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56章 活在池非迟身边不容易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柯南心里吐槽着,又看向坐在身旁的服部平次,发现服部平次像个傻子一样发呆走神,拉了拉服部平次的衣角,低声唤道,“服部……”

     “唉……”服部平次长叹一口气,盯着眼前路面的双眼依旧疑惑且没有焦距,低声喃喃,“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会觉得烦呢……”

     这家伙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案子上嘛!

     柯南无语,再看灰原哀也一副专注走神的模样,收回视线,盯着眼前的路面,又叹了口气。

     他也得找点什么来打发一下时间。

     做点什么好呢?可以想想那个人均缺德的组织。

     先是给他灌药、害他变小的琴酒和伏特加……

     “呜——……”

     警笛声打破夜的寂静,闪着警灯的两辆警车快速从街口转过来,在一旁‘吱呀’一下刹停。

     目暮十三神色严肃地下车,抬手压了压头上的帽子,走向大门口确认牌子上的姓氏。

     柯南眼睛一亮,站起了身,连服部平次都重新把思绪转回到今晚发生的命案上。

     终于来了!

     “正影家,应该是这里没错了!”目暮十三转头对跟上前的高木涉、千叶和伸说着,视线这才留意到门口的四个人,“咦?池老弟,服部,柯南,还有小哀……”

     池非迟收起手机,打招呼,“目暮警官。”

     灰原哀回神,下意识地跟着打招呼,“目暮警官。”

     “目暮警官,”服部平次笑道,“你们来了啊!”

     目暮十三:“……”

     这种被这群人在门口迎接的感觉……很突兀,很怪异,很不对劲!

     高木涉愣住,仔细思索了一下,才发现问题在哪儿,“你们都在门口做什么啊?其他时候不都是在案发现场乱晃……咳,我是说调查吗?”

     “那是因为……”服部平次想起他们在这里等的原因,才后知后觉地郁闷起来,脸上的笑一瞬间消失,无语道,“因为案子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就等你们过来了啊……”

     柯南心里呵呵干笑。

     服部这下懂了吧,他活在池非迟身边多不容易,推理的乐趣不止一次两次地被剥夺……

     目暮十三噎了噎,半月眼瞄着四人,“哦?你们今天的速度真快啊!”

     高木涉就简单直接得多了,左右看了看,“那么,自首的犯人在哪儿?”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等他们警方过来都已经破案了,他们只要接手现场,然后带着被说得自首的犯人回署里就行。

     “呃,我们还没有推理,因为手法需要用到现场的机关,需要你们警方勘察现场、并且进行确认……”服部平次神色复杂。

     东京的警察都这么……这么……

     他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就是觉得莫名凄凉。

     这是被工藤和非迟哥这类侦探摧残了多少次,才能这么习以为常地说出这种话来。

     “真是难得啊,你们这次居然能老老实实等我们过来,”目暮十三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正了正神色,往屋里走,“那么,具体的情况呢?”

     服部平次熟练地介绍情况,“被害的是姬宫展子小姐,身份是魔术师,今天会到这里来,是因为……”

     半个小时后,目暮十三带人看了现场,移走尸体后,又跟其他人再次确认了发现尸体时的情况、各自在哪里。

     “目暮警官,”高木涉从走廊灯开关前站起身,正色汇报道,“这里的灯的开关被做了手脚,断电器跳闸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服部平次笑了起来,“果然如此……”

     “服部老弟,你们也该告诉我们了吧?”目暮十三见现场情况已经确认得差不多了,直接问道,“关于你们说的那个犯人的手法。”

     “没问题!”服部平次自信点头,“我现在就可以把作案手法还原出来,不过你能不能让一瘦一胖那两个警官帮一下忙?”

     “啊,你是说高木和千叶吗?让他们帮忙是没问题啦,不过你要他们去做什么?”目暮十三警惕地盯着服部平次,“该不会是想让他们充当什么危险的试验品……”

     他可没有忘了,之前那个英语老师朱蒂的公寓发生命案时,这些人让朱蒂做的‘危险实验’,虽然有所准备,不会真的出意外,但万一出意外呢,这群臭小子有时候演示手法吓人得很,不得不防。

     “不用担心!只是帮个小忙而已,你担心你那可爱的两个手下……”服部平次怔了一下,想起了远山和叶,有些失神,“我是能理解啦……”

     他是把和叶当成手下了吗?

     这么一说还真是,和叶一直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跟手下没啥区别,虽然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要是有人让和叶去做危险的事,他也会担心。

     那么,他心情烦闷也就可以解释了……

     “喂喂,服部老弟?”目暮十三见服部平次心不在焉,不由转头看池非迟,“池老弟,没问题吧?”

     “没问题,他那里有图纸……”池非迟说着,看向服部平次。

     图纸?

