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19章 驻守寨子的人们
最快更新金银岛 !

    他的喋喋不休被一声巨响打断,原来是一颗圆铁蛋落到了附近的沙地上,距离我们俩还不到一百码。我们俩立刻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拔脚就跑。

     (以下仍由吉姆·霍金斯叙述)

     一看到国旗,本·冈恩就停下了脚步,他不但自己停了下来,还拉住我的胳膊叫我止步,并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瞧,”他说,“肯定是你的朋友们在那里。”

     我有些怀疑,说:“我看更像是那些海盗。”

     “他们?!”他叫道,“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除了碰运气先生,谁都不会来,所以西尔弗一定会悬挂海盗的骷髅旗,这是毫无疑问的。在那边的一定是你的朋友们。刚才的一仗我猜是你的朋友们占了上风,现在他们肯定待在岸上那个老寨子里。那个老寨子是弗林特在很多年以前修建的。啊,说起来,弗林特可真是个头脑聪明的家伙!除了朗姆酒,谁都杀不死他。他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不过,相比较而言,西尔弗—西尔弗是那么斯文,那么和气。”

     “可能正如你说的那样。”我说,“既然如此,那我更应该抓紧时间同他们会合了。”

     “不,朋友,”本拉住我不放,“你先别忙着走。你是个好孩子,我是不会看走眼的。可是话说回来,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本·冈恩可不是个傻乎乎、容易上当的人,就算是朗姆酒也不能把我骗到你要去的那个地方,除非—除非我亲自见到你们那位真正的绅士老爷,并且亲耳听到他的保证。对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一定要对他说,本·冈恩‘对真正的绅士绝对信任’(记住,你得说‘绝对信任’)。说完以后,别忘了像我这样再捏他一下。”

     他脸上带着那种俏皮的神情,又捏了我一下—这可是他第三次捏我了。

     “记住,当你们用得着本·冈恩的时候,你们就来找我。你知道到哪里能找到我,就是在你今天第一次见到我的地方。来找我的时候,来人手上要拿一件白色的东西,而且还得一个人来。噢!你还得对绅士说这句话:‘本·冈恩提出这样的要求,自有他的道理。’”

     “好吧,”我说,“我想我理解你的意思。第一,你有一些主意,你想同乡绅或者医生见面;第二,如果要找你,就到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去找。还有别的吗?”

     “还有时间,你还没和我约好时间呢。”他又加上一句,“这样吧,就从正午时分到下午三点之间。”

     “好的。”我说,“那么,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你不会忘记吧?”他显得很不放心,“你要说‘绝对信任’和‘自有他的道理’,尤其不要忘了‘自有他的道理’这句,咱们可得像男子汉对男子汉那样。”他仍紧紧拉住我,嘴上却说,“好吧,你可以走了,吉姆。还有一点,假如你遇见西尔弗的话,吉姆,你该不会把本·冈恩给出卖了吧?就算是野马拖着你,你也不会出卖我,对不对?你快向我保证呀!吉姆,如果他们在岸上宿营,那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就会让他们的老婆变成寡妇,你信不信?”

     他的喋喋不休被一声巨响打断,原来是一颗圆铁蛋落到了附近的沙地上,距离我们俩还不到一百码。我们俩立刻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拔脚就跑。

     频繁的炮声整整持续了一个钟头,圆铁蛋接连不断地飞越丛林,猛烈地震撼着这座小小的荒岛。我一路东躲西藏,心里总觉得那些飞在空中的圆铁蛋会随时击中我。不过,在炮击接近尾声的时候,我虽然还是不敢冒险向遭受炮击最严重的寨子方向跑,但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勇气。于是,我向东迂回前进,绕了一大段路,终于悄悄摸到岸边的树林中。

     太阳刚刚西沉,海风呼呼地掠过树林,将树叶拂动得簌簌作响。锚地灰色的水面被微风吹得波光粼粼;潮水早已远远地退去,露出了大片大片的沙滩。随着夜晚的到来,白天的酷热逐渐消退,冷空气穿透外衣,侵袭着我的肌肤,令人感到丝丝寒意。

