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1148章 真正的强盗
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在柯南准备跑路前,池非迟终于改了主意,做了一顿正常的家常菜,饭后顺便送柯南回侦探事务所,并给毛利兰、毛利小五郎捎了两袋阿笠博士和灰原哀吃不完的葡萄干。

     第二天,池非迟去青山第四医院复查,下午六点多从医院出来,转过两个街角后,在没人巷子里换了张易容脸、换了件外套,上了停在路边的黑色保时捷356A。

     琴酒转头看着池非迟上车,着重留意了一下那张冷到了极点的易容大叔脸,“你不会用这个表情去面对那些医生吧?”

     “没有。”池非迟把报告递给琴酒。

     在医院里总得伪装一下。

     他不会笑眯眯,那样太突兀,他怕医生又怀疑他多了个人格,但他也不会这么沉着脸,像是要杀人一样……

     在里面,他可是伪装得平静谦逊又和气。

     该怎么装,他有经验。

     可惜在拍片之前,医生发现并把非赤给接手了,以至于之后的检查他没有非赤提醒他明天几月几号,这方面的检查结果十分糟糕。

     琴酒接过复查报告,低头粗略翻看了一下,“看起来检查结果还不错……”

     “让他们查出了一些小毛病,不过整体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池非迟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等经历几次复查,再让显示的检查结果正常。”

     下次一定要想办法,把非赤带在身上,至少报告要显示他能够知道明天几月几号。

     但就算有了痊愈证明,最多也就是表示他不需要治疗了。

     这些病症可不像阑尾炎,把阑尾切了就没事了,还存在着‘复发’的可能,所以就算复查结果正常了,他还要继续复查,时间从一两个月一次变成半年、一年、两年。

     想想就让人心情糟糕。

     琴酒拿报告的手指僵了一僵,很想把报告丢出车窗,不过还是忍住了,随手丢到手边,无语点烟,“你跟那一位说一声。”

     那一位让他过来看看情况,他自己也想了解一下拉克的病情,但这么一份糊弄人的报告,有什么看的意义?

     他能理解拉克为什么误导别人。

     因为要是如实检查的话,就凭拉克平时做的那些事所反应的心理,估计拉克今天是走不出医院来的。

     他觉得有必要跟那一位说一声——拉克不会、也不能老实接受复查,别浪费那个时间了,还不如他自己观察来得靠谱。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这份报告真应该丢出车窗外,搁在车里怎么看怎么刺眼,白白占用空间。

     池非迟收好了报告,拿出手机准备给那一位发邮件。

     琴酒一脸平静地盯着前车窗外的街道,抽烟,走神,突然想起一件事,“把囤好的拉克酒留一批。”

     “知道了。”

     池非迟手指按键盘,手速飞快地打字发邮件。

     目前拉克酒不止一个品牌,不同的工艺对应着不同的价格,有的是用酒精加辅料制成,有的是用中华白酒等蒸馏酒为原料配合辅料进行再次加工,也有的在酿造过程中就把特有的辅料融入进去、再进行蒸馏,最好的自然是从酿制原料就开始层层把关,一步步酿制、蒸馏出来的拉克酒。

     但再过几年……不,在这个世界,可能只是再过半年,大多数品牌的拉克酒会停产,一些珍品被当地人收藏,拿着钱也买不到,甚至花高价还买到假酒。

     既然那一位说过会囤拉克酒,正好可以留一批,内部自用。

     至少他不用担心喝到假酒……

     “Raki快完了……”

     琴酒继续抽着烟走神,说完才发现在池非迟面前说这句话有点奇怪,不过他说的是实话,“土耳其的酒精类饮品税额提高了不少,不仅土耳其境内的拉克酒涨价,出口到日本的拉克酒的价格也开始上涨了。”

     如果是因为酒水质量提升,或者货币膨胀,那涨价不是坏事,但拉克酒涨价却是因为土耳其的高额赋税,也就是说,价涨了,品质没涨。

     这么一来,在某国的情况就会是,其他酒精类茴香酒的价格是10,同品质酒精类的拉克酒却是25甚至30。

     除去一部分冲着情怀去的人,钟情茴香酒的自然会选择价格10的其他茴香酒,而由于之前拉克酒本来就没有怎么推广,无论出产方还是饮用方都集中在土耳其地区,对拉克酒有情怀的人少之又少。

     进口销售商考虑到客人的选择,就会减少对拉克酒的采购,从而又让土耳其境内的拉克酒酒厂更加举步维艰,等一批批酒厂倒闭,拉克酒产量减少,价格再次上浮,进货的人会更少,就这么陷入恶性循环。

     当初对艾碧斯的禁酒令,就像一把刃口锋利的闸刀,刀起刀落一刀砍死,而土耳其的限酒令,更像是用生锈的铁刀捅一刀,让人伤口感染却没有药物可用,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衰弱、腐烂。

