襄县主的目光。
     “十七,他真的当了太监?”定襄县主惊呼。
     “不然呢?”赵采玉笑着反问。
     定襄县主十分心痛说道:“真真可惜了这张脸。”
     定襄县主惋惜的语气听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四个小太监耳朵里特别不舒服,咋的?好看的脸当太监是浪费了吗?太监不配拥有好看的脸?好看的脸对太监来说也很重要好吗?他们四个当初就是从万千太监中被十七公主以貌取人选出来的精品太监啊!
     “县主姐姐的意思是,这张脸不配当太监?”
     被赵采玉一问,四个小太监内心立即平衡了不少。
     定襄县主愣了愣,某位欧巴长睫毛像两把扇子扇了扇,两人心里同时唾弃十七公主是个偷换概念小能手。
     “县主姐姐,这就是你的戏园子?”赵采玉指着前方一座戏园子问定襄县主。
     定襄县主点点头。
     赵采玉便指着牌匾上的“沁芳楼”三个字,对定襄县主说道:“我要是盘下县主姐姐这个戏园子,名字肯定得改,就叫‘玉勋楼’吧。”
     定襄县主立即说,这个“勋”不会指的是黄剑勋小太监吧?
     赵采玉哈哈笑着夸赞定襄县主真是冰雪聪明。
     “他不是太监吗?”定襄县主看着黄剑勋同学那张颠倒众生的好看的脸一头雾水了。
     “你不是说,这张脸不配当太监吗?”赵采玉笑笑说。
     谁这样说了?定襄县主立马纠正:“哎呀,十七,我是说,这张脸当太监可惜了。”
     “对啊,这张脸不适合当太监,那唱戏总可以的吧?”
     定襄县主困惑了,唱戏不是童子功么?这好看的太监已经长得人高马大了,劈叉还能劈得下去吗?吊嗓子还能吊起来吗?
     赵采玉嘿嘿笑,这个,你就不要多虑了,好看的人干什么都比别人容易成功。
     好吧。定襄县主认可赵采玉这个歪理邪说。
     “‘玉勋楼’这个勋指的是黄剑勋的话,那这个玉呢?”定襄县主发现了不对劲。
     黄剑勋立即看向赵采玉。
     赵采玉笑笑说:“难道要叫‘珠勋楼’?猪勋,猪头勋,如果你同意的话,本宫没有意见。”
     赵采玉向黄剑勋投过目光来,黄剑勋立马丢下三个字“不同意”率先走进了这座现在还叫“沁芳楼”,很快就要改名叫“玉勋楼”的戏园子。
     定襄县主还是不理解,“珠和玉真的相通吗?”
     “当然,珠圆玉润、珠沉玉碎、珠规玉矩……像这样的成语我能给你说出一打来,你没见珠和玉从来都是形影不离,像一对双生子吗?所以,珠就是玉,玉就是珠……”
     赵采玉撇下定襄县主就去追她的欧巴大人,留下定襄县主在原地一时呆呆,嘴里念叨着:“珠玉,双生子……”
     赵采玉走进戏园子时,看见黄剑勋正对着那戏台痴痴望着。赵采玉便走过去,同他说道:“以后这舞台依然属于你,黄演员你可要可劲地绽放啊!能唱成长安城头一根台柱子吗?”
     黄剑勋侧头看赵采玉,从赵采玉的脸上,他看到了认真,没有任何戏谑的意思。
     “采玉小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
     “黄剑勋,因为我喜欢你啊!”赵采玉坦荡荡的,光明磊落的,“我喜欢你,我想得到你,但同时我也希望你开心,你能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追求你自己的梦想,让你开心是我的义务,谁让我喜欢你呢?”
     赵采玉看着黄剑勋,脸上带着笑容,越说,那笑容就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我知道,即便是在其他年代,人们的思想已经很解放了,可是谈到唱戏的艺人,依然会在心里骂一句‘戏子’,何况这个年代,你们伶人在这个时代饱受歧视,就算你被看似疯狂地追捧着,也依然是一种歧视,追捧你,不过视你为玩物,黄剑勋,你千万不要自卑,不要不自信,你就把唱戏当作和其他行业一样的事情就好了,他们当官领俸禄也好,开店做买卖也好,谁又不是为五斗米折腰,为存活而奋斗呢?你比他们还要高尚,你是把唱戏当成心中的志趣与理想了吧?”
     赵采玉说这些的时候,目光是落在戏园子其他处的,待她收回目光再看向黄剑勋时,他眼里依稀有泪痕,显得一双美目越发波光粼粼的。
     他原就美貌不可方物,这带水的目光令他整个人愈发妙不可言起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这个世界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算什么,稀奇的是遇到了解。
     赵采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黄剑勋已经走到她面前,张开双臂将她拥入了怀中。
     “采玉小姐,谢谢你。”黄剑勋在赵采玉耳边低声说道。
     “勋哥……”赵采玉也想说些什么,可是那些话最终也只是翻滚在心头:
     黄剑勋,我也谢谢你,茫茫人海,芸芸众生,能让我遇到一个你,如此投缘。千金难买心动的感觉吧,这份心动如此稀罕,如此难能可贵。
     未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当下的美好是最最珍贵的,握住当下便好了。
     此时此刻,在黄剑勋怀里,赵采玉是悲观的。
     她是一只悲伤玉啊。
     赵采玉不去想沉重的前尘往事,也不去想虚无缥缈的未来,就沉浸在眼前的心动里,即可。
     也可能,她睡一觉,醒来就回到了现代,这怀抱,这公子,这声“谢谢”都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十七,黄剑勋,你们在干嘛?”定襄县主的惊叫声先惊醒了赵采玉的梦。
     “十七,你是个公主殿下,你怎么可以抱一个太监?”定襄县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有,不是的,县主姐姐,你看到了,不是我抱他,是他抱我。”
     黄剑勋早已放开赵采玉,看着赵采玉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解释,他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这采玉小姐现在可比之前可爱多了。
     定襄县主跺脚:“十七,你一个堂堂公主殿下怎么可以被一个太监抱在怀里?”
     为了向定襄县主证明这是可以的,没什么的,于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四个小太监每个人都拥抱了他们的公主殿下一次。
     平生第一次拥抱自己的公主,四个小太监每个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黄剑勋同学一脸黑墨,心下早已醋海翻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