     目暮十三眼皮一跳,有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

     “也对,”服部平次从口袋里拿出折起来的纸页,打开,递上前,“目暮警官,你们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看着图,自己……”

     “不用了,”目暮十三一头黑线,“你们来就好了。”

     他依稀记得上次山庄事件,他们警方拿着图纸凑在房屋前的空地上,一会儿低头看图纸,一会儿抬头看建筑和树林。

     那图画得很详细,简单易懂,可他每次一想起来,就觉得他们不像警察,更像是准备搭房子的建筑工人,或者是看图大采购的人……

     既然看破了手法,那就直接演示一下,他们警方要是有疑问再看图不好吗?

     反正这种懒散的侦探作风不能惯!

     ……

     其他人被带到了楼下,十分钟后再次上楼,之后就是服部平次和柯南出声解释、推理。

     等案件解决,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根据星河童吾所说,杀人动机是因为姬宫展子提到的‘魔女复活’魔术,那个构想原本是他老师正影大师没有表演过的‘魔王复活’,那个魔术被正影大师记录在《正影笔记》中。

     在姬宫展子拜师之前,那个魔术由于太过于危险,他们讨论之后就决定将魔术封禁起来,而姬宫展子拜师之后,他们也从来没有提起过。

     而十年前,正影大师说自己把随身携带的《正影笔记》忘在了别的地方,匆匆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按理来说,姬宫展子是不应该知道这个魔术的。

     今晚姬宫展子提到之后,他觉得奇怪,就把姬宫展子叫到了他老师正影大师的房间询问,结果姬宫展子承认了自己偷了《正影笔记》,还一脸无所谓地说自己没想到正影大师会受不了打击一去不回,说正影大师没发现,一定是陷入了低谷,还说她表演了魔术之后,说不定正影大师又自己跑出来了……

     “……当时我头脑中一片空白,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满头是血地倒在我面前了,”星河童吾低着头,轻声道,“然后我就想到了老师的圣诞树魔术,利用他当初变圣诞树的布置,打算伪装成外人入侵犯案的假象……”

     “凶器应该就是房间里那个花瓶吧?”服部平次看向那个花瓶,“花瓶的底部沾上了一点像是血迹一样的污渍,星河先生身上的黑衣服上说不定也沾上了两三滴。”

     “是啊,证据留得到处都是,”星河童吾苦笑道,“我真是个不及格的魔术师……”

     “就算你不是魔术师也是不及格的,”服部平次神色严肃地看着星河童吾,“你给我好好记住,和魔术不一样,你犯下的那些罪行是不会那么容易消失的!”

     池非迟抬眼看了看服部平次,低头,继续用手机查情报。

     感觉有被正义之气威胁到。

     有一个公安部需要的名单的赏金,明晚可以顺便做一下……

     还有,凌晨三点离开,去警察厅的路上,可以顺便抓一下一个月前入室抢劫杀人的在逃歹徒,那个人就是躲得好一点、能忍一点,危险程度不高……

     要不要让自家小妹妹试试应付?

     有磨砺才有成长,他偷偷跟在一旁压阵,应该是没问题的……

     目暮十三看着星河童吾被高木涉带走,转头感慨道,“服部老弟,还真是精彩的名推理呢!”

     “没有啦,”服部平次不好意思地笑着挠头,“是非迟哥想到的,我只是帮忙解说而已。”

     “那也很好了啊,”目暮十三看了一场推理、破了案,心情相当不错,“我看你们一点都不比工藤差,搞不好还比工藤他强呢!”

     服部平次笑弯了眼,“哎呀,目暮警官你是这么想的吗?”

     “连自己的心情都搞不懂的人,有什么资格这么高兴啊……”柯南一脸不爽地瞥服部平次。

     池非迟就算了,他经常被打击,是默认了池非迟比他强一点点,但服部……他不服!

     而且池非迟都不说什么,在一旁当沉默隐形人,服部这家伙得意个什么劲啊?

     “先不说我已经搞懂了原因,”服部平次没有像柯南想象中那样跳脚,相当之淡定,“就算没有,说起推理,我也确实不比工藤弱啊,要是他不服气的话,改天让非迟哥做个见证,我可以跟他比一比!”

     目暮十三干咳一声,“那既然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唉,这些侦探也真是的,要不就是像池老弟一样,推理咸鱼、经常逃避笔录,有时候态度冷淡得欠揍,要不就是服部老弟一样,好胜心太强,有时候性格冲动得欠揍,再要不就是像毛利老弟一样,一会儿不着调得欠揍,一会儿严肃认真得帅气,就跟人格分裂患者一样……

     他这些小老弟都太有个性了,简直没一个正常的。

     他记得工藤老弟也挺年轻好胜的,两边都是熟人,要是争起来,他连说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当做不知道吧……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