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十九章 假姐姐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一筐脏衣服扔到楚明珠脚边,楚明珠抬起头看着一脸怒容的吕娘子。

     “每天就知道好吃懒做!”吕娘子居高临下骂着,溅了楚明珠一脸口水。

     楚明珠揩一把自己的脸,尖叫着站起来,重重将吕娘子推了个趔趄。

     “你TM有病啊?吐人家一脸唾沫!你个脏婆娘!”

     这几天已经见惯了楚明珠兽性大发的样子,吕娘子已经不奇怪了,她走到院子一角,抄起一根木棍就过来,嘴里骂道:“你是脑子摔坏了,又不是手脚摔残了,一天到晚只知道吃不知道干活,我看你就是为了偷懒故意装病,我看看打能不能把你打醒!”

     吕娘子说着,木棍就落在了楚明珠身上,自然换来楚明珠的各种尖叫和反抗。

     “你个臭婆娘,天天只会打人,你要是缺男人就去找男人,把火撒在我身上干嘛?”

     虽然楚明珠失去了记忆,医生说她患上了什么“离魂症”,但通过这几天在这个破家里的生活,楚明珠知道自己叫赵采玉,是这个喜欢打人骂人的臭婆娘的女儿,她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赵安之。

     臭婆娘重男轻女,她供弟弟赵安之去长安城里的学堂求学,却让自己当牛做马,现在自己生病了,她还不放过自己。

     楚明珠虽然失忆了,可脾气没有失去啊,想她堂堂大周公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平常只有她虐待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虐待她?这种潜意识里的臭脾气每每因为吕娘子的打骂被激发出来。

     楚明珠像有蛮力似的对着吕娘子拳打脚踢,吕娘子竟然招架不住了。

     陈年走到吕娘子家门口不由被眼前的一幕怔住,这哪是母女俩,这不就是一对仇家吗?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正打架打得不亦乐乎,陈年赶忙上前劝架,他上了年纪,走路都并不多稳,可想而知劝架的后果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只听陈年倒在地上“哎哟”一声,楚明珠和吕娘子方才停了手。

     “陈老伯,怎么把你摔了?”吕娘子赶紧扔了木棍过去拉他。

     这得问你自己啊!陈年拉着吕娘子的手,苦笑一下想要站起来,但是人老骨头硬,这一摔不轻,没那么好站起来。

     吕娘子回头招呼楚明珠:“你死人啊?过来掺一把不会啊?你是会长生不老吗?尊老爱幼你不懂啊?”

     楚明珠见陈年哼哼唧唧半天站不起来,没好气走过去,一边和吕娘子一起搀他起来,一边对他说道:“尊老爱幼,我娘她没教过我,她只会教我打人骂人!”

     “我什么时候教你打人骂人了?”吕娘子大声起来。

     “你天天在家里不是打人就是骂人,你都做什么坏榜样给我看,你还说你没教?”

     “你个小娼蹄子,你敢这么跟老娘说话!”“啪”的一声,吕娘子给了楚明珠一巴掌。

     “你又打我!”楚明珠杏眼圆瞪。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又掐了起来,眼看着就要站起来的陈年突然失去支撑,“噗通”又摔在了地上。

     赵安之从学堂回来的时候,看到陈年正坐在院子里“哎哟,哎哟”地叫着。

     “陈老伯,你怎么了?”赵安之放下书袋,赶紧走过去,关切地问陈年。

     “我有一个很好的能治疗离魂症的法子,但是你姐姐不配合。”陈年很郁闷,他专程花了束脩去许医生家里向许绍烨取经,奈何赵采玉这孩子不听话不肯配合。

     “患者不配合,医生有再高明的医术也无用啊!”陈年拍着自己的胸口,“我这个方子可是太医署的医学生教授的,人家可是治好过当今十七公主的离魂症,你姐姐真是太不听话了!”

     “陈老伯,我姐姐要是能听得进话,那就不是病人了,总之你做为一个医生,治不好病人只能说明你医术不够,你怎么还好意思怪罪起病人来了呢?你这个样子,不是我要说你一句,你不但欠缺医术,你还欠缺医德哦!”

     “什么?”陈年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你姐姐刚刚气我一通也就算了,她是病人,我不和她计较,你这个年轻人怎么也这么不讲理?就你这样做人的水准,我要说一句,你还是别去参加什么科考了,肯定考不上的!”

     陈年话音刚落,吕娘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陈老伯,你怎么这样说我儿子?”

     吕娘子手里端着一碗茶,本来是要给陈年喝的,现在,她一仰脖,自己一口喝掉了。

     “喂喂,老朽的茶水……”

     “滚回你自己家喝去!上门一次骂你一次!”楚明珠也不知从哪里突然跳出来。

     陈年灰溜溜从吕娘子家里出来,口干舌燥,嗓子眼冒着青烟,心情复杂:这一家三口有病吧?坏得一模一样。

     院子里,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咦,怎么感觉这个家难得团结了一次呢?

     赵安之有些开心,他娘和他姐居然也有同仇敌忾的时候,不由说道:“娘,姐姐,我们一家人就应该这样,团结一致对外,家和万事兴。“

     赵安之的话换来吕娘子和楚明珠的互视一眼,两个人登时都放下脸来,鼻子里“哼”了一声,背向走掉。

     赵安之:“……”这么不经夸吗?

     赵安之想着自己是要先去安慰亲娘呢,还是要先去安慰亲姐,还没等他自己捋清楚思路,他的脚已经不由自主去找楚明珠了。

     楚明珠正郁闷地坐在小河边。

     赵安之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说道:“姐姐,你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

     一个馒头而已。

     “我总觉得我这辈子应该不是吃馒头的命啊!”楚明珠含着怪异的心情,接过赵安之的馒头啃了起来。

     “对对对,姐姐以后是大富大贵的命,等我考中了科举,我就带着姐姐吃香的喝辣的。”赵安之看着楚明珠大口吃馒头的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

     没几下,楚明珠就把馒头吃完了。

     都怪吕娘子那个坑娘,每天都不让她吃饱,她此刻觉得这个馒头香极了。

     “用不着大富大贵,你只要每天给我偷带两个馒头回来,你就是我的好弟弟。”

     赵安之听着这话很开心,忙从怀里掏出那只木簪子,说:“除了馒头,还有这个!”

     “簪子。”楚明珠盯着那只木簪子一点儿都没有高兴。

     赵安之却很激动,说:“这是之前买来送给你的及笄礼物,可是因为你受伤了病了,所以一直没有送给你,现在送给你了,我的姐姐已到了及笄之年。”

     赵安之说着将簪子插到了楚明珠的头发上,“姐姐,你真好看!”

     赵安之的笑容突然愣住了,楚明珠的脸色很不好看。

     “姐姐,你怎么了?”

     楚明珠使劲按住自己的头,“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