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珠玉长安 > 第四章 阴差阳错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

    随着一声马嘶,王大公子回了神,发现撞了人立即下马察看。

     被撞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王大公子急忙去扶他,关切问:“小兄弟,怎么样了?”

     少年人冲他摆摆手,这一撞显然不轻,但他没顾着理会王大公子,而是趴在地上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一枝簪子,不由喜出望外,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簪子没有摔坏就好。”

     见少年人踉跄起身,宝贝似的将簪子收进怀里,王大公子有些奇怪,一根簪子难道比命还重要吗?

     “这位小兄弟,不知哪里伤到没有,在下还是带小兄弟去附近医馆检查一下吧。”王大公子热心说道。

     少年人却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听王大公子说话,一瘸一拐朝前走去。

     见少年人衣着打扮就是个平民家的孩子,走路又踉踉跄跄,王大公子不放心,奈何起先为了找王二公子从家里出来得急,身上未带银钱,没能给那少年人拿点,只能大声说道:“小兄弟,在下名叫王子俊,家住城南梁国公府,你要有事就去我府上找我。”

     王大公子也不知道那少年人听没听到记没记下,只能目送他走远,自己再上马。

     听到马蹄声响起远去,少年人驻足回头,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这王公子倒是个好人,与他过去见过的权贵子弟都不一样。可又怎么样呢?再好,和他也不是一路人。他就是个苦逼平民家庭里的苦逼娃,从小没有爹,只有个寡母,还有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孪生姐姐。

     他叫赵安之,姐姐叫赵采玉。

     无论是安,还是玉,母亲给他俩取名的时候都饱含了美好的寓意,然而他们孤儿寡母仨儿的生活一点儿都不美好。

     平日里,寡母和姐姐除了在自家劳作种些蔬菜饲养些家禽拿去卖之外,还要去帮人家浆洗缝补衣裳,为的就是多赚点银钱供他读书。

     饶是如此,老天爷还不让他们母子仨儿好过,竟然让姐姐走丢了。

     他已经在长安城里找了一整天,还是没能找到姐姐。

     看着满城的花灯,赵安之忍不住哭了。

     这花灯节为期一个月,说是皇上为让长安城里的百姓共庆十七公主及笄礼下令举办的。

     姐姐也到了及笄之年。

     赵安之又从怀里掏出了那支簪子,这是他攒了很久的零用钱,瞒着母亲在花市上买的,想要送给姐姐当及笄礼。

     姐姐没有天家公主的福气,但有他这个弟弟疼爱。然而他这个弟弟实在太惭愧,太对不起姐姐了,为了让他读书,姐姐打小就跟着母亲奔波,干不完的苦力活,严寒天气还要抱着别人家的衣服在河边洗,洗得双手红彤彤,长满冻疮。吃不饱穿不暖,还常常要被母亲打骂。

     如今,他们从远方的乡下搬到长安城附近,姐姐挺高兴的,说是可以干到更多的活,赚到更多的银钱贴补家用,可以让他跟到更好的先生读书,只是没有想到姐姐会走丢。

     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搬来长安城了,至少一家人可以在一起。

     姐姐到底去哪儿了?是不是遇到了拐子?有没有让她吃饭?会不会打她?会不会将她卖掉?

     光想到这些问题,赵安之就觉头痛,他抹一把眼泪,攥着簪子,忍着被马撞后的疼痛继续加紧脚步找人。

     “赵采玉,你在哪里?”赵安之已经找了很多大街,又沿着小巷子继续找。

     赵安之是在一个大泥坑里发现楚明珠的。

     发现楚明珠的时候,楚明珠狼狈至极,一头一脸的泥水,披头散发,头上的珠钗发饰全都在奔逃时掉落,身上的衣服也被追她的流浪狗咬得稀巴烂。要不是摔进这个大泥坑,她现在已经被流浪狗咬死了吧?

     楚明珠想想都后怕,不禁后悔自己不该甩掉灵芝和四个“狗”太监,更不该甩掉父皇派来保护她的暗卫。只能说自作孽不可活吧。

     赵安之见泥坑里掉下个姑娘,远远看去身形与自家姐姐赵采玉颇像,不由一喜,立即跑过去,一跃跳下泥坑将楚明珠从泥坑里拉起来。

     楚明珠此时已经变成一个泥姑娘了,浑身上下全是泥水,脸上糊满泥巴,就露了一双眼睛。

     赵安之赶紧用自己袖子给她擦脸,越擦,他的心越发雀跃起来。

     果然是姐姐!

     赵安之一把抱住楚明珠,喜极而泣,激动喊道:“姐姐,真的是你,真的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哪里来的登徒子见人就抱?楚明珠一把推开赵安之,自己却站立不稳又摔倒在泥坑里。

     赵安之口里喊着“姐姐姐姐”连忙上前扶她,然而楚明珠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哎呀,姐姐,你脚上流了好多血。”赵安之发现楚明珠腿上好大一个伤口。

     楚明珠听了赵安之的话往自己腿上一瞧,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腿竟然被那该死的狗咬掉了好大一块肉,起先只顾逃命不觉得疼,此刻发觉疼痛难忍,楚明珠不由“啊”地尖叫一声,晕倒在赵安之怀里。

     ……

     ……

     赵安之背着楚明珠走得精疲力尽,终于抵达了家门。

     吕娘子听到敲门声忙放下针线走去开门,打开门见到两个泥人,愣住了。

     “娘,我找到姐姐了!”赵安之沾满泥水的面孔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牙齿。他背着楚明珠急急进门,说道:“娘,快给我们准备洗澡水,我和姐姐都摔到泥坑里了……”

     吕娘子一边关门一边骂起来:“怎么搞成这样?采玉这个死丫头是在哪里找到的?”

