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死后七百年:从城隍开始签到 !

    才子佳人!

     青楼花酒,自古以来便是文人墨客风流之地。

     很多人有个错觉,觉得县试放到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市的考试,或者是中考什么的,实际上这话是错的,县试放到现在就已经是相当于是高考了。

     现在的高考生考完后会做什么,三五好友去网吧开黑,去唱歌,去放肆,可古代可没有这么多的活动,唯一的活动那就只有逛勾栏了。

     加上古代对于学子的年纪没有什么要求,这也就导致了许多学子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自己还在参加考试,都成年人老司机了,自然更是门清的很。

     县试尚且如此,更遑论更高一级,相当于现代博士生的省试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古代读书人娱乐项目少,读书那个苦啊,十年寒窗苦读,自然也是需要发泄心理压力的,再加上参加省试都是从下面的郡城来的,省城到底会更加繁华,也会迷失了自己。

     这一点在京试的时候最为明显,许多考生跋山涉水走了半个月甚至更久的路到了京城,这心中的空虚寂寞孤苦可想而知,美人在怀,诉说心中孤苦岂不美哉。

     考之前,释放压力去青楼。

     考之后,卸下重担也去青楼。

     要是高中了,那就更不得了了,少不得约上同窗好友去青楼。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四十六岁的孟郊三次参加科举考试高中所做的这首诗就足以证明了,昔日没有考中的时候,那就默默的去逛青楼烟花之地,现在高中了,那自然是要逛遍长安所有烟花之地。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这个时候的思想还不是很开放,很多读书人娶妻都是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而对于长辈来说,自然是希望有一个端庄良善持家的儿媳妇。

     这样的儿媳妇,那和青楼女子相比,自然是少了一些情趣和闺中之乐的,再加上合法的原因,这青楼生意最好的时候,便是每届科考之时。

     傅正文跟着几个同乡也是同乘一辆马车,半个时辰之后,傅正文便是遥听到笙乐之声,又约莫盏茶时间,马车终于是停了下来。

     此时天色还未黑,傅正文下了马车,便是发现马车停在了一户人家前,这户人家朱红漆门紧闭,门口有着一株枝条旺盛的柳树。

     “今日可不同以往,要是来的晚了,恐没了位置。”

     傅正文看到几个同窗激动的神色心里有些疑惑,这几位以往就算是写出了什么好诗句,也没有这般激动吧。

     “正文,这地方一般人不知道,为兄也是因为参加过省试两次,经友人推荐才寻得这里,等进去之后你就知道什么叫仙境了。”

     先前喊住傅正文的那位年长些的同窗抚须笑着,只是这笑容有那么一些荡漾,而此刻门内的人似乎也是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朱门打开,几个长相水灵的丫鬟迎了出来。

     芬香扑鼻,几位丫鬟齐齐躬身行礼,虽未长开,但那粉秀锦兜别有一番可爱。

     “几位,进去吧。”

     傅正文到了这时候也知道是到什么地方了,正要婉拒但那同窗却是拉着他的手径直走了进去,不给他推脱的机会。

     进了门,是一条石砌的小道,尽头处是一个二门,穿过二门是左右四间厢房,左右两间也是有笙乐之声,几位丫鬟领着傅正文等人进了左侧第二间厢房。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一考完就立刻赶来,要是晚一会,这两间厢房也就客满,那我等可就只能错等下次了。”

     厢房很大,一进门便是一座巨大的绣着鱼水之欢的屏风,穿过屏风便是厅堂,地下都是花砖砌成,四面布满鸟笼花架,中间处摆着六张坐席。

     “今日不瞒诸位,这一次的省试,为兄自认上榜有望,今日为兄一切做东,诸位贤弟畅饮便是。”

     江湖规矩,酒水做东的买单,妹子自费。

     但李才这句话便是说明,这一次的妹子费用他也一并包了,其他几位学子听闻自然是抱拳表示感激。

     傅正文刚要开口的时候,屏风后传来一阵环佩之声,几位丽人从那屏风后走出,髻云高拥,鬟凤低垂,袅袅婷婷,有粉色轻薄纱裙尽显妙曼肌肤,还有那玉白秀足裸露在外,那指头竟如纤纤细手一般娇嫩,还有红裙束胸,眉眼之间竟是风情。

