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57章 灰原哀的首次个人赏金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没有管离开的目暮十三,面无表情地盯着服部平次,“那你倒是说说啊,为什么和叶姐姐跟其他男人说话、对其他男人笑,你就会觉得不爽?我真的搞不懂耶!”
     呵,和叶还在旁边,他就要说破,看看服部这家伙会有多尴尬、窘迫、害羞……
     “我也不懂,”灰原哀假装出一脸懵懂的模样,就差拿杯西瓜汁等着看戏了,“大人的心情好复杂哦。”
     看看服部平次脸红的模样,也挺有意思的。
     走廊尽头,毛利兰惊讶看了看呆住的远山和叶,悄悄远离。
     她把场地让给这两人,就可以去一边甜甜地吃糖了……完美!
     池非迟也收起了手机,看着两人。
     虽然剧情里,服部平次没有开窍,但今天进度加快,又让服部平次有了更多的时间能去思考自己的问题,说不定会有意外……
     “什、什么啊……”远山和叶被其他人盯着,又见服部平次走向她,心跳不争气地开始加速,脸也红了。
     太突然了吧,服部这家伙……
     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
     “我终于明白了,和叶,你跟其他人说话我不爽的原因,”服部平次在远山和叶身前站定,伸出右手,拍到远山和叶的肩膀上,笑得相当开心,“肯定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我的手下了!”
     “啊?”远山和叶懵,“手、手下?”
     “自己的手下对着别人摇头摆尾的,我这个做老大的不是很没面子吗?”服部平次笑得得意,不容易啊,他总算明白了,“当然就会觉得不爽了!”
     “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不爽?”远山和叶之前的紧张全部消失,只剩无语,“还有,我为什么会是你的手下啊?”
     服部平次理所当然地笑道,“你老爸也是我老爸的手下啊!”
     池非迟已经拿出了手机,低头看着情报,往楼下去。
     迟钝得惊人。
     他就不该对服部平次报什么希望。
     灰原哀也动身跟上池非迟。
     ‘只要我够迟钝,你们就看不了我笑话?’——好的,服部赢了。
     ……
     第二天一早,服部平次、远山和叶搭新干线回大阪。
     池非迟送行之后,跟柯南、毛利兰分别,带着灰原哀回家。
     开电脑,上赏金殿堂,登录自己七月的账号,操作着账号,弹出了一段英文和数字组合。
     “之前我是通过联络公安部进行注册的,你注册的话,从我这里拿到邀请码就行……”
     池非迟解释着,把自己的账号退出,把浏览痕迹和缓存全部消除后,又重新输入‘赏金殿堂’的网址,无视了首页做出的伪装,翻到最下面,点击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符号,输入了邀请码。
     灰原哀盘着非赤,凑在一旁看,“如果没有邀请码,就进入不了论坛吗?”
     “能进,不过注册不了猎人账号,只能以雇主的身份发布匿名信息,”池非迟看着弹出的注册页面,把笔记本电脑转向灰原哀,“要不要我帮你跟公安联络人说一声?虽然会被公安警察注意到,但是可以明确是哪个地方的赏金猎人,偶尔也会有公安的赏金找到你。”
     灰原哀把非赤放在一旁,准备自己输信息,“暂时不用了吧,公安的赏金都不容易,我现在也完成不了……”
     “也好。”池非迟没再继续看下去,起身去厨房,“你自己注册,再熟悉一下页面。”
     该打卡的他昨晚已经跟那一位打过卡了,今天大概率不会有组织的人跑来联系他,而且他还把邮箱取消了登录,让灰原哀自己摆弄他的电脑也没什么。
     等池非迟端了一杯放着冰球的黑麦威士忌回到客厅时,灰原哀已经注册完了,正在看自己的个人页面。
     池非迟看了一下页面上的代号。
     August,八月。
     很好,一看就知道跟他是一伙儿的。
     灰原哀看了看池非迟放在桌上的酒杯,这么喝的一般是威士忌,看色泽是黑麦,不知道为什么非迟哥有些沉迷黑麦威士忌,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劝非迟哥换一种酒,“今天你还要喝酒吗?”
     算了,反正酒都会让她想起组织那些人,喝什么也没区别了。
     “离晚上还有十个小时。”
     池非迟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他现在无时无刻不在希望赤井秀一那群人别撤回美国去,只要别撤,那毛利小五郎那一次的事就不用他操心了,FBI肯定会掺和进来。
     既然FBI没人死,最多就是在下野町的一些人受伤了,那应该不会撤吧……
     灰原哀没再说下去,继续翻页面,“我这里似乎没有弹出邀请码的选项,这个有什么标准吗?”
     “被悬赏金额超过五亿日元,或者自身公开的赏金累积十亿日元,能有一个邀请码,”池非迟拿出手机,“一般都是给徒弟的,也有的不打算收徒,或者有多余的邀请码,就会放在黑市上售卖,价格都比较高,也会有骗子混迹其中,那种途径拿邀请码不怎么稳妥。”
     “那我算是把你现有的一个邀请码占了吧?”灰原哀盯着电脑屏幕,头也不抬地开玩笑,“看来我得考虑一下,赏金多出一点力,快点把你损失的钱给补回来。”
     “要不要用你自己的代号去做一次赏金任务?”池非迟问道。
     “不用了,”灰原哀果断拒绝,解释道,“被盯上了会很危险,不是吗?我想要注册账号,只是好奇赏金猎人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不想累积赏金,也不会单独去做赏金任务。”
     “那你慢慢看。”
     池非迟重新拿起手机,继续整理今晚要打的赏金。
     “不能加好友吗?”
