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98章 今天好奇怪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拎着钢管的男人转头看到两人,也一头黑线,不爽吼道,“小鬼,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打架吗?!”
     池非迟考虑着灰原哀‘要不要管’的问题,对灰原哀道,“先看看?”
     他不是爱管陌生人的闲事的人,而且刚跟组织那些人搞了一起大事件,他的恶趣味得到满足,目前心境平和,不怎么想捶人。
     不过,闲下来看看城市有活力的一面,感觉也不错。
     矮壮男见自己被无视,相当不爽,“喂……”
     “那就先看看是怎么回事吧。”灰原哀对池非迟点头道。
     她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今天没什么事,现在回去吃饭又还早,难得遇到有人打架,还有非迟哥这个武力值担当在旁边,她想看看怎么回事。
     矮壮男人再三被无视,气势汹汹转身,拎着钢管走向两人,“我说你们两个!”
     池非迟拿了一支烟咬住,从口袋里拿出火柴盒,“你还打算对无辜群众动手?”
     灰原哀神色一样平静,不过看男人的目光坦然地带上些许高冷的不屑,“看样子,还打算对小孩子动手?”
     矮壮男人感觉自己血压噌噌往上升,刚打算举起钢管冲上前,突然被人从后面拽住。
     针织帽男不知何时爬了起来,伸手握住矮壮男人拿钢管的手,喘气盯着男人,“别吓唬小孩子……”
     “吓唬?你觉得我只是吓唬他们吗?”矮壮男人嗤笑一声,猛然挥手甩开男人,“我明白了!你们就是一伙儿的吧?”
     针织帽男看起来高大,但力气显然不如对方,身体往一旁倒的时候,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
     什么一伙儿的?
     他根本不认识这对奇怪兄妹好吗?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总觉得什么都变得奇奇怪怪,让人想躺倒慢慢想想……
     “你要出头也该有点实力吧?”矮壮男人又抬脚把针织帽男踢倒在地,又补了一脚,“不管是这两个臭小鬼,还是那个女人,做英雄也该有做英雄的样子啊!”
     灰原哀:“……”
     虽然不应该,但……
     池非迟用火柴点燃了烟,把熄灭的火柴梗丢到一边。
     他居然觉得这人说得有那么一点道理。
     戴针织帽这家伙看起来高大,身手未免太差了。
     针织帽男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想站起身,“不准……不准你再接近她!”
     矮壮男人又踢了一脚,态度恶劣地嘲讽道,“哦?你是那个女人的男人吗?”
     “不是,”针织帽男被踢得吃痛,咬牙忍住闷哼,“但是……”
     灰原哀看矮壮男人举起钢管要打下去,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瓶子,丢出去‘duang’一下命中矮壮男人的后脑勺。
     瓶子啪一下破碎,里面的透明液体顺着矮壮男人后颈往衣服里流。
     池非迟看向灰原哀。
     怎么突然出手了?
     “实力不对等的打架,越看越没意思,”灰原哀看着池非迟,想了想,又补充道,“丢过去的只是维生素补充剂,所以接下来就靠你了。”
     矮壮男人右手举着钢管僵在原地,脸色铁青,感觉心里的怒气值一点点冲上新高度。
     倒在地上的针织帽男抬头看到矮壮男人的脸色,又看向巷口淡定的两个人,又忍不住想面无表情地叹气。
     ‘今天好奇怪’的感觉又回来了。
     看着夕阳下让人恍惚的景色,他居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是因为他最近太颓废了吧,所以才会做这种自己是大英雄的梦,可惜梦里也还是这么不成器。
     “可恶!”矮壮男人心里的怒气值高度在不断刷新后,终于炸了,猛然转身,举着钢管冲向巷口,“两个臭小鬼……”
     池非迟看准时机,抬起左腿,用力一个正蹬踢。
     “嘭!”
     矮壮男人以比冲过来时更快的速度砸在地上。
     钢管甩飞,‘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两端弹了两下才安稳横在地上。
     灰原哀:“……”
     她还以为非迟哥会‘啪’一扫腿把人扫飞,或者侧身躲开再来那招‘绊倒按地’,没想到会这么简单粗暴。
     正蹬踢在某些时候,看起来像是小孩子打架,就是屈膝抬起脚、往前像踩一样地用力,但事实上,正蹬踢还真不是小孩子打架的章法,一脚往前提的时候,身子重心就会随之变化,发力的也不止是腿脚,还有腰部带动的力道。
     刚才她就在旁边,能感觉到非迟哥那一脚确实是正蹬踢而不是随便踢的,重心在一瞬间变化过,而且力道迅猛,直接了当,看起来很壮的人嘭一下就倒了。
     类似的一脚,她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
     趴倒在地的针织帽男用双手撑着地面,支起身,懵懵地看过去。
     刚才气焰嚣张的矮壮男人躺在地上,双手抱着腹部蜷成虾米状,低声有气无力地哼哼。
     灰原哀也看了看矮壮男人,终于想到为什么眼熟了,疑惑问池非迟,“泰拳的正蹬踢?”