     “伊斯帕尼奥拉”号仍旧稳稳地停泊在锚地,我张望了一下,它的桅顶上果真升起了一面海盗旗—黑底白色骷髅旗。就在这时,我看到船上红光一闪,接着是一声炮响,引得四面回声阵阵—又是一颗圆铁蛋在空中呼啸而过。这是当天的最后一炮。

     停止炮击后,我趴在地上偷偷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海盗们异常忙碌。我看到他们在离寨子不远的岸上用斧子砍着什么,后来才发现,原来他们是在劈那只可怜的小船。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一堆篝火正在树林里熊熊燃烧着;同时,在小尖角与大船之间,他们划着一只小船不断往来穿梭。坐在小船上面的那些人,就在上午,我还看见他们个个阴沉着脸,而现在像孩子似的兴奋得大吵大叫。看到他们这种不断大呼小叫、推推搡搡的状态,我估计大概是集体喝了朗姆酒。

     我想,这时可以朝寨子的方向往回走了。目前我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从东面围住锚地、伸入海中相当远的沙尖嘴,它半没入水中与骷髅岛相连。我站起来,顺着沙尖嘴向下面望去,发现在更远的地方有一面孤零零的岩壁矗立在低矮的灌木丛上。那面岩壁非常高,在大海与树木的映衬下,呈现出刺眼的白色。我马上意识到,这面白色的岩壁很可能就是本·冈恩说的那面。什么时候需要小船,我想我知道该到哪儿去找了。

     然后我就转身往回走,沿着树林的边缘一直走到寨子的后方,也就是朝着陆地的那一面。很快,我便在那里受到了忠实的朋友们的热烈欢迎。

     向大家讲完我的经历后,我才开始打量起四周来。这间木屋是用未经锯方的松树树干钉成的,屋顶、墙壁和地板都是如此。地板有几处高出沙地表面一英尺或一英尺半。门口有个门廊,在门廊下面有一股细泉不断向上涌,一个看起来非常古怪的人工蓄水池被安置在细泉上。仔细一看,这个蓄水池是一个敲掉了底的船用大铁锅。大铁锅被埋到沙地里如船长所说的“齐吃水线31”的位置。

     除了四面的墙壁,这间木屋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仅在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用石板垒起来的类似炉灶的东西,还有一只锈迹斑斑的铁篓子,柴火就放在这里烧。

     外面,小山丘斜坡上的树和寨子里的树全都被砍光了,所得的木材应当是用于修建这间木屋。从残留在那里的树桩可以看出,他们毁掉的是一片多么繁茂的林子。树木被砍掉后,附近的大部分泥土都已经被雨水冲走,只有从大锅中溢出的细流附近长有一些苔藓、羊齿植物和小灌木丛,在这光秃秃的沙地上摇曳着一片碧绿。此外,栅栏四周则是高大茂盛的树林,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紧紧环绕在寨子周围—朝着陆地的那一面都是枞树,朝着海滩的那一面则夹杂着许多常绿栎树—据船长他们说,作为防御工事来说,这些树林与寨子靠得太近了。

     我之前提到过的冰冷的夜风此时从木屋的每一道缝隙里钻进来,这间草草修建的房屋根本无法抵御寒冷。被风卷起的细沙也透过缝隙钻进来—洒在地板上,飞到我们的眼睛和牙缝里,落到我们的晚饭里,还飞到大锅上的泉水中跳舞,看起来就像是快要煮熟的麦片粥。

     烟囱修建得十分粗陋,仅仅是在屋顶留下一个方洞。只有一小部分的烟能从那个方形的洞钻出去,绝大部分的烟只能憋在屋子里,不停地打旋,把我们呛得一边咳嗽,一边流眼泪。

     此外,我们的新朋友葛雷的脸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因为在同那些海盗决裂时,他的脸上挨了一刀。可怜的老汤姆·雷德拉斯还直挺挺地躺在墙边,身上盖着英国国旗。

