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92章 趁机刷点信任度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那你想怎么暗杀他?”基安蒂急吼吼道,“难道你要脱光光站到桥上,去拦DJ的车,要求搭便车,然后叫他让你进到车里去吗?”

     贝尔摩德戴着头盔,骑车从厂房里过来,在旁边刹停,换上的黑色紧身衣拉链拉得很低,“好主意,基安蒂,你猜得已经很接近了。”

     基安蒂脸色沉了沉,“贝尔摩德……”

     “我会骑这台摩托车在DJ面前摔车,让他的车停下来,”贝尔摩德道,“等他下车的时候……”

     “从后面接近的我,就把他绊住,”换好衣服的水无怜奈下车,抬手把拉链拉高,轻笑一声,“彻底解决他!”

     琴酒看向基安蒂和科恩,“DJ的保镖会随他一起下车,把他们收拾掉,就是你们两个的任务。”

     基安蒂没再坚持,“不过那个万事谨慎的男人会那么轻易下车吗?”

     贝尔摩德笑出声,“别担心,一看到安全帽被撞飞、满头是血的女人倒在地上,那么有正义感的他会不下车来关心吗?”

     基安蒂一愣,发出夸张的笑声,“哈哈哈……你别开玩笑了!桥上可还有其他的车子,要是像你这么有名的女明星露面的话……”

     “笨蛋,”贝尔摩德打断,拉起头盔,露出一张毒岛桐子模样的头破血流的脸,“露出来的会是这张脸!”

     伏特加笑道,“真不愧是贝尔摩德,真是太像了。”

     “嘁……原来如此,”基安蒂愤愤低声道,“难怪这个女人敢大摇大摆地跑出来。”

     “地点,在哪里?”科恩出声,“琴酒……”

     “解决DJ的地点是,”琴酒冷声道,“Vane B。”

     接下来,琴酒回车里拿地图,说了详细的地点和路线。

     “科恩在这里……”

     “基安蒂在这个位置……”

     水无怜奈只要抵达地点就行,没有去看地图,见某拉克在跟琴酒说话,走向贝尔摩德,“那么我的摩托车呢?”

     “就在那辆厢式卡车后面。”贝尔摩德抬手往后指了指。

     “谢谢,”水无怜奈往卡车去,“那我们就在Vane B面前汇合吧。”

     “喂,基尔,”贝尔摩德叫住水无怜奈,抬手敲了敲摩托车仪表盘,“你该不会是……这个吧?”

     池非迟转头看去,着重留意了水无怜奈的神情变化。

     敲击的英文Knock,跟Noc同音。

     Non Official Cover,指伪装成普通人潜入其他国家进行活动的密报人员、没有外交身份掩护的情报人员,也就是间谍。

     水无怜奈看着贝尔摩德敲摩托车仪表盘,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抬眼看向贝尔摩德,笑了笑,“别傻了,怎么可能?”

     说完,水无怜奈转身,脚步从容往卡车后走去。

     池非迟也收回了视线。

     嗯,心理素质相当不错。

     “那么我就先走了,”贝尔摩德转头看科恩和基安蒂,“如果还有什么意外,还要请你们两位多掩护了,我对这次的暗杀剧,总有不祥的感觉……”

     基安蒂冷笑,“哼,包在我们身上,如果状况不妙、你又有可能落入敌手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赏你一颗子弹。”

     “好啊,那到时候能不能务必请你瞄准这张脸?”贝尔摩德没有在意,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语气轻松道,“如果有人知道我跟暗杀事件有关系,会有麻烦的,不是吗?”

     琴酒看向贝尔摩德,“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贝尔摩德。”

     “没有,只是有这种预感,你不用介意。”

     贝尔摩德说完,骑车先一步走人。

     基安蒂也叫上科恩开车离开,随后,水无怜奈也骑摩托车走人。

     琴酒见池非迟去旁边一辆车里拿了狙击枪,也转身上车,“拉克,暂时担任后勤部部长的感觉怎么样?”

     池非迟低头检查着狙击枪,“还能搞定,只是第一次这么思念朗姆。”

     “你还真把朗姆当后勤部部长了?”琴酒见伏特加上车,没再调侃下去,“那就按说好的,你绕到桥那边去,确定她们能够撤离,不过可不要乱开枪……”

     “拉克,那我们先走了!”伏特加打了招呼,开车出门。

     池非迟检查好狙击枪,开车赶往鸟矢町。

     所谓的Vane B,就是指鸟矢大桥。

     按照计划,贝尔摩德会顶着那个黑帮女头目的脸,摔倒在土门康辉车子前,引土门康辉下车。

     同时,基安蒂和科恩在桥附近的高点,远程狙杀土门康辉的保镖,水无怜奈从车子后面骑摩托车冲上去干扰、绊住土门康辉,和贝尔摩德一起完成暗杀。

     琴酒和伏特加会前往鸟矢大桥一端的住宅区,找个地方蹲着,看暗杀计划成功了没、需不需要接应或者灭口。

     而鸟矢大桥另一端由他负责,如果出了意外,比如说,暗杀行动进行到关键时刻时,突然有警车前往鸟矢大桥一带,那他负责远距离开枪打爆警车车胎,拦下这种会破坏暗杀计划的不确定因素,以保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再或者,如果贝尔摩德和水无怜奈的行动不顺利,比如丢失了目标又陷入了麻烦中,那他就负责掩护撤离。