     实在说不清谁更惨一点。

     “不仅是高额税收,之后土耳其大概还会进行原材料限制供应,那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把囤货出手了,我们也不用留太多,留一部分当纪念品,想喝可以自己建厂……”池非迟发了邮件,没等那一位回复,收起手机,“可惜他们不仅对本土酒水提高了税收,进出口酒水同样有高税,导致外界商品没法用低价抢占市场,不然可以反销回去。”

     琴酒:“……”

     提前低价囤酒、涨价出手,赚了一笔之后,在其他国家建造拉克酒厂,由于材料不限制和税收不高,定价也不会高,再以比土耳其当地价格更低的售价卖进土耳其……

     这就像一个强盗,趁火打劫之后,用劫来的钱去买了一批好武器,转回头来再抢,而被抢的则是一个国度。

     果然,比起抢银行,这些资本才是真正的强盗,肆意践踏收割,不过就像拉克所说的,土耳其没有忽略这个问题,把强盗的路也给堵了。

     那就算了,不然组织可以放几个退休养老的老人出去操作,就像当初的匹斯可一样。

     收回思绪,琴酒开车离开原地,说起另一件事,“警方对污水处理厂那一带的搜查已经结束,没有发现尸体或者残缺的尸块,那三个FBI应该没死,如果那天晚上多守两分钟,说不定就能有收获,有些可惜,不过我们既然能把他们逼入绝境一次,就能把他们逼入绝境第二次……”

     “估计FBI会再次更换据点,暂时没办法再对他们有什么行动,”池非迟也点了支烟,把自己这边的车窗放了一半,“也不必急着再行动,人我已经接触过了,下一次可以再多做准备。”

     不管FBI新据点在哪里,只要那些人别撤回美国去,需要的时候就能再引出来。

     “那两个被FBI锁定的人呢?”琴酒问道,“清理掉,还是先留着?”

     “朗姆留着,他们没有被警方锁定,FBI手里也没有他们犯罪的证据,只是发现他们曾经在亚德里恩附近地区游荡而已,根本没法把他们怎么样,”池非迟道,“把人留着,下一次可以给FBI放烟雾弹。”

     琴酒默认了这种做法,继续说下一件事,“0331号基地里有两个淘汰掉的家伙,你需要的话给你留一个,不需要的话,就归朱奈瑞克了,他还需要其他服用APTX—4869的人的身体数据。”

     “他要就给他,我那个药物能用到的情况不多,不急着要实验数据,”池非迟尽快跟琴酒确认着各方面的事,“绿川那边有新消息……”

     在他参加阿芙洛狄忒号首航的时候,清水丽子策划了抢银行的行动,本来一切还算顺利,但是清水丽子找的其中一个同伴开枪射杀了银行工作人员。

     而那个时候,刚从三水吉右卫门机关屋回来的黑羽快斗因为找准了新目标,跑到了横滨,偷宝石回来的路上,正好撞上了抢劫完、正在逃跑路上的清水丽子等人。

     绿川纱希发来的邮件里说,清水丽子有一个同伙的长相被怪盗基德看到了,三人跟怪盗基德发生了枪战,或者说,是单方面针对怪盗基德开枪,但没能把怪盗基德灭口,于是清水丽子选择将暴露了长相的同伙灭口……

     两天后,清水丽子枪杀了对方,设计另一个同伴去背锅,再之后,又策划让背锅那个同伴出了车祸。

     出车祸的人没死,至今在医院昏迷不醒。

     “……警方已经盯上了她,她发邮件来说会诈死脱身,”池非迟说着绿川纱希发来的调查情况,“另外,绿川调查到,抢来的钱应该被他们放在滨海大学附近,具体位置锁定了三个,还需要再进行确认。”

     琴酒咬着烟,冰冷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透出来的,“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池非迟知道琴酒在不满什么。

     抢银行是见不得光的事,就算没有他们提醒,清水丽子也应该知道,闹出的动静应该越小越好,最好抢完就切断全部线索、销声匿迹。

     但清水丽子这一次行动,已经牵扯进了两条命案、一起车祸,事情越闹越大,连自身都陷进去了。

     要说这是清水丽子的同伴不给力,才惹出这些麻烦,那也没错,但挑选同伴不当也是清水丽子自己的问题。

     他们这边可没催促清水丽子赶紧行动,要武器给武器,要情报给情报,清水丽子完全可以耐心做好每一步选择,筹备好了再行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闹得一团糟。

     在组织里,不管行动动静闹得大不大,不管成功或是失败,首先要诀是不能让组织陷入麻烦中,其次,是不能让自己陷入麻烦中,否则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就像这一次针对FBI的行动,那群人非法入境,经不起查,就算被袭击了、吃亏了,也只能在日本警方赶到前撤离,根本不敢以受害者的身份跟日本警方接触。

     那么,就算报道得再怎么火热,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些事是他们做的,再有,朗姆会清理后续痕迹,日本警方怎么样都找不到他们头上来。