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银岛 > 第6章 老船长留下的文件
最快更新金银岛 !

    利夫西医生小心翼翼地打开封口,一张某座小岛的地图从封套里掉了下来。地图上面详细地标有经纬度、水深、山脉名称以及港湾名称,甚至连船只如何安全靠岸和停泊的一些细节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我们快马加鞭,一路疾驰,一直到利夫西医生的家门口才勒马停下。医生家门前漆黑一片。

     丹斯先生叫我下去敲门,于是道格腾出一只马镫,让我踩着它下马。听到敲门声,一个女仆立刻过来把门打开了。

     “请问,利夫西医生在家吗?”我问。

     “医生不在家。”她回答说,“他下午回来过,但是又去乡绅老爷的庄园与他共进晚餐去了,晚上也在那儿。”

     “那么我们就去庄园找他,小伙子们。”丹斯先生说。

     由于距离并不远,这次我没有上马,就拉着道格的马镫带子跑向庄园大门,走上那条被月光照亮的、没有树叶荫蔽的长长的路。路的两侧,是庄严美丽的古老的大花园。长路的尽头是一排白色的宅邸。丹斯先生在白色宅邸前面下了马。仆人通报后,里面就立刻吩咐带我们进去。

     仆人带领我们穿过一条铺着垫子的过道,指引我们进入过道尽头一间宽敞的大书房。书房里面摆满了书架,书架的顶端摆放着很多半身石膏像。乡绅和利夫西医生分别坐在熊熊燃烧的壁炉两旁,手里拿着烟斗。

     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同乡绅讲话,他个子很高,足有六英尺,非常魁梧。他看起来十分坦诚直率,脸上有不少皱纹,由于时常出门在外,久经风尘,皮肤被晒得发红,显得有些粗糙。他的眉毛十分浓密,并且随着表情的变化灵活地挑动,这令他看起来颇有些脾气,但也不能算是嚣张跋扈的坏脾气,只能说是有些易于情绪激动和急躁。

     “请进,丹斯先生。”乡绅开口道。他语气庄重,很是威严。

     “晚上好,丹斯。”利夫西医生边说话边对丹斯先生点了点头,“你也晚上好,小吉姆。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里来啦?”

     督税官笔直地站着,像小学生上课回答老师的问题一般将方才的事从头至尾报告了一遍。这两位绅士被深深吸引,忘我地倾听,不由自主地向前探着身子,烟也忘了吸,还时不时惊奇地互相对望一眼。当他们听到我的母亲决定返回本葆将军旅店时,利夫西医生忍不住喝起彩来,使劲儿拍了一下大腿。而乡绅则大声赞美道:“真是好样的!”并用烟斗猛敲了一下炉栅,细长的烟斗就这样折断了。在这之前,特里劳尼先生(你们应该记得,这正是乡绅的姓氏)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不停地踱来踱去。而利夫西医生为了听得更加清楚,甚至将他那洒了粉的假发摘去,露出他本人剪得很短的黑发,看上去令人有些不习惯。

     终于,丹斯先生讲完了所有的情节。

     “丹斯先生,”乡绅说,“你是一个高尚的人。至于那个彻头彻尾的坏蛋撞到马蹄下这件事,我认为是功劳一件,先生,这就像踩死了一只令人讨厌的蟑螂。另外,我看得出,霍金斯这孩子是好样的。霍金斯,你打一下铃好吗?丹斯先生此时肯定想来点儿啤酒。”

     “吉姆,”医生问,“那么,他们要找的东西在你那里,是不是?”