     整体计划确认好了,不过……

     一个小时后,即将抵达目的地的池非迟接到了琴酒的电话。

     “拉克……呲……基安蒂和科恩已经到了,贝尔摩德已经……呲……抵达……”

     池非迟:“……”

     窃听器在水无怜奈身上时,他一直没跟水无怜奈联络过。

     窃听器和水无怜奈换下的鞋子在琴酒车上之后,他也还是第一次跟琴酒通话。

     通话被不时的噪音干扰得时而明朗时而飘忽,这种情况……

     他没察觉真的说不过去。

     “基尔还要几分钟,你……呲……那边呢?”

     “两分钟……”池非迟放慢车速,看着前面路上稀稀落落的车辆,“琴酒,是你那边有杂音,还是我这边?”

     不管剧情走到那里、基尔有没有出事,他都得说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趁机再刷点信任度,以免被怀疑。

     “你等等……”

     电话那边,琴酒也听到了嘶哑声音中断断续续的杂音,立刻转身,探身检查后座水无怜奈放在车上的衣服。

     早上基尔那边的通讯也一直有杂音,不过基尔说大概是因为在地下停车场通讯,他也就没管,之后基尔的衣服放到他车上,他跟其他人通话有杂音的话……

     开车的伏特加疑惑,“大、大哥?”

     “别出声……”

     琴酒压低声音提醒,翻出了鞋底黏了口香糖的鞋子,盯着下面明显还黏了异物的口香糖,嘴角一扬,笑得阴冷。

     伏特加一头雾水的时候,琴酒将手机放到一旁,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戴上,把鞋子上的口香糖连带口香糖黏着的东西取下来,观察了一会儿,把贴片式的发信器捏碎,又用纸巾把那个弯成奇怪角度的窃听器包好,放进口袋里,坐回位置上。

     伏特加疑惑侧目。

     他现在能不能说话了?

     好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琴酒坐好后,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声音压得很低,“拉克,是我这边,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窃听器和发信器,都用口香糖黏在了基尔的鞋底……”

     “窃、窃听器?!”

     伏特加惊讶失声,被琴酒一瞥后,立刻噤声。

     池非迟用嘶哑声音问道,“基尔?”

     “是啊,发信器已经被我毁了,不过窃听器还在运作,我包了几层纸,只要小声一点,那边听不到什么……总之,我的行动计划很可能已经泄露出去了,基尔一直没有联系我,目前情况不明,你先去接贝尔摩德,告诉她行动暂时终止,我再确认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一直担心的问题可以彻底解决了……”

     “好,我等你消息。”

     “滴……”

     电话挂断。

     ……

     鸟矢大桥前方路口的路旁,贝尔摩德跨坐在摩托车上,一脚撑地,头上还戴着安全头盔,留意到后方开来的车子,疑惑看去。

     车子在摩托车旁停下,池非迟放下车窗,转头用嘶哑声音道,“贝尔摩德,上车,我们先离开。”

     “离开?”贝尔摩德迟疑了一下,下了摩托车,“为什么?都已经到这一步了……”

     池非迟看着贝尔摩德,“我们的行动计划已经泄露,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哦?”

     贝尔摩德走到车旁,上了副驾驶座,关好车门,“到底出了什么事?”

     “基尔那边的问题……”

     池非迟开车离开原地,“我们先去找琴酒汇合。”

     “基尔?”贝尔摩德假装疑惑,心里隐约猜到了答案。

     看来,她亲爱的银色子弹开始行动,而且还成功拦住了他们……

     “你之前跟基尔搭话,”池非迟没有看贝尔摩德,目光专注地看路开车,“是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只是有不太好的预感,”贝尔摩德摘下头盔,撕了易容脸,面不改色地微笑道,“再加上这一次要跟她配合,我想跟她多聊两句,确认一下情况。”

     “是吗……”

     嘶哑声音很轻,但也没再问下去。

     黑色车子穿过鸟矢大桥后,往前开了一段距离,追上靠路边缓慢行驶的保时捷356A。

     两辆车并行,琴酒转头看向对面车子里金发碧眼的面孔,压低声音道,“基尔一直没有抵达说好的地方,我刚才已经取得了那一位的许可,目标变更,新的目标地点是米花町五丁目,毛利侦探事务所……”

     贝尔摩德眼皮一跳,脸色变了变,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她亲爱的银色子弹……

     是拦住了他们对土门康辉的暗杀,不过很作死的把火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池非迟虽然早有预料,但真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心跳还是有一瞬间的加速,嘴角微微上扬。

     又能把柯南吓得一脸惊恐、脸色发青了……

     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