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11章 我在苹果桶里听到的
最快更新金银岛 !

    你可以想象我当时处于怎样的恐惧中!要是我还有半点儿胆量和力气,我就会一下子跳出去拼命逃跑,可是,我的手脚和心脏早已吓得不听使唤,瘫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不,不是我,”西尔弗说,“弗林特才是船长,而我就是因为这条腿是木头的,所以管掌舵。在一次舷炮的攻击中,我失去了这条腿,老皮尤失去了两只眼睛。一个手艺不错的外科医生给我做了截肢手术,那个医生上过大学,一肚子的拉丁词儿,可是他也没什么例外,还不是跟其他人一样,在科尔索被像条狗似的吊死了,还被丢到大太阳下暴晒。那是罗伯特的部下,他们的问题就出在总是给自己的船换名字,明明今天还叫‘皇家财富’号,明天就改成其他的什么号—照我说,给一条船取了个什么名,就应该一直叫什么名。‘卡桑德拉’号就是这样,在英格兰船长拿下了‘印度总督’号之后,我们大家都被它从马拉巴尔安全送回了家。还有弗林特的老帆船‘海象’号也是这样,它曾经被鲜血染得斑驳,也曾经差点儿被金子压沉。”

     “上帝!”一个声音叫道,我能听出他是船上那位年龄最小的水手,他的声音里满是钦佩之情,“弗林特可真了不起!”

     “大伙儿都说戴维斯也是个人物呢!”西尔弗说,“可是我从来没有跟他一起出过海。我先是跟英格兰一起干,然后是弗林特,现在则可以说是自己干了。

     “跟着英格兰我攒下了九百英镑,跟着弗林特攒下了两千英镑。对于一个在海上讨生活的水手来说,这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钱都稳稳当当地存在银行里。但是要知道,仅仅会挣钱还不行,还得节俭。你说,英格兰的手下如今都到哪里去了?我不知道。弗林特的手下呢?大部分就在这条船上,为能吃到葡萄干而快活。甚至有些人在这之前还讨过饭。那个瞎眼乞丐老皮尤,说起来他也真是应该感到羞愧—他在一年里就挥霍了一千二百英镑,简直就像个上议院的勋爵!如今他又在哪里呢?死了!被埋到土里了!实际上,早在两年前他就开始吃不饱饭,真是活见鬼!这个家伙乞讨、偷盗、杀人,可是他还是挨饿,我的老天!”

     “这么说,干这一行也捞不到什么好处。”年轻的水手说。

     “对笨蛋来说确实没什么好处,你要明白这一点—对他们来说,干什么都没好处。”西尔弗说,“不过,你虽然年纪小,可是头脑机灵,这一点我一见到你就看出来了,我得像对待大人一样对待你。”

     你可以想象得到,当我听到这个可恶的骗子把对我说的奉承话拿来欺骗另一个人时,我是何等气愤。如果可能,我甚至想透过木桶杀了他。他倚着木桶,丝毫没有料到有人在偷听,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讲。

     “碰运气先生们就是这样,他们对生活没有任何计划和安排,整天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却还是像斗鸡之前投食那样不管不顾地大吃大喝。一次航行结束了,他们的口袋就会鼓起来,从几百个铜板增加到几百英镑。然后就会饮酒作乐,大肆挥霍,等到两手空空,就再回到海上去。

     “我可不会那样做。我把钱都存起来,分散着放到不同的地方,这里一些,那里一些,哪儿都不太多,免得引起怀疑,被人打上坏主意。我已经五十岁了,这次出海结束,我就回去正正经经地做一个真正的绅士。日子还长着哩。不过我向来生活得都不赖,从来不亏待自己,除了在海上,我每天都吃得讲究、睡得舒服。我是如何起家的?还不是跟你一样,一开始只是个普通的水手。”

     “可是,”另一个水手说,“这次回去后,你就再不敢在布里斯托尔露面了,那你在那里的财产不是都拿不回来了吗?”