     “是的,先生,在我这里。”说着,我掏出油布包递给了他。

     医生接过油布包,翻来覆去地端详着,看得出他有股渴望,想要立刻把它打开。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平静地把它放进外套的口袋里。

     “特里劳尼先生,”他说,“丹斯先生喝完啤酒后还得回去继续为陛下服务,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我看吉姆·霍金斯最好还是留下来,可以暂时睡到我家里。另外,如果你允许的话,我建议可以上点儿冷馅饼,让他吃点儿东西。”

     “按你说的办,利夫西,”乡绅说,“霍金斯应该吃到比冷馅饼更好的东西。”

     很快,仆人端上来大块的鸽肉馅饼放到桌子上。我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于是就敞开肚子猛吃了一顿。在我大快朵颐期间,丹斯先生又被两位绅士大大赞扬一番,随后告辞离开了。

     “特里劳尼先生—”医生开口道。

     “我说,利夫西医生—”乡绅几乎同时开口。

     利夫西医生见状,笑着说:“不着急,我们一个一个说。弗林特这个名字,你一定听说过吧?”

     “当然听说过!”乡绅叫道,“听说过!据说他是那些残暴的海盗中最有名的一个,同他相比,黑胡子8都只算是小不点儿。西班牙人对他十分畏惧,光是听到名字就恐慌至极。实不相瞒,先生,甚至有时候我都为他是个英国人而感到自豪哩。在特立尼达9附近的海上,我曾经亲眼看到过他的中桅船。当时我乘坐的那条船的船长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一瞥见弗林特的影子便立即掉转船头,一口气返回西班牙港了。”

     “是的,我在英国也听说过他,”医生说,“现在的问题是,他有钱吗?”

     “钱!”乡绅激动地叫道,“丹斯刚才讲的那些话,你听到了吧?除了钱,那些恶贯满盈的坏蛋还要找什么?除了钱,他们还会关心什么?除了钱,还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拼了性命去冒险?”

     “这个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医生说,“可是你情绪那么激动,我连一句话都插不上。现在,我想知道的是:假如我口袋里放着的东西正是弗林特藏宝地点的线索,他的宝藏是否数目庞大?”

     “十分庞大,先生!”乡绅大声说,“肯定价值十分可观。假如如你所说,我们真的掌握了宝藏的线索,那么我就要在布里斯托尔码头装备一艘大船,然后带着你和霍金斯一起出海去寻宝,哪怕在海上漂荡一整年,我也要找到那些宝藏。”

     “很好,”医生说,“那么现在,如果吉姆同意的话,我们就把这个油布包打开瞧瞧。”说着,他把那个小包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那个小包被用线紧紧缝住了,医生只好拿出他的医疗器械箱,取出医用剪刀将线剪断。一个薄薄的本子和一个密封的文件—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这两样东西。

     “我们先来看一看这个本子上写了什么。”医生说。

     利夫西医生亲切地示意我从进餐的桌子边走过去,同他们一起共享这种探秘的乐趣。他打开了那个小本子,乡绅和我的视线从他的肩膀上越过去:第一页上写着一些令人不明就里的零散字句,就好像是一个人无聊时随手拿起墨水笔在纸上乱涂乱画的一样。有些字句同船长身上的刺青内容一致,比如“比尔·彭斯诸事如意”。还有“大副W.彭斯先生10”“戒酒”“在棕榈沙11外他得到了所应得到的”等不知所云的只言片语。我忍不住暗想:到底是谁“得到了所应得到的”?得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会不会是他背后挨的刀?

     “这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利夫西医生一边说,一边把这一页翻了过去。

     接下来的十到十二页全部是看不懂的账目记载。每一行写有一个日期,在另一端则记载了一个钱数,就像所有普通的记账本一样,只不过没有任何文字说明,仅仅是画了几个“×”代替。举个例子来说,一七四五年六月十二日,有一笔七十英镑的款额显示已经支付给某人,可是对此款项没有任何文字说明,只画了六个“×”。只有极少数的几笔账记录了地名,如“加拉加斯12附近”,或者仅仅是标注上纬度和经度,如62°1720、19°240等。

     前后记载了将近二十年的账目,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笔款项的金额也越来越大,到账本的结尾处,纠正五六处加法上的错误之后,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总额,旁边还附有备注:“彭斯的一份。”