     要是我们一直这样无所事事地闲坐下去的话,势必会影响士气,斯莫利特船长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于是他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布置了任务,把我们分成两班轮流守卫。利夫西医生、水手葛雷和我为一组;特里劳尼先生、亨特和乔伊斯是另一组。尽管我们都十分疲惫,可还是派了两个人去砍柴,两个人为老管家雷德拉斯挖掘坟墓,医生被指定为厨子,我负责站在门口放哨,船长则不停地到处转,给大家鼓劲儿打气,哪里需要帮忙,他就帮上一把。

     医生被屋里的烟熏得直流泪,他隔一会儿就要走到门口去透透气,让他的眼睛休息一下。每次他走过来的时候,总是要跟我说上几句话。

     “要我说,斯莫利特那个人,”有一次他说,“比我高明。我这绝对不是凭空得出的结论,吉姆。”

     又有一次,他走过来后沉默了半晌,然后侧过头看着我说:“本·冈恩靠不靠得住?”

     “我不知道,先生,”我说,“我不能肯定他的精神状况是否正常。”

     “事实上,我对他多少有些不放心。”医生答道,“你想,一个人在荒岛上孤零零地生活了三年,吉姆,我们不能指望他拥有同你我一样健全的头脑,这是不合乎人类本性的。你说,他特别想吃干酪?”

     “是的,先生,他想吃极了。”我答道。

     “好吧,吉姆,”他说,“这回你能够知道在食物上讲究一些的好处了。我有一只鼻烟盒,你见过吧?但是你从来没有见过我嗅鼻烟,对不对?那是因为我在那只鼻烟盒里面放了一块巴马干酪。巴马干酪可是产自意大利的一种营养丰富的干酪。我要把它送给本·冈恩!”

     赶在晚饭前,我们在沙地上埋葬了老汤姆。我们围住他,站在风中脱帽致敬了片刻。柴火已经砍了很多,但船长还是嫌少,他摇着头对我们说:“明天还得拿出更大的干劲儿,必须得多弄些柴火回来。”然后,我们吃了一些猪肉,每个人又来了杯兑了水的烈性白兰地。吃完晚饭,三个头头儿便聚在角落里商讨起我们的未来,并开始着手制订计划。

     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搬运过来的食品太少了,恐怕挨不到接应船到来,我们就会因为挨饿而被迫投降。我们获胜的最大希望就是:尽全力歼灭海盗,直到逼迫他们降下海盗骷髅旗,或是驾着“伊斯帕尼奥拉”号跑掉。现在,他们的人数已经从十九个减少到十五个,其中有两个受了伤,而在大炮旁边被乡绅击中的那一个,即便没送了性命也是重伤。所以,我们每一次同他们交锋,都得十分小心,一定要尽力保存我方的力量。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两个得力的盟友—那些海盗离不开的朗姆酒和炎热的气候。

     首先是朗姆酒。虽然海盗的宿营地远在半英里之外,我们依然能够听到他们吵吵嚷嚷、又唱又跳地喧闹到深夜。然后是气候。利夫西医生十分肯定,甚至敢拿他的脑袋打赌,那些坏蛋晚上在沼泽地里宿营,又缺医少药,不出一个星期,他们中间肯定会有人病倒。

     “所以,”他说,“只要我们坚持下去,他们迟早会驾船逃离此地的。但是‘伊斯帕尼奥拉’号毕竟是一艘不错的船,我估计他们还会重操旧业,继续以当海盗为生。”

     “那将是从我手中失去的第一艘船。”斯莫利特船长说。

     经过这一整天的折腾,你可以想象我是多么疲劳,翻了几下身,我便睡得像根木头一般。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忙乱声和说话声惊醒。在这之前,别人早已经起身并吃过早饭,抱了比昨天几乎多出一半的柴火回来。

     “是白旗!”我听见有人说,紧接着又是一声惊叫,“是西尔弗本人!”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扑到墙上的一个射击孔前向外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