     “那你猜猜,那些钱现在在哪儿?”西尔弗用嘲弄的口吻问道。

     “在布里斯托尔的银行,还有其他一些地方。”那个年轻的水手答道。

     “刚起锚的时候,钱的确是在那儿。”厨子说,“但如今我的妻子已经把它们全部取走了。望远镜酒店也已经出兑,连同租房契约、全部设施等也全部处理完毕。我妻子已经离开布里斯托尔,到我们约好的地方等着同我会合了。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哪儿,因为我信得过你,可是这样伙计们会嫉妒的。”

     “那么,你信任你的妻子吗?”另一个家伙问道。

     “通常情况下,碰运气先生们之间毫无信用可言,”厨子答道,“他们天性如此,这一点你要清楚。不过我自有办法。谁要是想算计我,打我的主意—我是指跟我相熟的人—那么,老约翰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过去,有的人害怕皮尤,有的人怕弗林特,可是就连弗林特本人都惧我三分。是的,他害怕我,却又重用我。他的那帮手下全都是无法无天的粗野家伙,恐怕就连魔鬼都不愿意跟这些人一起出海。听我说,我可不是个自吹自擂的家伙,我和大伙儿多么亲热,相处得多么融洽,你是亲眼见到的。要知道,当年我掌舵的时候,那帮为弗林特效力的老海盗见了我就像绵羊一样听话。啊,等老约翰在船上当了家,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好吧,现在我就说说心里话,”那个小伙子说,“在和你谈话之前,我对这个行当一丁点儿都不喜欢,但是现在,约翰,我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们握手为凭。”

     “你算是一个有胆识的小伙子,还聪明伶俐,”西尔弗答道,一边热烈地跟他握手,震得苹果桶都跟着摇晃起来,“话说回来,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英俊帅气的碰运气先生呢。”

     渐渐地,我开始听懂他们所说的一些黑话的意思。所谓的“碰运气先生”,指的就是在海上靠抢劫、偷盗为生的海盗。我刚刚偷听到的这一段小小的插曲,正是他们拉拢船上水手的一场表演—很可能这个被拉拢的小伙子是船上的最后一个老实人了。但是,马上我就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西尔弗轻轻吹了一声口哨,就又有一个人晃荡过来,同他们坐在了一起。

     “狄克现在是自己人了。”西尔弗说。

     “狄克迟早是自己人,这我早就知道。”说话的正是副水手长伊斯雷尔·汉兹,“狄克不是笨蛋,脑子聪明着呢。”说着他转动了一下嘴里正嚼着的烟草块,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但是,”他接着说道,“我想问你一件事,‘烤全牲’,我们每天这么混日子,不干正经事,到底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我早就受不了那个斯莫利特船长了,一天都不想再被他使唤,他妈的!我想住进他们那个房舱里去,非去不可!他们的泡菜、葡萄酒之类的,我通通都要享受!”

     “伊斯雷尔,”西尔弗说道,“你的脑子实在是不太好使,之前就是如此。但是我想你总还能听进别人的忠告,至少你的耳朵长得够大。听我说,你还是要继续住在自己的铺位,还是要勤勤恳恳地工作,还是得低声下气地说话,还是得控制饮酒,直到我下令行动之前。我的孩子,你必须这样做。”

     “我又没有不听你的话。”副水手长愤愤地嘟囔着,“我是问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下手?”

     “什么时候下手?老天!”西尔弗叫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我们要想方设法拖到最后一刻,能推迟多久就推迟多久。首先,这里有一个一流的航海家—斯莫利特船长,由他来驾驶这艘船,才最为安全、迅速。而那张地图,掌握在那个乡绅和医生的手里,宝藏埋藏在哪儿?你知道吗?我们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我的意思是,最好让乡绅和医生替我们找到宝藏,再帮助我们把它们运上船,谢天谢地!等到一切办妥当之后,我们再解决他们。假如你们这些魔鬼的子孙值得信任的话,我还打算让斯莫利特船长把我们带到返程的中途,到那时再下手。”

     “船上的这些人可都是水手啊,难道不会驾船吗?”那个名叫狄克的年轻小伙子问道。

     “别忘了,我们只是一群水手,”西尔弗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能够按照既定的航线来行驶,可是谁有本事能确定正确的航道?说实话,这事你们谁都做不了!要是按我的意思来,我要让斯莫利特船长至少在返程中将我们领进信风圈。到那时,我们才不会找不到回去的路,也不用担心会沦落到每天只能配给一小勺淡水的境地。但是我太了解你们这帮家伙了,所以只好在钱财一搬上船就把他们解决掉,真是可惜!不让你们这帮该死的家伙整天醉醺醺的,你们就度日如年、浑身难受,都是些急功近利的短视的家伙。真是见鬼了,和你们这种人一起航行,真让我感到恶心!”

     “行了,高个儿约翰,”伊斯雷尔叫道,“谁也没有反对你的计划啊!”

