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63章 因为有信号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灰原哀在一旁蹲下,动手帮忙涮碗筷,“要是一会儿他们哭了,你可别头疼。”
     池非迟往盆里倒热水烫兔皮,“我不会头疼。”
     三个熊孩子要是真哭了,他不会管,更不会头疼着该怎么哄。
     平时掩饰一些阴暗,是因为他也乐意帮忙守住一些世界上的美好。
     这一次,他是可以假装自己不知道,让三个熊孩子把兔子给放了,但观念差别就在这里摆着,不是兔子,以后也会是别的什么东西。
     他可以迁就一两次,但不会一直迁就,还不如摆明,合不拢就散。
     ……
     灰原哀帮忙洗好碗筷,池非迟也把两只兔子处理完了。
     阿笠博士带着三个孩子烧好了热水,抬头就看到回来的池非迟放下装了肉类食材的盆,不由沉默。
     三个孩子看过去,意识到了什么,转头找兔子,发现袋子早没了,直接懵掉。
     灰原哀看了看平静脸、一声不吭的池非迟,想到池非迟之前说的‘我不会头疼’,怔了怔,出声分散孩子们的注意力,“江户川呢?”
     “啊?柯南在帐篷里,”步美下意识地被吸引了注意力,转头看帐篷,“他还在想那个暗号。”
     “池哥哥已经把兔子杀掉了啊,”元太又把话题给转回来,一脸无语道,“我们还想把兔子给放掉呢。”
     光彦无奈,“我们的计划好像被提前看穿了……”
     三个孩子相视一眼,齐声叹气。
     “好啦……”阿笠博士刚想笑着安慰两句,发现衣角被人在后方拉了一下,疑惑转头看向拉他衣角的灰原哀,发现灰原哀脸色发僵,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不过,明天要吃兔子吗?”
     到底是才看过两眼的兔子,元太的想法很快就偏了,凑上前看着处理好的兔子肉。
     池非迟把兔子肉装进袋子后,解释道,“我们留一只,另一只是给朋友带的。”
     光彦和步美也凑了过去。
     “那带来的食材应该会剩下一部分吧?……”
     这边,阿笠博士没有凑热闹,弯腰问灰原哀,“小哀,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刚才……”
     灰原哀心里松了口气,整个人这才放松下来,看向去洗手的池非迟,低声道,“孩子们没关系,有关系的是另一个人。”
     孩子们接触那两只兔子没多久,刚才看兔子时,也有了‘这是食材’的心理准备,就算为了兔子沮丧、胡闹,当时过了就过了,之后不会放在心上。
     但非迟哥不一样。
     她有种预感,要是今晚这件事的发展走向,对应了非迟哥的某一个考虑,那么,非迟哥也就会做出对应的选择——
     一刀两断!
     就算没有那么果断直接、以后还是跟孩子们相处,但非迟哥也会慢慢疏远,再进一步彻底陌生。
     刚才意识到这一点时,连她都不敢相信,但她多少是明白一些的。
     如果她在做实验时,有陌生人跳出来指责她‘你怎么能这样伤害兔子’,她大概会觉得可笑,也不会搭理吧。
     但如果是熟人呢?她是会惊讶原来大家观念不合、考虑要不要终止这段友谊的投入?还是会生气不被理解或者生气友谊不如两只兔子?或者像她以前发现‘我和大家不一样’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就一点点冷下去了?
     她没有经历过,不确定自己会是什么感受,程度、关系、处境不同,也会影响她的想法,而且如果换作是非迟哥,她就更不懂了,非迟哥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藏得太深的人。
     不管怎么说,在那三个孩子窃窃私语时,非迟哥就已经明白三个孩子打算做什么了,或许在生气,或许有着别的想法,但绝对在意了,比孩子们更加的在意。
     所以非迟哥才会决定杀死兔子,而不是像以往一样、哪怕看起来不近人情却很愿意迁就孩子们。
     所以非迟哥之前在溪边说出‘我不会头疼’这种话。
     当时她都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本身就是冷酷果决到让人胆战心惊的表态!