     哪怕是傅正文,一时之间也有那么一会看呆了。

     李才看到傅正文和其他两位同窗的反应,心里也是暗笑,他第一次见到这四位的时候可不也是这幅模样,豫章郡十大艺女,这里便是其中四位。

     如果不是他家李财大气粗,还真是消费不起,这每一位光是陪饮便要五十两,如果想要入得枕席,不仅要有钱,更要让得这四位心甘情愿。

     “几位贤弟,这四位可是豫章花名录中十大艺女中的四位,那位红粉秀足的名为曼丽,风鬟雾鬓,妙丽天然;裙下双弯,犹令人心醉也。花名册中有诗形容:偶然扑蝶粉墙东,步步纤痕印落红。日与天游寻旧梦,销魂真个是双弓。”

     “还有那位采秋姑娘,善饮,平常男子酒量断然不是对手,为兄上次便是败下阵来,花名册中也有诗形容:衣香花气两氤氲,妙带三分宿醉醺。记得郁金堂下饮,酒痕翻遍石榴裙。”

     李才手指着那身穿轻薄纱裙的女子,另外两位便是知道,这应该是李才的老相好了,他们的目标只能在剩下三位中挑选。

     “还有那位绿萝姑娘,今不过十五,那江南小调唱的袅袅好听,檀口轻喃便是让人醉了三分,也有诗形容:绿萝生小已倾城,玉笛新歌宛转声。好似旗亭春二月,珠喉历历啭雏莺。”

     傅正文的另外两位同窗也是老司机,一听这话便是眼睛一亮,因为他们听懂了李才话里之音。

     这青楼勾栏之地,自然是年满十八二十女子最为好玩,但倘若别有绝活,就另当别乱,这曼丽和绿萝就是有绝活傍身之艺女。

     这两位选定,剩下就是傅正文了,也只剩下那位穿着红裙束腰女子了。

     “正文,这位是红卿姑娘,红卿姑娘的飞天舞那可是豫章一绝啊,而且整个豫章也只有红卿姑娘一个人会。”

     傅正文的目光望向那位红卿姑娘,论容貌比起贾小姐是差了一筹,但眉眼之间却比贾小姐多了那么一缕风情,一身红裙束腰,显得端庄大气,那腰间一抹裹胸上的雪白锁骨,又凭添几分精致。

     “那就红卿姑娘吧。”

     傅正文点头了,这让李才有些意外,在他想象中傅正文可能还要推迟几下的,毕竟在饶州的时候,傅正文可从来不与他们来这些地方,就算是装的正人君子,那也得装一会。

     “看来是咱们饶州的那些艺女入不得正文的眼,红卿姑娘快过去,正文可是我们饶州县试的案首,年纪轻轻将来必然高中。”

     四女入席,自有丫鬟奉上酒水,不过傅正文并未饮酒,反倒是朝着身侧红卿姑娘说道:“红卿姑娘,在下虽非雅客,可也想到姑娘小院一坐,不知可否。”

     傅正文的突然开口让得红卿姑娘愣了一下,也让李才三人对傅正文是刮目相看,如果不是知道傅正文很少来这些地方,他们都要怀疑傅正文是玩的通透的老熟客了。

     他们还要和姑娘们饮酒作乐,联络一下感情才提起后半场的事情,傅正文却是直接开门见山,这倒是省了喝的酩酊半醉又被拒绝后的寂寞尴尬。

     要是没戏那就换!