     “能够私信联络,只会记录联系过的人。”
     “这样啊……”
     灰原哀像是个小心翼翼探索某个新世界的小孩子,不时问一两个问题,潜着偷偷逛论坛。
     看看赏金池,看看悬赏贴,看看其他板块……
     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她就觉得赏金猎人们神秘的形象彻底崩了。
     闲话的帖子不少,有吐槽某地特色引起一片附和的,有为了什么食物好吃吵起来的,还有无聊得在论坛上发冷笑话的、讨论数学题的。
     大概是担心暴露现实中的身份,几乎没人谈论太过专业的话题,比如说机械、药物之类的,甚至还有人发小学生的题上去解闷。
     总之,除了赏金贴发布板块还算正经,其他板块跟安布雷拉那些论坛也没什么区别。
     让她总是会想起,别人眼中神秘得不行的七月,其实就是个半夜打包、配送宅急便的‘非法’宅急便配送员……
     吃过午饭,两人推了铃木园子去看舞台剧表演的邀请,去补了觉为熬夜做准备。
     天黑之后起床吃了饭,池非迟才把一份资料从邮件发给灰原哀。
     “这个赏金,你自己一个人搞定。”
     灰原哀有些惊讶,打开邮件,下载了里面的资料包,“入室抢劫杀人的在逃犯?你不会真的把我当徒弟带了吧?”
     “不是,”池非迟平静脸解释道,“只是锻炼。”
     灰原哀:“……”
     她家非迟哥的教育思想真特别。
     其他小女孩的锻炼,大概就是跑步、游泳、滑雪、试着一个人去买东西等等,他家非迟哥觉得小女孩的锻炼,是一个人去搞定一个抢劫杀人在逃犯……
     ……
     晚,十一点半。
     品川区一条昏暗的巷子里,留着黑色短发、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低着头呜呜哭着,朝巷子深处走,惊起一阵犬吠声。
     其中一户人家中,黑影躲在没有亮灯的屋里,从窗口看出去,一声不吭,直到小女孩转进巷口。
     转过巷口后,灰原哀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背靠着墙,有些头疼。
     看来非迟哥除了帮她易容之外,还真不打算给她任何帮助……不对,还很放心地把一把手枪交给了她。
     让她除了身上的瓶瓶罐罐、手电筒、绳子、小刀之外,还有一把杀伤力超强的武器。
     如果她有成人的身高和体能,是能翻进去一个催眠瓦斯把人放倒,偏偏以她现在小孩子的身体和以前也不算强的体能,没法翻到屋顶上去。
     把人引出来搞定吗?
     刚才她路过的时候留意了一下,那边的平房里是没有开灯,但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
     对方很警惕,可能是因为担心被抓,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惊动。
     这类已经是惊弓之鸟的人,就算看到有迷路的小女孩,也不会放松警惕,更不会多管闲事,要是看到有威胁的人,说不定还会一时冲动、误杀无辜。
     灰原哀身后的围墙上,一个披着长袍的黑影静静站着。
     池非迟偷偷跟上来之后,就先一步到了这边转角后的围墙上,等着灰原哀过来。
     这个赏金目标手上有两条人命,是在入室抢劫后杀人。
     警方分析是冲动杀人,情报里还有一些新闻报道的剪辑,结合对现场的简略报道来看,这一点分析得没错。
     由于这个在逃犯躲藏得太小心,警方一直没能找到人,又判断这个人容易因刺激而误杀无辜,多逃一天,都可能有人遇害,所以才发布了赏金。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小心警惕、一感觉到威胁就会冲动犯罪、一下手就没个分寸的人。
     对于他来说,一个武力值不达标、手上只有冷兵器的弱鸡目标,随便都能打晕、放倒、装箱。
     但对于小孩子而言,跟成年男性的体力差距,就是一个很难跨越的鸿沟。
     硬来不行,用软的,也不太适这种心理素质不强的人……根本骗不出来。
     不过要是‘锻炼’的话,这是他在最近的赏金里能找到的、最合适的一个了。
     偷资料是不用接触危险人物,但也没那么简单,要避开各种探测器、监控不说,被发现了容易被群殴打死或者被送往警察那里,有些人悄悄弄死一两个人丢到荒郊野外去,也可能不会放在心上。
     帮忙送东西看起来更简单,但就算能保证雇主不是刻意设陷阱引人出来,也不能保证人心险恶。
     雇主好应付,可不代表对面好应付,而很多时候,除非到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谁也不知道雇主送的东西是送给什么人、又有多少隐藏风险。
     他当初送东西可就遇到了琴酒和伏特加。
     除此之外,像是‘打断腿’之类的赏金,以灰原哀的小身板,不用考虑了,不被人绑走就不错了。
     再剩下的在逃罪犯目标里,这是最菜的一个人了。
     对方不懂格斗,又只有冷兵器,最糟糕的情况就是遇到一个拿着小刀、面目狰狞冲过来的男人,他把枪给了灰原哀,要是真遇到危险,灰原哀也能开枪打对方的手脚。
     等人一送到警视厅、证词也只会供出灰原哀的易容假脸,根本不用担心被查到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