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二十六章 出风头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楚坤正和王文直辩论,刑罚典狱之于经邦治国的重要意义,别看王文直其他方面板正,在太子殿下面前甚为谦卑,一到学问课业上,他可没有一点儿畏惧谦让之意,有的只是据理力争、不辩不明,有时还不惜脸红脖子粗。

     赵采玉跟着夏兰桂走进凌烟阁看到那一幕,不由一怔:这位公子乃奇人也,红红脸、擦擦汗,一个人就开出了一整场民主生活会的架势,而太子殿下显然有些招架不住,只剩词穷。

     看见夏兰桂进来,两人立马停止辩论,拱手向夏兰桂行礼,双双唤道:“老师。”

     “十七妹,你也来了?”楚坤热情和赵采玉打招呼。

     王文直紧绷着小神经,仿佛狠狠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才向赵采玉行礼:“公主殿下。”

     “不客气不客气。”赵采玉手中宫扇象征性摆了两下,算是回礼。

     夏兰桂看着那宫扇说道:“十七殿下把适才在高亭里作的那首《团扇歌》再吟诵一遍吧。”

     背诗啊,她的强项。赵采玉立即又将刘诗豪的《团扇歌》背了一遍,行云流水,倒背如流。

     刚背完,夏兰桂就问楚坤和王文直:“不知公主殿下这首诗是出自太子殿下之手,还是子俊之手?”

     居然瞧不起我?想我因公殉职之前,人称“才女”,好吗?从来都是别的同学抄我作业,什么时候轮到我抄别人作业?

     还记得初考时,学区校长为了让他家千金能够高分被一所跨县市的民族中学录取,还特意安排他家千金坐她后面,就为了抄她的考卷。她做完考卷的时候,卷考老师就把她整张卷子拿到后桌给校长家的千金抄写,可惜校长家的千金近视眼却忘戴眼镜,答案上题抄下题,硬生生少考了几十分,挨了她爸好大一巴掌。当然,因为是教师子女可以加十五分,又因为是少数民族可以加二十分,双重加分之后,校长家的千金还是顺利被那所学校录取,只是总分还是没有她高,哈哈哈哈哈。

     赵采玉啊,死了一回还是这么刻薄,这就叫死性不改!

     赵采玉心里对夏兰桂露出深深不满。

     其实这也怪不了夏兰桂怀疑,因为过去楚明珠的作业都让太子殿下代为完成,太子殿下犯懒的时候,就让王文直代为完成,这自然瞒不过夏兰桂的法眼,只不过他也犯懒,没有戳穿罢了。

     戳穿又怎么样?告到皇帝跟前,皇帝还不是护短。

     “爱卿何必如此执着?小十七是个女孩子家,一生平安顺遂就可以,又不需要她治国安邦平天下,让她和太子一起跟着爱卿你读书,不过是为了显示朕给予她的殊荣。”

     哪里是给予十七公主殊荣啊?分明是给予向贵妃的殊荣。

     夏兰桂很郁闷,他是太子太师,天下第一师,他不能侮辱自己的职业素养啊!奈何,夏兰桂跟皇帝讲“有教无类”的时候,皇帝就跟他讲“因材施教”,夏兰桂跟皇帝讲“人不学不成器”的时候,皇帝就跟他讲“教书先育人”,你把她学问教得如何不打紧,你就教她好好做人吧!

     教十七公主楚明珠好好做人,这比教她好好读书更难!

     夏兰桂刚皱了个眉头就听赵采玉大声说道:“老师,你为什么要看不起我?”

     夏兰桂愣了愣。

     “这首诗就是我自己写的,老师为什么不相信我?作为一个老师怎么能够不相信自己的学生呢?”赵采玉振振有词,夏兰桂面色古怪:他倒是想相信但是不敢相信!

     如果说十七公主今天把王子俊扔到御花园的荷花池里,他信;但是说十七公主会作诗,他不信。

     楚坤和王文直这时候立马作证,这首诗绝对不是出自他二人之手。

     “殿下背后又多了高人啊!”夏兰桂眯起眼睛看赵采玉,山羊须翘了起来。

     赵采玉在心里大翻白眼,说道:“老师,你用脚趾头想想,可能吗?你突然走进亭子,突然给我出题,您临时起意,学生随机应变,您不但不表扬我,反而质疑我,那我也要质疑一下老师,你是不是把考题提前泄露给别人了?”

     被赵采玉这么一说,夏兰桂无法反驳,竟然陷入思索。

     不对,还是觉得不对劲。

     “既然公主殿下说这首诗是殿下自己所作,那殿下就给我们说说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吧!”

     赵采玉在心里又大翻了一阵白眼,翻译古诗词,一个文科尖子生的必备技能啊!

     等赵采玉把《团扇歌》的意思娓娓道来,不仅夏兰桂惊讶,楚坤和王文直也惊讶了,这十七公主莫非是以养病为名在宝华殿勤学苦读?按照十七公主以往的秉性,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她这是因为此前摔到脑袋的缘故吗?

     别人是摔坏脑子,她把脑子摔好了?

     师生三人都不由在心里惊叹。

     夏兰桂也不再说什么,既然十七公主脑子摔好了,那就是好事,对于一个老师来说,教一个聪明学生自然比教一个笨蛋有趣啊!虽然好老师很重要,好的生源更重要啊,能让老师事半功倍。毕竟,老师不是神仙,相比化腐朽为神奇,锦上添花更容易一些。

     夏兰桂是怀着颇为振奋的心情开始今天的课堂的,没想到让他振奋的还在后头,当楚坤洋洋洒洒作完一整篇“刑狱乃经邦之要”的时候,赵采玉把手中宫扇高高举起,说道:“老师,关于经邦之要,学生也有一论点。”

     皇帝有言在先,女孩子家又无需她治国安邦平天下,吃了睡睡了长就可以了,所以,夏兰桂不太愿意给赵采玉发言机会。

     他是太子太师,教导太子才是主业,其他旁听生旁听就好了,像王文直就是个很称职的太子侍读,不点名他从来不主动发挥,这十七公主真是……

     夏兰桂看着赵采玉甚是无奈。

     赵采玉说道:“老师,我是不需要治国安邦平天下,可是太子哥哥需要啊,如果我的论点好,对太子哥哥将来治国也有裨益啊!”

     太子殿下适才站着发言足有半个时辰之久,委实想要坐下歇会儿,于是就帮着赵采玉敲边鼓:“老师,让小十七说说看嘛!”

     太子殿下说着,丢给王文直一个眼神,王文直立即起立拱手进言:“学生愿洗耳恭听。”

     于是,赵采玉就得到了一个侃侃而谈的机会:“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人才是富国之本,是兴邦大计……”

     老娘终于有扬眉吐气的机会了,遥想从前还没因公殉职前,在单位里因为资历浅,人微言轻,大会小会,哪有她发言的机会?想她口才这么好的人,真真浪费,一百场会议九十九场当哑巴,真是憋死老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