     这才是勾栏情场高手的手段。

     “小院简陋,恐傅公子笑话。”

     红卿这回答,一旁的李才立刻帮话道:“小院再简陋,有红卿姑娘便是金屋。”

     对于李才来说,自己搞不定采秋姑娘,要是傅正文搞定了红卿,那他也可以出去和其他同窗吹嘘,而且勾栏这地方,有时候好友拿下一位红卿姑娘这样心高气傲的艺女,到时候让傅正文去叫红卿给说点好话,也许就能拿下采秋了。

     红卿带着傅正文离席了,傅正文不管自己这三位同窗此刻心中想的是什么,不过傅正文并不知道的是,此刻离着巷子口不远处,也有着一辆马车快速驶来。

     ……

     走出厢房穿过几道回廊,红卿推开了一扇院门,这便是她自己的小院,院子不算大,进院门便是有一道垂花小门,北侧墙边有些许修剪好的盆栽,修剪的很是好看。

     跟着红卿身后的丫鬟,在红卿和傅正文进入院子之后便是把那院门给缓缓关上,并未踏入进来。

     “傅公子,可要饮茶?”

     掀开帘子进入屋内,红卿目光看向傅正文,傅正文摇了摇头,道:“红卿姑娘,我到你这小院,是有一事相问。”

     “有事相问,公子但说无妨,奴家倘若知道必然知无不言。”

     “我想问,姑娘身上这鬼怪阴气是从何而来。”

     傅正文目光直视着红卿,红卿面色骤变,原本拿着茶壶的手也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傅公子,奴家不知你此话何意,什么鬼怪阴气?”

     “红卿姑娘,我学过一些观气之法,倘若有鬼怪妖魔之气都可察觉,红卿姑娘身上鬼气浓郁,必然是和鬼怪之物有所接触,还望姑娘详细告知。”

     傅正文会选择红卿姑娘,并且要到红卿姑娘的小院来,就是想要查清楚红卿身上的鬼气是怎么来的。

     当初在李家,他得城隍爷传了君子剑和浩然正气诀,儒家浩然正气诀,并不能让一个人拥有飞天遁地的本领,修的是一身正气,让得邪魅不敢靠近,一声之喝,肝胆皆裂。

     同样,对于鬼怪妖魔的气息也会较为敏感,而傅正文秉持着圣人之道,虽说这位红卿姑娘是青楼艺女,但艺女也是人,倘若遇到鬼怪祸害,他遇到了自然不能不管。

     “公子倘若想要奴家这身体,奴家甘愿献身,何必要用这鬼神之言吓唬人家,奴家还以为公子和其他人不一样,没想到也是花言巧语恐吓唬弄之辈。”

     红卿板着脸,傅正文有些判断不准了,难道这红卿姑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鬼怪?

     “红卿今日身体不适,公子请回吧。”

     “红卿姑娘……”

     傅正文还要解释,不过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

     “好你个书呆子,原以为你就只知道死读书,没想到还能找到这地方,你对得起伯母这么多年对你的培养吗?”

     门外传来娇叱声,不等傅正文回应,横眉竖目一脸寒霜的贾宁微便是进了屋子。

     “贾小姐,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有些人表面道貌岸然,实际上一肚子的男娼女盗,亏我还怕你温习功课不好,让王掌柜不让其他客人居住你左右房间,还怕你读书伤神,给你药膳补充营养。”

     贾宁微那个生气啊,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在听了下人回报,说傅正文去了勾栏之地,立刻是怒火中烧,也顾不得理智便是带着丫鬟杀了过来。

     等到厢房那边,听到傅正文跟那艺女去了院子,更是气的浑身发抖,也不要小梅跟着,自己一个人就进来了。

     “这……这些是贾小姐你安排的?”

     傅正文有那么一会没有反应过来,回想起在客栈的这些日子的一些奇怪之处,当时还有些困惑,现在也是一下子解开了。

     是了,就算那位王掌柜看好自己,也不可能给自己如此多的优待,是自己有些得意想当然了。

     “哼,就当我的一片好心喂了狗,你们继续!”

     贾宁微骂完之后,也是反应过来,自己和这书呆子有什么关系,自己干什么要这么生气,而且自己也没有立场生气。

     对,自己是为傅母生气。

     “贾小姐,不是这样的,我会到这里是有其他原因的。”

     看到贾宁微要走,傅正文连忙解释,贾宁微停下了脚步,冷眼看着他,似乎再说,我倒是要看你怎么狡辩。

     “贾小姐,我来这里是因为红卿姑娘……”

     “是因为我比妹妹长得好看,男人嘛,不就是喜新厌旧,妹妹经历的少不明白这些,日后自然就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