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64章 没有恐怖故事的夜谈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是恶作剧邮件啦!我只是登录了邮箱,点进一个网页链接,结果就弹出了这个东西……”柯南感觉自己现在时时刻刻被社死现场威胁着,匆忙解释后,转移了话题,“不说那个了,暗号呢?你们解开博士的暗号了吗?”

     “一点头绪都没有……”

     三个孩子的注意力被转移到暗号上。

     柯南再次一通分析,带着三个孩子去了丸虫温泉旅馆,不过除了进进出出、把温泉旅馆当成澡堂的村民们,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三个孩子又一次表示服输,不过柯南收到了邮件,又跑到一旁给毛利兰打电话,直到回来,看到被元太丢到一旁的写了暗号的纸,突然明白这个暗号怎么解了,装作自己不知道,引导着三个孩子思考、把暗号纸条横着对准月光看。

     “村中庆典的鸟居!”

     “没错吧,小哀,博士?”

     阿笠博士笑道,“答对了!”

     “太好了!”

     “我们快点去看看吧!”

     三个孩子兴高采烈地往神社鸟居跑去。

     “我去看着他们。”

     池非迟丢下一句话,跟了过去。

     “池哥哥还是那么担心他们乱跑啊,”柯南看着池非迟跟上孩子们,不由笑了笑,“不过,我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这种暗号难住,就像他说的,很适合小孩子呢!”

     “是啊……”

     灰原哀看着去神社的一群人,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她开始怀疑自己想多了,或许非迟哥之前压根就没考虑什么‘一刀两断’,说‘我不会头疼’只是因为自信自己能够哄好小孩子?

     柯南疑惑看着灰原哀,“你是怎么了啊?”

     “没事,”灰原哀收回视线,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猜了,看向柯南,“你不去看看吗?”

     柯南一通推理,推理出了阿笠博士准备的宝物是‘甲虫’。

     随后,阿笠博士说起暗号是因为灰原哀从窗户玻璃外看到他贴的纸,这才想出来的,柯南突然想到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遇到的案子,脸色一变,跑到一旁给毛利兰打电话。

     那个暗号也应该横着反过来看,就是‘嘉纳’,也就是说晚上会送小兰和园子回去的那个男人的名字!

     电话好不容易打通,接电话的铃木园子表示凶手已经被毛利兰一踢腿给解决了,不过因为当时凶手在开车,她们坐的车也撞到了树干上,正在等待警察过去。

     事情全部解决,池非迟带着三个孩子回来后,一群人回到帐篷前,洗漱、铺充气垫……

     池非迟在帐篷外喷了一圈防虫剂,进帐篷。

     帐篷内被电池露营灯照亮,阿笠博士和五个孩子围成一圈坐着,还给池非迟留了空位,“非迟,孩子们说,想睡觉之前一起聊聊天。”

     “是啊,”光彦认真道,“这可是大家第一次在一个帐篷里露营,很难得哦!”

     “没错,”元太点头,“大家能够在一起的感觉很棒耶!”

     步美迟疑问道,“可是,要聊点什么呢?”

     “我看不如来讲故事吧!”阿笠博士笑着提议,“怎么样?”

     “好啊!”步美笑着点头。

     “没意见,”灰原哀看向坐到身旁的池非迟,“非迟哥呢?”

     “等等,”柯南盯着池非迟道,“禁止恐怖故事!”

     池非迟脑海里原本已经在闪‘床下有人’、‘夜半来电’之类的故事,闻言,把恐怖故事筛除,点了点头,“行。”

     “那由谁开始啊?”阿笠博士见没人反对,主持着夜谈活动,笑眯眯地准备好自己被点名。

     不过……

     三个孩子齐刷刷看向池非迟。

     “池哥哥先来吧。”光彦出声道。

     “是啊,”步美笑着,“我还没有听过池哥哥讲故事呢。”

     柯南也看向池非迟,只要池非迟不说恐怖故事,他还是蛮期待的。

     “我也同意。”灰原哀道。

     说不定可以从故事里发现一些非迟哥的想法呢?

     “好吧,”阿笠博士转头问池非迟,“非迟,由你先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池非迟顿了顿,“你们想听长一点的故事,还是短一点的故事?”

     灰原哀:“……”

     突然想起非迟哥以‘七月’身份露面那一次,问他们想快点还是慢点。

     总觉得有坑。

     “这个嘛……”光彦想了想,“长一点的故事吧,太短的故事几句就说完了,会很无聊。”

     “长的!长的!”元太喊口号。

     池非迟等元太喊停,才出声道,“那我就说一个跟‘夏天’、‘大家’、‘团队’有关的故事,宿海仁太,男,16岁,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但是,他只在高中开学的第一周去过学校,之后就一直在家里,不去上学,甚至拒绝出门,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游戏……”

     “这样怎么可以呢?”步美皱眉。

     光彦摸着下巴,“这就是大家说的宅男吧?”