     “我一点儿头绪都摸不着。”利夫西医生说。

     “事情十分清楚,”乡绅嚷道,“这肯定是那个黑心恶棍的账本。这些“×”代表那些被他们击沉的船只或抢掠过的村镇,数字则是这个家伙分赃后所得的钱数。他在担心弄混的地方附上了文字说明,你看,‘加拉加斯附近’就表示在那里他们袭击了某些不幸的船只。啊,愿上帝保佑船上那些可怜的人—现在,他们恐怕早已变成海底的珊瑚了。”

     “的确!”医生说,“果然是旅行家,如此见多识广。你说得对!瞧瞧,款项的金额是随着他职位的上升而逐渐增长的。”

     这个薄薄的小本子的最后,有几页记了一些地名,还有一张法国、英国和西班牙货币的通用换算表。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精明狡猾的家伙!”医生总结说,“他不是好对付的!”

     “再看看另一样东西吧。”乡绅提议道。

     文件的封套上有好几处都是用蜡封口,蜡封印章则是用顶针代替—很可能就是我在船长的口袋里找到的那个。利夫西医生小心翼翼地打开封口,一张某座小岛的地图从封套里掉了下来。地图上面详细地标有经纬度、水深、山脉名称以及港湾名称,甚至连船只如何安全靠岸和停泊的一些细节都标注得一清二楚。那座小岛大约九英里长、五英里宽,看形状有点儿像一条立着的肥龙,有两个几乎全为陆地包围的良港,有一座小山位于岛的正中间,旁边标注的名称为“望远镜山”。图上有几处标注是后来加上去的,其中最为醒目的是三个用红墨水标注的“×”,分别代表了三个地点,其中两个在小岛的北部,一个在西南部。在西南部的红“×”旁边,有人写道:“大部分藏金在此。”这里的笔迹同船长东倒西歪的字体截然不同,显得十分清秀整齐。

     地图的背面,由同一个人写下了详细的说明:望远镜山的山肩上有一棵大树,方位东北偏北。

     骷髅岛,东南偏东。

     十英尺。

     银子在北窖。在东边小圆丘的斜坡下,正面对着黑色巉崖南十英寻13处,你可以找到它。

     武器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在北汊角北尖嘴的沙丘中,方位是正东偏北四分之一处。

     杰·弗

     文字说明到此全部结束。尽管它十分简短,于我而言更是费解了些,完全不知所云,乡绅和利夫西医生却满心欢喜。

     “啊,利夫西,”乡绅说,“赶快停止你那可怜的医生行当吧!明天我就动身去布里斯托尔,在三个星期的时间内—啊,不,两个星期!—不,十天!—就能够准备好全英国最好的船只和最精干勇猛的顶尖船员。霍金斯,你可以来做船上的侍应生,你一定会做得很出色的。你,利夫西,就是随船医生。我就是司令官了。我们再把雷德拉斯、乔伊斯和亨特带上,我们会一路顺风,全速前进,尽早到达那座小岛,然后依照地图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找到宝藏埋藏的地点。到时钱财就滚滚而来,多得简直可以在上面打滚,甚至用来打水漂儿!”

     “特里劳尼先生,”医生说,“我愿意跟你一起去。我和吉姆也会各司其职,竭尽自己所能。可是,我唯独对一个人不放心。”

     “是谁?”乡绅叫道,“快说出那个浑蛋的名字,先生!”

     “就是你。”医生回答,“因为你总是管不住自己脱缰的舌头。要知道,知道有这个文件存在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们三人。今天晚上袭击本葆将军旅店的那帮家伙个个都是亡命徒,他们—我相信还有一些人留在了单桅船上—每一个人都拼了命地想要得到宝藏,这些人一定还在附近,没有走远。所以,在正式出海之前,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单独外出。准备期间,我想吉姆要和我待在一起。你呢,立刻带上乔伊斯和亨特到布里斯托尔去。对于我们的发现,我们中的任何人都不许泄露半个字。”

     “利夫西,”乡绅答道,“你说得很对,你总是这般正确。我保证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