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六十二章 定襄县主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赵采玉在宝华殿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已经一整天了,晃得灵芝头好晕。
     “殿下,你到底有什么心事啊?就不能说出来让奴婢为你排忧解难?”忠仆灵芝巴巴地看着赵采玉。
     赵采玉盯着灵芝,摇了摇头,要怎么跟灵芝说呢?堂堂公主殿下居然想去开一家戏园子,一来是为了捧自己的黄演员,二来她想靠这家戏园子赚钱,为了将来自己不当公主了,可以靠戏园子谋生,而那时候,黄剑勋同学就是她的摇钱树,他演戏她收钱。
     光想到那美好的一天,赵采玉口水就要流出来。若真有那么一天,当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除了开一家戏园子,她还得养一班打手,毕竟黄演员太招摇,一旦让他上台唱戏,到时候又要招蜂引蝶,那些贵夫人贵小姐非跟蜘蛛精遇到唐僧肉一样争先恐后不可,所以她必须养一班特别厉害的打手,好打走那些打黄剑勋同学主意的花痴妇女们。
     “灵芝,宫里的娘娘皇子和公主们私底下都是靠什么发财的?”赵采玉认认真真向灵芝讨教。
     灵芝听了这个问题一脸错愕。
     赵采玉就说,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公主殿下我患了离魂症,失忆了,如果我记得那些事,还用得着问你?
     灵芝想想也是,便把自己知道的宫里贵人们的生意经和盘托出,原来这些皇室中人也不是那么坐吃山空,一个个私底下都做着营生,比如放利钱、做房产生意等等。在赵采玉看来,放利钱是个危险的生意,什么人才会去借高利贷啊?信用破产的人才会借高利贷、马刀钱,这种钱放出去多半收不回来,想要一本万利不赔本,就得养一班催债的马仔。
     讨债公司将举债人逼到出人命的新闻,赵采玉平常没少看,这是缺德、损福气的事,还是不干为好。
     而买卖房产嘛,赵采玉想到温州炒房团,这桩生意可以做,单纯赚达官贵人的钱就好了。
     “宫里有人开过戏园子吗?”赵采玉觉得自己没有经验,容易抓瞎,还是要找个成功的经验直接复制为好。
     没想到还真的有。
     赵采玉从灵芝口里听到“定襄县主”四个字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真是没想到,有人抢先了。
     那柔弱不能自理,沉醉爱河不能自已的定襄县主怎么会开戏园子呢?
     带着这个疑问,赵采玉专程去拜访了定襄县主。
     自从皇帝为柴武德和巴陵公主赐了婚,定襄县主就一步不出寝宫门,自己将自己封闭起来。韦贵妃被皇帝训了几句,也在床上躺了数日,方才回过魂来。
     韦贵妃自己想通了,就去劝定襄县主,尽力贬低柴武德,把柴武德说得一无是处,把嫁给柴武德的坏处夸大到最大,可是定襄县主伤心欲绝哪里能是几句话就开导得了的?
     韦贵妃自己也是从少女时代走过来的,也能明白女儿的心事,谁在青春少艾时没有怀过春呢?
     韦贵妃想到自己的前夫楚珉,那与她相识相恋结缘于豆蔻年华的爱人,只不过天妒英才,楚珉在战乱中被害,令她青春守寡,这才有了与皇帝的第二段姻缘。
     两段姻缘有什么区别呢?那就是第一段姻缘是有爱情成分在的,定襄县主就是两人爱情的结晶,而第二段姻缘,政治联姻的味道就浓了,皇帝与她不过是相敬如宾,皇帝对她所有的好,可不是对她个人而已,而是对着她身后整个韦氏家族。
     或许是因为爱情结晶这一点吧,更因为前夫的早亡,韦妃对定襄县主尤为怜惜,感情上比起自己与皇帝生的十皇子楚慎与十二公主楚孟姜,更为不一样一些。
     韦妃的劝导没有起到效果,她只好让十二公主去劝劝定襄县主,十二公主却不乐意,说姐姐一向与我并不亲昵,母妃又不是不知道。
     韦妃很生气,她是你姐姐,你是妹妹,姐姐妹妹,一母同胞,怎么能不亲昵?
     十二公主也不甘示弱,说自己与十皇子才算得上真正的一母同胞,与定襄县主姐姐毕竟是同母异父,身上流的血都不完全一样,又怎么可能真正亲昵呢?自己才不去讨这个嫌呢。
     十二公主顶了几句嘴就跑走了,差点让韦妃再次气倒,好在赵采玉及时来了。韦妃要迎客,暂时不能气倒。
     赵采玉一身珠光宝气,又兼最近在爱情的浸润中,整个人容光焕发,在宫女陪同下走进殿内,让韦妃不由眼前一亮,就像看到了一朵盛放的牡丹花。
     这样的赵采玉脸上浮现着向贵妃的许多影子,让韦妃内心闪过不少嫉妒,嫉妒的原因方方面面,比如皇帝对向贵妃的情有独钟,这是爱情的味道,而她自己与皇帝只是乱世姻缘政治结盟;比如同样错失与柴武德的姻缘,赵采玉就能生龙活虎,精神奕奕,而自己的女儿定襄县主却萎靡不振,还要受流言蜚语之苦。
     总之,韦妃内心很不平衡。
     赵采玉笑吟吟施了礼,说明了来意。
     听赵采玉说自己是来探望定襄县主姐姐的,韦妃娘娘十分诧异,这十七公主什么时候会这么好心关心起自己的女儿了?这楚明珠与她的女儿们向来没什么交集,仗着皇帝宠爱,高傲得要死,一副目中无人的架势。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这孩子一定就是来看定襄县主笑话的,韦妃便做决定关门送客。
     赵采玉却说道:“韦妃娘娘,我和定襄县主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真的是来看望定襄县主姐姐的。”
     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打动了韦妃娘娘,赵采玉表示,同作为错失柴武德表哥的伤心人,自己能很快走出阴霾,是有秘诀的,她现在就想把秘诀与定襄县主姐姐分享。
     韦妃爱女心切,便不求甚解,放赵采玉进去定襄县主寝殿看望定襄县主,并一再拜托她一定要让定襄县主开心起来。
     赵采玉站在定襄县主寝殿门口看着韦妃娘娘离去的背影,有些唏嘘。这韦妃娘娘长得不是一般的高,要是活在现代,投篮不用垫脚、跳远不用助跑了。
     赵采玉想着韦妃娘娘这体格,要么平常是锻炼达人,要么就是家族基因强大,毕竟她爷爷的父亲七十一岁高龄仍驰骋沙场。将门世家造就了韦妃的巨人身姿。
     赵采玉带着对韦妃体魄的唏嘘走进定襄县主的寝殿,见到定襄县主的那一刹那,内心再一次唏嘘:那么高大的韦妃娘娘生出了这么娇小的定襄县主,这是基因突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