     元太疑惑,“他为什么要这样?在学校里受欺负了吗?”

     阿笠博士无奈提醒,“大家安静一点,认真听下去啊。”

     池非迟按自己的节奏说着,“有一天,他遇到了被他称之为‘夏日的猛兽’的女孩子……”

     “哎?”步美眼睛一亮。

     其他人琢磨了一下,难道池非迟打算说爱情故事?那还真是难得。

     好奇,八卦,相当期待!

     “那是一个有着银发蓝眼睛、穿着白色系带连衣裙的混血儿女孩,在他听着外面路过高中生聊天、一边打游戏一边咒骂时,女孩会凑在他面前,趴在他腿上跟他说游戏里的角色,他不理不睬起身后,女孩会叽叽喳喳地说着话跟上去,在他动手煮拉面时,女孩会缠着他让他做面里有蛋花的拉面,说‘面码想吃有蛋花的拉面’,”池非迟道,“宿海仁太的父亲回家后,似乎没有看到打闹的两人,拜托他顺便帮忙多煮一碗,他答应了,转身从橱柜里拿碗时,他一转头就能看到女孩在撒娇用拳头捶着他的背,耳边也响着女孩说他偏心大叔的声音,同样,他也能感受到背上被力道不大的拳头敲着的感觉,但是,橱柜玻璃上只映出了他的影子,却没有那个女孩的身影……”

     柯南听着池非迟凉飕飕的声音,感觉头皮发麻,打断道,“喂喂,不是说好不讲恐怖故事吗?”

     池非迟有些无语,名侦探这反应未免太大了点,“不是恐怖故事。”

     灰原哀评价,“就算是鬼魂之类的,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好啦,柯南,”元太被故事吸引,警告道,“你不要打断啦!”

     “宿海仁太看了看客厅里看不到女孩的父亲,他的父亲状态正常,那么,有问题的果然是他,”池非迟继续说着,“在父子俩吃拉面时,女孩又跟上了他,还像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坐到他腿上,夏日的屋里似乎满是闷热的气息,宿海仁太头晕目眩,晕了过去。”

     灰原哀:“……”

     果然是……爱情故事?

     三个孩子认真听着,没有出声打扰。

     一会儿不管故事怎么样,他们都会鼓掌鼓励的!

     柯南也听得专注。

     他一直以为池非迟那万年不变的平静语调只适合讲恐怖故事,没想到讲其他故事也挺吸引人的……

     “他父亲紧张去看他的情况,”池非迟道,“而宿海仁太迷糊间,却想起了十年前的夏天,那时候的夏天,他还是那个体力好、头脑好的孩子王,在他爬树去抓树上的甲虫时,他的五个好朋友会担心、紧张又期待地看着他,记忆中,那个有着银发蓝眼、年仅六岁的女孩一样穿着白色连衣裙,担心地喊着要他小心,而他总是自信地回复没关系……”

     “啊……”步美轻呼一声。

     那个叫‘面码’的女孩子似乎是鬼魂,如果是陌生的鬼魂,那还好,但似乎是童年玩伴,那也就是说……

     灰原哀抬眼看着池非迟。

     那个男高中生的童年玩伴去世了,所以产生了幻觉吗?

     “那个夏天,他如愿抓到了最大的独角仙,那个有着棕色卷发、戴着黑框那个眼镜的女孩,笑着惊叹还是他抓的最大,穿白衬衫的男孩似乎总是酷酷的,说一声‘切’,而留着乖巧短发的女孩,笑着轻声说他厉害,个子最矮、留着寸头的男孩,也躺在草地上笑着夸他真帅,还有面码,那天似乎跟他说,自己有一个愿望……”池非迟语气平静,“再次醒来,宿海仁太还是看到了面码,他觉得自己果然是病了,一定是他一直承受的压力让他产生了幻觉。”

     “面码她……死了吗?”步美小心翼翼问道。

     池非迟点头确认,“他决定跟面码谈谈,他说‘一定是我的压力让你具现化了,不过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而且为什么是以长大之后的姿态出现’,但是面码自己也说不清楚,感觉应该是因为自己的愿望没有实现,宿海仁太问面码是什么愿望,面码却说自己也不知道……”

     “她还真是迷糊。”元太汗。

     光彦挠头笑道,“不过感觉很可爱耶。”

     灰原哀没有笑,再可爱,那也已经死了,也就是说,这要么是一个人压力过大幻想出来的,要么就是鬼魂,早晚会消失吧,结局可能不会太好。

     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有多期待、多喜欢那个可爱天真的女孩,一会儿就会有多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