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二十四章 好老师和差生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宝蝉是肖氏的人,虽然现在杜丽娘是她明面上的主子,但实际上的主子还是肖氏,所以她怎么会听杜丽娘的命令呢?

     当然,自小在市井长大,能和卖炭老翁们抢生意的杜丽娘又岂是一个好欺负的?

     她自顾自去洗脸架上取了手巾洗脸。

     宝蝉要过来伺候,被她喝开了,但见她一面麻利地拿起绵软的浸泡过淘米水的冬瓜瓤白洗脸,一面语气粗鲁,说道:“肖氏把你塞给我,你以为我同意留下你就是为了让你替我做这些?我自小被拐,跟着养父母在市井长大,我有手有脚,什么活不能干,我要人伺候干嘛?”

     杜丽娘突然翻脸,又粗鄙又强悍,让宝蝉蹙眉,在心里大翻白眼嫌恶,她是真看不上这个半道上回家的四小姐啊!可是夫人的吩咐她又不敢不从,何况夫人将她拨过来也不是为了让她伺候四小姐,而是为了安插自己的眼线。

     肖氏的真实用意让宝蝉心里多少好过一些,至少这样来看自己效忠的主子依然是肖氏,而不是这个粗鄙的市井村姑。

     宝蝉在心里看不起杜丽娘,杜丽娘也不需要她看得起,她要的是宝蝉屈服,于是她就耍起淫威来。

     “我要的是你听话!”

     不知为何,杜丽娘简简单单一句话让宝蝉心里一惊,大概是被杜丽娘看过来的犀利又冷峻的眼神给吓到了。

     “肖氏将你给了我,你就是本小姐的丫头。虽然我从小在外头长大的,身边没有过伺候的丫头,可我也知道丫头是干嘛的,那就是任由主子差遣的!你作为一个丫头,要是做不到听主子的话,那你就不配做丫头,我身边绝对不会留没有用又不听话的东西恶心我自己。”

     杜丽娘用手巾将脸上的冬瓜瓤都擦干净了,又走去黄花梨屏风衣架拿了睡袍换上。

     手上忙着,嘴上也没闲着。

     “你要是觉得肖氏把你给了我,你却还是肖氏的人,肖氏也还是你的主人,那你尽管可以回肖氏身边去,如果她还能要你的话。”

     杜丽娘说这话的时候唇边是深深的嘲笑。

     送给继女的婢女哪还有要回去的道理?那还怎么当贤良淑德的好继母呢?

     暗戳戳是一回事,明面上又是一回事。

     宝蝉是个鬼灵精,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

     她才唤了声“四小姐”就被杜丽娘打断了,只见杜丽娘已经穿好睡袍,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瞪着她,说道:“肖氏如果不能替你兜着,你就只能是我的丫头,要打要骂要赏要罚可都由不得别人。从小到大,我野惯了,也粗鲁惯了,谁让我不舒服,我不打回来也要骂回来,那还是我在做平民家女儿的时候,如今不同了,我是尚书府嫡出的四小姐,我更不可能忍什么恶气,尤其是一个下人在我跟前拿乔,杀鸡给猴看,是我最擅长的手段,你要是不能让我舒坦,我回头就去告诉老爷,把你卖了配了,老爷看在我早早死去的母亲份上也会依了我的。”

     宝蝉“噗通”就往地上一跪,才跪下又慌不拉几爬起来,冲到桌旁,把那碗银耳莲子羹端起来,大口大口塞进嘴巴里。

     银耳是好银耳,莲子也是好莲子,甜甜蜜蜜,奈何宝蝉却食不甘味,只有苦涩。

     杜丽娘冷笑道:“听话就对了,当奴婢的当然要听主子话,这是本分!听话,有的是好处,好吃好喝,还有赏钱,何乐而不为呢?”

     宝蝉正吞下最后一口银耳,猛地发现眼前多了一吊铜钱。

     这一次,宝蝉没有任何犹豫伸手就接过了铜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杜丽娘满意点点头:“这就对了,现在帮本小姐洗脚吧!”

     宝蝉手脚勤快,不一会儿,杜丽娘就坐在床前舒舒服服地泡起了脚,宝蝉跪在地上一边替她的脚按摩,一边告诉她一个秘密:

     先头,杜丽娘当工部尚书的老爹、尚书右仆射杜克明的亲弟弟——杜克清给杜丽娘请了个教书先生回来,但是那教书先生给杜丽娘上了不到三天课就闹着走了,说是杜丽娘蠢笨,他实在教不了,甚至连三天工钱也不要,气鼓鼓走的,说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笨的学生。

     其实,这位先生第一天刚来的时候对杜丽娘还是颇有耐性的,也就是第三天突然翻了脸,发神经似的跑去跟杜克清告了一状,钱也不要,背起包袱就走人。

     宝蝉告诉杜丽娘,这先生是被肖氏收买的,他收了肖氏的钱,不要三天工钱也已经找补去了。

     其实不用宝蝉说,杜丽娘也猜到了这些。

     宝蝉如今能说出来,说明她已经弃暗投明,正在投奔新的主子。不过杜丽娘也知道像宝蝉这种随意改变立场的墙头草肯定是不可靠的,她也不要她可靠,能用就行。

     肖氏要断杜丽娘的读书路,让她当个睁眼瞎,为的就是阻断她的前路,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不会舞文弄墨?至少要识文断字吧?否则将来怎么管中馈看账本?

     杜丽娘知道肖氏的险恶用心,但她也不戳穿,她不想要去让她的杜老爹主持什么公道,这种后宅女人斗来斗去的把戏,太累了,杜丽娘这种粗粗剌剌性格的人觉得墨迹。

     所以,她接受了她姨母鄂国公夫人的安排,专心去和李府的小公子们一起读书,只是读书这件事确实挺费力的,比她卖炭难多了。

     杜丽娘倒在舒服温软的大床上,觉得头痛。

     她参破了肖氏,却没参透自己姨母,除了读书识字,还有撮合拉媒这一层。

     现在,王文直在杜丽娘心中的印象就是三个字:好老师。

     而杜丽娘在王文直心目中的印象要少一个字,那就是:差生!

     这个学生基础这么差,好老师王文直得改变教学策略,适当降低一下教学目标,先从识字开始吧。

     次日,太子楚坤在凌烟阁见到王文直的时候呆了呆,“子俊,你的眼睛……”

     王文直知道自己顶着两只黑眼圈来做太子伴读,未免失仪,忙拱手道歉,楚坤摆摆手说:“子俊,你怎么还是这么生分?本宫早就说过你我从小一起读书一起长大,当如兄弟。”

     “殿下仁爱,但微臣不可忘臣子本分。”

     王文直板正,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不了解?这么多年早就知根知底,他笑着摇头说道:“将来等你娶到心仪的女子后,是否还是这般木讷?”

     听到“心仪的女子”几个字,王文直的脸就臊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