     西尔弗激动起来:“怎么?那么多的大船被剿灭了,那么多英雄好汉被吊死在刑场,最后被太阳烤成肉干儿,我见得还少吗?我告诉你吧,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急躁,只知道赶紧、赶紧、赶紧!这种事我在海上见得多了。要是你们有些脑子,懂得见风使舵、灵活变通的话,早就过上天天坐四轮马车的日子了!但是你们根本就不行!我太了解你们了,都是些灌足了朗姆酒后被送上绞架的家伙。”

     “是的,大伙儿都知道你是个能说会道的家伙,就像牧师一样滔滔不绝。但是像你一样会卷帆掌舵的也有那么几个,”伊斯雷尔说,“他们喜欢热热闹闹的,没事儿逗个乐子,这的确是事实。但他们可不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一点儿都不,而是及时行乐,每一个都是自由自在的家伙,而且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真的是这样吗?”西尔弗说,“那么,你倒是说说,他们如今都在哪儿呢?皮尤是那种人,可他死的时候是个瞎了眼的乞丐。弗林特也是那种人,最终在萨凡纳酗酒而死。是啊,你说得对,有这些人当船友又刺激又有趣,可是,你说说,他们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但是,”狄克问道,“不管怎样,到时他们落在我们手里,该怎么处置他们呢?”

     “这才是我想要听的话!”厨子赞美道,“这才是我们该考虑的正经事呢。那么,你打算怎样处置呢?把他们放逐到荒岛上,任他们自生自灭?那是英格兰船长喜欢的方式。或者把他们宰了,像宰掉一头小猪那样?那是弗林特和比尔·彭斯惯用的方法。”

     “比尔向来如此,”伊斯雷尔说,“他经常说‘死人不会咬’。现在好啦,他也死了,算是自己对此有了切身体验。要说比尔,算得上是心狠手辣的代表之一。”

     “你说得很对,”西尔弗说道,“心狠手辣才干净利落,没有后顾之忧。听我说,我约翰是个宽宏大量的绅士,但这次的事可非同一般,伙计们,我们可得公事公办。我的意见是将他们全部处死。假如有朝一日我当上了议员,坐着四轮马车,我可不愿意那些家伙中的某个突然闯到我的家里来,就像魔鬼闯进教堂那样令人大吃一惊。我确实说过不要着急,要等待恰当的时机;一旦时机成熟,我可不会白白错过,一定要斩尽杀绝!”

     “约翰,”副水手长叫道,“你真是个脑袋瓜聪明的好汉!”

     “将来你会亲眼见到的,伊斯雷尔。”西尔弗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把那个特里劳尼留给我,我要亲手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就像拧小牛头一样!”他停了一下,忽然转了话头:“狄克,我的孩子,你到桶里给我拿个苹果润润嗓子。”

     你可以想象我当时处于怎样的恐惧中!要是我还有半点儿胆量和力气,我就会一下子跳出去拼命逃跑,可是,我的手脚和心脏早已吓得不听使唤,瘫在那儿一动不敢动。我听到狄克开始起身,但这时好像有谁拉住了他,接着副水手长说:“算了吧!约翰,别吃那种没滋没味的烂东西了,我们来杯朗姆酒吧!”

     “好吧。狄克,”西尔弗说,“你是我信得过的人。给你,这是钥匙,在我那儿的小桶上有一个量酒的家伙,你去给我们倒上一杯。”

     我惊魂未定,但还是不禁想到—终于知道失踪的埃罗先生是从哪里搞来烈性酒的了。

     狄克刚一走开,伊斯雷尔便凑到厨子的耳朵边小声嘀咕着什么。声音太小,我只捕捉到为数不多的几个字眼,即便如此,我还是得到了一个重要消息。因为在关于同一件事的只言片语中,我听到了一句完整的话:“他们中那几个人都不干。”由此可知,在这艘船上,还有几个忠诚可信的人。

     狄克回来以后,这三个家伙便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一个说“祝我们好运”;另一个说“这一杯为老弗林特,向他致敬”;西尔弗则像唱歌一般说着祝酒词:“希望我们身体健康,顺顺当当;但愿财宝堆满舱,富贵久长。”

     这时,月亮的清辉射进桶内,洒到我的身上,白花花一片。我抬头仰望,发现月亮已经高高升起,桅杆和船帆等都被照得银光闪闪。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欢呼从瞭望哨那里传来:“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