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六十一章 小吵怡情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楚英忽然见自己宫门口站了位窈窕淑女,不由加紧脚步,走近发现这宫女有些面熟,又具体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是不管之前有没有见过,此刻一见依然深得他心。

     “小美人,你是哪个宫里的啊?来本宫宫门口晃悠,说,是不是暗恋本宫?”楚英殿下纨绔本色尽显。

     武月心里骂着麻麻批,眉头也不由皱起来,这色魔皇子真喜欢给自己脸上贴金。全天下男人死光了,或者她宁可去抱皇帝——即便抱一副老得起皮屑的皮囊,也不要眼前这色眯眯的臭男人。

     皇子又怎么样?欺负她没见过皇子吗?

     不知为何,武月心里又冒出了一丝亮光,那亮光里站着一个温文尔雅,毓秀钟灵的皇子殿下。

     六皇子已经上前一把握住了武月的手,这五雷轰顶的感觉立即震碎了武月内心那光辉的影像,将她拉回了现实。

     眼前,站着的这位可不是她心底里那位,两个人天壤之别,云泥之分,高下立判,忍无可忍。

     “六殿下这是做什么?”武月正色问楚英,一脸愠怒挣脱楚英的手。

     还是杨恩好记性,在六皇子耳边耳语几句,楚英这才缓和神色,讪笑着放开武月的手,说道:“原来是九皇弟身边的小宫女,那你走吧。”

     武月如闻大赦,立马加紧脚步跑掉。

     楚英扭头去看武月沿着宫墙仓皇跑走的背影,不禁悻悻然的,嘟哝道:“这小美人为什么会是九皇弟身边的呢?”

     杨恩便道:“六殿下如果喜欢,向九皇子讨过来呗,一个小宫女而已,九皇子难道会为了一个小宫女不顾与六殿下的手足之情?”

     楚英突然想起那天他偶遇这个小宫女,九皇子冲出来英雄救美的样子,不由抬手敲了杨恩脑袋一下,说道:“那九皇弟不能不顾手足之情,本宫就能不顾了?本宫岂是为了一个女人就与自己兄弟闹掰的人?”

     楚英甚是理直气壮,杨恩撇了撇嘴,心里道:这个嘛,以奴婢对六皇子殿下的了解嘛……

     楚英看着自己的宫门问杨恩:“刚刚是不是小十七进去了?”

     “貌似是的。”杨恩道。

     楚英扭身就走,那就不要去打扰小十七和黄剑勋同学的二人世界了,杨恩啊,咱们还是出宫去望花楼找谢涛小姐听她弹古琴去。

     六殿下,这才哪个时辰?日头挂那么高,谢涛小姐还没有起床吧?杨恩幽怨看一眼天上的日头。

     楚英步履生风:“杨恩,小十七上次说谢涛小姐弹的不叫古琴,叫啥来着?”

     “古筝,六殿下。”

     楚英“哦”了一声,大步而去,杨恩只能疾步跟上。

     寝殿内,赵采玉捧着黄剑勋的脸上下打量,又拉开他手臂上的衣袖打量,之前被蜜蜂蛰过的大包都消退了,又是那个美貌不可方物,倾国又倾城的黄演员了。

     赵采玉就放心了。

     在这个过程中,黄童鞋像一只被狩后完全放弃挣扎的小兽,任由赵采玉将他从头到脚检查一遍,颇有逆来顺受的意思,不过脸上也没什么屈辱。

     赵采玉稀奇看着黄演员,说道:“难得,你也会盯着我看。”

     “你是头号美女。”某人说道,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什么波澜,也就不知道是真诚赞美还是真诚讥讽,反正赵采玉就当做是赞美了。

     “你是头号帅哥。”赵采玉哈哈笑着回敬他。

     黄演员今天有所不同,变主动了,问赵采玉需要他陪着干嘛,去逛花园还是……

     赵采玉说,六皇子宫的花园太小了,有什么好逛的。

     黄演员就显得很落寞,问赵采玉要把他当金丝鸟关在笼子里到什么时候。

     “希望采玉小姐对我的兴趣能早点过去,这样我也就可以早日脱离这牢笼,得到自由了。”

     黄演员敢这么直言不讳,在赵采玉看来,就是自己对他太好了,都把他宠出脾气来了。赵采玉觉得黄演员负面情绪这么大,还是应该对他疏导疏导。

     “你怎么会觉得,我对你只是一时兴起,兴趣能很快过去呢?”赵采玉心平气和和黄剑勋同学好好谈一谈。

     在黄剑勋看来,赵采玉和那些追捧他的戏迷没有什么不同啊,只不过赵采玉来头大一些,当今公主殿下,所以她便也得了比其他人更大的便宜,比如圈禁他。

     “剑勋欧巴,你是不是过去被别人玩弄过啊?你对男女之间的关系怎么就这么一点信心都没有呢?你对我没信心,也要对自己的魅力有信心啊!我对你,和她们对你不一样,如果你不唱戏了,那些追捧你的贵夫人贵小姐还会继续喜欢你吗?但是如果你不唱戏了,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喜欢你啊!”

     这个理由,赵采玉自觉能得到一百分了,可是殊不知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对于黄剑勋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和别的伶人不一样,唱戏是他的事业是他的理想更是他的信仰啊!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之所以能绽放,就是因为依托戏台那个载体。

     他天生就是来做演员的。

     如今被圈养成一只金丝雀算怎么回事呢?

     “采玉小姐和别的夫人贵女不同,何以见得呢?难道采玉小姐会与我成婚?会招我做当朝驸马?”黄剑勋看着赵采玉,已经满脸不开心了。

     赵采玉却没有发觉,点点头,说道:“当然,如果我这辈子只能当公主的话,你就是我的驸马……“

     如果真正的十七公主回来,那黄公子肯定当不了驸马的。

     自己如果不当公主了,怎么给黄演员好生活呢?所以趁现在赶紧多捞点,为自己谋好退路才对。

     赵采玉心里已经打起了如意算盘,黄演员却更不开心了。

     “采玉小姐又何必如此给我画饼,明知道不可行的事情,还要给我画饼,采玉小姐不觉得自己这样很不道德吗?我只是采玉小姐圈养的一只金丝雀,采玉小姐要是把我养废了,有朝一日放我出笼,我也已经不会飞了,采玉小姐这样和谋害有什么区别?”

     怎么越说越严重了呢?

     赵采玉不高兴了:“黄剑勋,你到底闹哪样?”

     “采玉小姐,你才不要闹了!”

     看着黄某人耿直的样子,赵采玉有些服气,“你这臭脾气,一点儿都不得拐弯抹角,是怎么能做上伶人的?你们伶人不应该要去取悦别人,才对得吗?”

     这话让黄演员脸色更不好了:“从前,采玉小姐让我不要把自己当伶人,看轻自己,如今又让我做和别人一样的伶人,采玉小姐到底想怎样?”

     赵采玉有些不是滋味,二人世界不应该开开心心才对的吗?两个人怎么今天这么不开心呢?

     吵架有罪。

     赵采玉深呼吸,换上一个笑容,拉着黄同学的手,讨好地问:“欧巴,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

     “我想唱戏。”黄演员郑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