     见赵安之背着楚明珠往卧室去,她又急忙阻止:“安之,你们身上都是泥,可不能把采玉放到床上去……”

     锅里刚好还烧着水,吕娘子手忙脚乱盛了一大盆打发赵安之去洗澡,赵安之不放心楚明珠,吕娘子说道:“你姐姐已经是大姑娘了,难道还让你帮她洗澡?”

     赵安之想想也是,这才把楚明珠交给吕娘子,自己端了洗澡水去洗澡。

     吕娘子看着一身泥水趴在饭桌旁呼呼大睡的楚明珠,气不打一处来。

     “你个贱蹄子,翅膀长硬了,说你几句就离家出走,这是死到哪里去搞出这一身烂泥,还让你弟弟背你回来,你还不赶紧给我醒过来,难道要我伺候你洗澡?”

     吕娘子骂骂咧咧也不能让楚明珠醒转,她一气,转头去端了一盆冷水过来,兜头浇在楚明珠身上。

     楚明珠正在做梦,梦见自己被一群恶狗追赶,她没命地奔逃着,见到泥坑纵身一跃,谁知那些狗还是不肯走,站在泥坑旁对着她狂吠不止。楚明珠不忿,在泥坑里对着那些狗狂骂,“你们这些狗东西,有种下来啊!下来咬我啊!”竟然真有一只狗腾空扑下来,不过那狗在空中变成一大片冰雹劈头盖脸砸下来。

     “好冷!好疼!”楚明珠尖叫着醒了过来。

     眼前,一个妇人正拿着洗脸盆子在她身上乱打一气,嘴里骂着:“我让你这个死蹄子装死!我让你装睡!”

     楚明珠从椅子上惊跳起来,一边躲闪一边尖叫:“你是谁啊?你个胆大包天的泼妇,你竟敢打本宫?你知道本宫是谁吗?”

     “你被老娘从小打到大,老娘还不知道你是谁?你就是个下贱胚子、小贱人、欠揍的小娼蹄子,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吕!”

     楚明珠怎么可能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可恨的是此刻灵芝和“狗”太监们都不在,对付这泼妇只能她自己来,她被吕娘子用脸盆打得眼冒金星,胡乱中抄起一旁的长条凳就要砸向吕娘子,恰在这时,赵安之出来了。

     “娘,姐姐,你们在干嘛?”赵安之看着脸盆与板凳相向的两人不由目瞪口呆。

     而楚明珠“啊”的一声扔掉长条凳,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吕娘子回头一看,见赵安之光着上身,下面就用一件衣裳简单裹着,立即走向他,将他往后门方向推去。他们刚搬到这新屋不久,屋子简陋什么都没有,吕娘子就和赵采玉一起在后门搭了个简易洗澡房,供赵安之沐浴用。

     这个洗澡房,吕娘子是不让赵采玉进的,说是女人晦气。

     “安之你怎么出来了?还不快去把身上这些污泥冲洗干净。”吕娘子一边推一边嘴里叨叨。

     赵安之无奈道:“娘,还不是你,没事干嘛又打姐姐啊?让我洗个澡都不安心。”

     吕娘子说道:“你都看到了,哪里是娘打她?分明是她打我,你看她操着一条大长凳就要削我,幸好你出来得及时,不然那一长凳扔过来,娘还不得残废?”

     赵安之也觉得奇怪,姐姐怎么敢反抗了?从小到大,娘没少打姐姐,他在场的时候还好,能拉一拉护一护,他不在场姐姐只好逆来顺受,现在居然敢拿着大板凳和娘对着干了。

     赵安之不由有些高兴。

     “娘,姐姐好不容易找回来,你别打她了行吗?你看这两日姐姐走丢了,娘你还哭来着,怎么现在姐姐找回来了,你老毛病又犯了呢?难道你还想把姐姐逼走?”赵安之无奈看着吕娘子。

     吕娘子不耐烦把他推进洗澡房,说:“知道了知道了,看你啰嗦的,你快点洗澡换衣服,回头要着凉了。”

     吕娘子打发了儿子,回头一看:女儿又不见了!

     “采玉,采玉!”吕娘子拔腿就往屋外追去。

     听到声音的赵安之也披了件衣服急急从洗澡房出来,跟着吕娘子一起去找人。

     两人走出门不久就看到了楚明珠,楚明珠腿上有伤,跑不了多远。

     见赵安之和吕娘子追来,她想要加快脚步跑走,可是脚上的伤口太疼,没跑几步就被赵安之和吕娘子追上了。

     “采玉,你个死丫头,你又要跑去哪里?”

     楚明珠被吕娘子抓住,不由奋力挣扎,这一挣扎,虽然挣脱了吕娘子的钳制,整个人却朝后倒去,倒地时,后脑勺重重摔在了一块石头上,再一次昏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