     “看他跑过来的姿势,很适合用这一招,”池非迟垂眸看了看刚点燃的烟,“而且活动幅度不大,不会让烟灰乱飞……不过,你平时还会看格斗比赛吗?”
     “前段时间我陪博士看电视,没有好看节目的时候,看过一会儿,”灰原哀有些无语,非迟哥到底学了多少种格斗术,对比一下比赛节目里看到的那一脚正蹬踢,她居然发现非迟哥那一脚不仅不弱,还更凌厉,“你刚才抬腿没那么高,我一时间还没能认出来……”
     “他矮,”池非迟看向地上哼哼的男人,“举着钢管冲过来,腹部暴露得很明显,正蹬踢攻击腹部很合适,踢其他地方不够省力、直接。”
     灰原哀看着躺在面前的矮壮男人嘴角冒白沫不动了,不由问道,“人不会有事吧?”
     针织帽男:“……”
     能不能不要无视他?
     不对,这两个人打从一开始,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只管自顾自地交流,看他们打架的时候是这样,把人放倒之后也是这样。
     那他该说点什么好呢,要不要上前道谢?
     池非迟低头观察着男人的脸色,“我控制过力道,死不了。”
     灰原哀对池非迟说的‘控制力道’表示怀疑,刚才那一脚她都觉得凶残,“是吗?”
     池非迟收回视线,“可能是气过头,又太疼,晕过去了。”
     灰原哀:“……”
     也是,非迟哥那一脚抬得确实不高,不仅是她没能认出来,换个不懂的人来看,就像是这家伙气势汹汹地冲上来,然后被小孩子一样的一脚给踢倒,关键是非迟哥还这么直白地说人家矮,虽然确实是这样,双方身高差在这里摆着,但是……
     那一脚侮辱性极强,杀伤力也很高。
     反正这人挺惨的,算得上是身心双重遭受重创了吧,那晕倒也不奇怪。
     针织帽男:“……”
     他应该上前道谢的,可是万一破坏了别人的兴致怎么办?会不会也被来一脚?
     “吱……”
     一辆出租车在街边刹停,柯南、毛利兰、铃木园子和一个抱着孩子的漂亮女人下车,视线和转头看过去的灰原哀对个正着。
     双方都愣了一下。
     “小、小哀?”铃木园子抬眼,看到转头看来的池非迟的脸,更惊讶了,“非迟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柯南跑上前,往巷子里一看,看到了倒地虾米状的矮壮男人,再往里看,看到了坐在地上一脸懵的针织帽男,还有对方身旁掉落的竹刀,转头喊道,“园子姐姐,小兰姐姐,人在这里!”
     那个女人抱着孩子跑上前,看着针织帽男,怔在巷口,“永井同学……”
     铃木园子也跟上前,看到巷子里的情况,愣了一下,看向池非迟,“好像都解决了哎……非迟哥,你不会是看到有人打架,所以都放倒了吧?”
     “不是,”灰原哀看向针织帽男,“那个人是被人打倒的……”
     说着,灰原哀又低头看蜷在他们前方的矮壮男人,“这个人态度太恶劣,想攻击我们,所以被非迟哥踢倒了。”
     铃木园子立刻一脸正气地点头,“哼!那遇到非迟哥,也是他活该吧!”
     针织帽男:“……”
     不,老实说,他觉得这两人的态度也有一点问题……
     女人牵着小男孩走进巷子,到了针织帽男前方,见对方呆傻着,又迟疑着停下,“永井同学……你、你没事吧?”
     “啊……没、没事,”针织帽男从恍惚无语中回神,脑子清醒了一些,“对不起,看了你的日记,十一年前……看到你来公园,我真的很高兴,我没想到你愿意来见我……”
     巷口,看两人这模样,其他人直接撤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柯南问道,“对了,灰原,你们还没有回去吗?”
     “我陪非迟哥去了新出医院,”灰原哀解释,“正准备去博士家,路过这里的时候听到有人打架,就留下来看看,你们呢?怎么还没回去?”
     “我们回去的路上遇到那个大姐姐,她是帝丹高中毕业的校友,听她说家里遇到了麻烦,我们就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然后就推测出永井先生偷看了她的日记,知道她被态度恶劣的男人勒索,想过来帮她出头,所以我们就急着赶过来阻止,”柯南说着,有些感慨,“没想到正好碰到你们……”
     灰原哀也感慨道,“不过,这么看来,让他逞英雄的那个美人已经来了。”
     “是啊,真的好巧,”铃木园子笑眯眯接过话,“肯定是老天爷知道小兰的苦恼,才让她遇到更有经验的非迟哥!”
     “苦恼?”灰原哀仰头看着毛利兰。
     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手,“没有啦……”
     “是小兰收到了情书!”铃木园子嘿嘿笑着,“看样子还是帝丹高中一年级的小学弟哦,之前因为工藤那家伙一直跟在小兰身边,都没有男孩子给她写情书,这是第一次,所以才要认真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