     现在她知道了,也没法去埋怨非迟哥怎么舍得跟大家疏远,因为她曾经不止一次考虑过‘疏远并放弃关系’的决定,明白不同的人会有着不同的原因,那个原因可能是别人无法理解、甚至想象不到的,也因为她实在不明白,非迟哥到底是基于生气、难过,还是别的什么情绪。
     非迟哥平时就平静得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偶尔也会莫名其妙就‘自闭’,之前就算在意了某些事,也神色如常、语气如常,在招呼大家吃饺子时也依旧像往常一样,那就更让人察觉不了。
     要是她没有过去的一些经历,大概到现在也会跟大家一样,察觉不到非迟哥今晚的些许想法,更别说去揣测非迟哥到底是以心情去做出这种决定。
     比其这里的其他人,她应该更了解非迟哥一些,她知道非迟哥是七月,她知道非迟哥作为七月时在做什么,她知道非迟哥和怪盗基德关系不错,她甚至察觉了非迟哥今晚对于兔子这件事的一些想法。
     越了解,她反而越不敢说自己了解。
     就像大家今晚都没有察觉非迟哥的想法,她以往更多时候应该也没有察觉到,未来大概也很难察觉到,让她不禁去想,他们对非迟哥的了解到底算是几分了解。
     一段情谊的开始,基于双方的一点了解,在喜好或者其他方面拥有共同话题,之后随着彼此加深了解、彼此认可、彼此支持,情谊得以维系且加深。
     但如果某一方一直把自己藏得很深,从未让人了解,那么,那个人算不算从来没有踏进过情谊开始的起点?或者根本就只停留在初始阶段,而另一方认为的‘情谊深厚’,又会不会是那个人操控出来的结果。
     还有,非迟哥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小哀?”阿笠博士见灰原哀走神,伸手在灰原哀眼前晃了晃,“小哀?”
     灰原哀回过神来,发现其他人都进帐篷,抬手打了个哈欠,“既然大家都不在意,那就不用博士你去安慰了,我们还不如去看看江户川有没有解开那个暗号。”
     不想了,再想下去,她都要开始怀疑人生、怀疑世界了。
     简单来想,非迟哥今晚也就是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小别扭而已。
     这么一想,灰原哀心里都觉得有些好笑。
     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啊,都快把非迟哥妖魔化了……
     ……
     帐篷里,元太和光彦劝着柯南。
     “柯南,你也该服输了吧?”
     “是啊,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也得承认,有的事是你想不到的。”
     柯南席地而坐,低头对着记事本上的暗号较劲。
     池非迟站在帐篷外,带着非赤看热闹。
     “不过真让人意外,”步美道,“柯南那么喜欢暗号,平时也能一下子就解开了。”
     元太猜测道,“你是不是中暑了啊?”
     柯南半月眼回头瞥元太,“啰嗦。”
     什么叫他中暑了?
     是在吐槽他头脑昏昏沉沉不清醒吗?
     真是的,他这次就是陷入思维误区,暂时找不到方向走出来而已,只要抓准某一个细微的头绪,他都能解出来的好不好。
     而且他觉得没法集中注意力,今天又没有发生什么案子,那应该是因为园子发过来那张照片……
     “叮铃铃……叮铃铃……”
     柯南手机响起来,拿出来一看,发现是毛利兰的号码,起身跑出帐篷。
     光彦、步美、元太看着柯南跑向树林,齐齐沉默了一会儿。
     “柯南又接电话吗?”
     “他今天真的有好多电话哦……”
     “可是他为什么又要跑那么远?”
     “咦?”阿笠博士正好跟匆匆过去的柯南擦肩而过,疑惑回到帐篷前,“柯南他又有电话打进来啊?”
     灰原哀都觉得今天露营节奏有点不对劲,仔细想了想,心情也从疑惑顺便转变成无语,“因为这一次的露营地点有移动电话的信号吧,而且没出什么事件,大家的注意力就都在平时的琐事上。”
     池非迟看向树林里背对这边的小黑影。
     也对,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件,估计也没人会留意谁打了电话、谁接了电话、谁离队跑开了。
     不过柯南怎么又背对着大家接‘不可告人’电话,还没吸取教训?
     树林里,柯南听着毛利兰跟他说着事,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一道道目光汇聚在他背上。
     这一次,他们露营这边没出什么乱子,很难得,但去海边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遇到了杀人事件,而且铃木园子正好拍下了疑似被害人留下死亡讯息的照片,就在铃木园子发给他的毛利兰泳装照右上角。
     凶手应该知道了两个女孩子掌握了线索,之前还袭击了铃木园子,抢走了铃木园子的包,在打电话给他时,毛利兰、铃木园子和被害人的三个朋友在警局配合警方调查,而其中一个叫‘嘉纳’的男人说了会送两个女孩子回去。
     “新一,那张照片你已经删了吧?”
     “啊,是啊……”
     “总之,如果你明白了那些文字的意思,就打电话给警察,我们如果想到了什么,也会打电话告诉你的!”
     “啊,好的……”
     电话挂断,柯南从手机里翻出那张泳装照,观察着毛利兰腰侧背景上的窗户,拉了窗帘,看不到屋内的情况,但窗户玻璃上确实有红字。
     “喂,你在看什么啊,柯南?”
     走到了柯南身后的元太、光彦、步美探头。
     “啊!”步美看到了柯南手机上的泳装照,惊呼出声。
     元太脸瞬间红了,结结巴巴道,“这、这不是女人的……”
     “小学生看这种不正经的东西,说不定是违法的哟!”光彦红着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